穿行岁月(组诗)

2015-06-15 10:47:10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邓忠卫  

穿行岁月(组诗)

李再雄

飞 渡

多情岁月的港湾

渐渐地冬尽春回

此刻,身在此岸

梦在彼岸

中间是波光粼粼的憧憬

吹起来了 号角

鼓起来了 风帆

升起来了 浪潮

宽宽的心链接宽宽的路

宽宽的海吼唱宽宽的歌

而在暴风雪如期而至之前

灵魂可以倚靠的

仍是一双倦而高举的手

尽量地探寻捷径

但也不惧怕绕道远行

当年的桃花凋零了

腊梅却在苍老的面庞后面

刷新一些倔强的词汇

天空那么静,飞着鹰

流水那么缓,弹着琴

故园那么老,等着谁

雾散了,年近了

我只想手捧一卷经典

与乡愁拥个满怀

春天,追梦并成长

在春天

潮水漫过周身

一波比一波汪洋恣肆

其不可阻挡的身手

渐渐地围抱幸福

在春天

迅雷向贫困宣战

其声隆隆,其力万钧

一切容易导致腐朽的习惯

开始退出市场

一切急需切除的肿瘤

被送上手术台

而病理分析报告,将被会审

这就是春天的气象

有生的种子注定成活

那些难以修复的枯枝

淡出了视野

在春天

一只看不见的手

和一只看得见的手

通力合作,试图从

不合时宜的诸多思维中

梳理出合乎逻辑的经纬

石在燃烧

火种经久不灭

民乐喧嚣的季节风情万种

从落地生根到开花、结果

所有的细节都在瞩望中

突破尘封,向上伸长

这也正是梦的昭示或指向

让人感受到一个优质的传奇

与奔跑的步态遥相呼应

永远有多远

永远,这既是一个时间概念

又兼作空间跨度

而在人心全然不古的今天

在世事彻底质变的今天

它已沦落成

一个十足虚伪的词汇

一个朝秦暮楚的伏笔

追问着“永远到底有多远”

的人们,脚步飘忽不定

像暮春里过早凋零的枝叶

耗尽了最后一丝心血

却被季节遗弃

重生的开始重生

枯朽的继续枯朽

除了迟开的花朵

这一幕,谁也无心见证

语言的暗流

裹带往事的苔藓

一番浓妆艳抹

恰好成全了“永远”的比基尼

今秋今夕

趁着光洁度极好的今夕

捕捞一些打补丁的往事

几首如丝如缕的谣曲

瘦得只剩前奏

城市绿地一经梳理

便从广场舞中妩媚起来

谁在卖萌,谁在装酷

谁在下弦月的星空下跌撞

这些都不重要

心可以高高向上

风总是断断续续

就当影子逝去了。唯有

不甘沉寂的群鸟自作多情

妄自扇响秋天

时光就像一面猎猎作响的幡

其动感十足的方式

激荡我缄默已久的心跳

伫立一处废墟上

但见几顶老烟囱各自闲置着

俯视几丛花椒树

摇曳缤纷的思绪

责任编辑:黄文忠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