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刻痕(三首)

2015-06-15 10:48:50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邓忠卫  

岁月刻痕(三首)

黄文忠

同 情

农民的同情心

最狭小而又最博大

农民一般只同情

比自己可怜或同样可怜的人

当知青们被敲锣打鼓

欢迎进村时

村里人还以为我们是

来锻炼的工作队

而当我们渐渐一无所有

窘迫到用盐巴调稀饭时

老乡们关切的目光

开始温暖我们

一碟萝卜咸、一把青菜

一块糍粑

甚至一声问候

都让我们领略到

小草与大地的亲情

对于这些城里来的书生

村里人维持着他们

略高一点的自尊

他们知道论干地里活

尤其是“技术活”

如犁田、做埂、插秧

这些学生哥只能拿

老弱病残的工分

然而,在评工分时

他们都会心照不宣的

给予我们一些“倾斜”

以至队里那个最小的劳力

为“分配不公”而有点嘀咕

但他明里也不会去争

他也说这些知青不容易

同情的回报是同情

那些年,虽然我们为政治活着

却一直没偏离做人的本真

直到今天我还常想:学会同情

真是一个人毕生课程

小黑虫

小黑虫,我诅咒你

你是劳苦人最凶恶的敌人

你太可怕了!

你比蚊子小,小的几乎看不见

好像是超微型的隐形战斗机

当我们在水田里劳作

当我们弓着腰淌着汗耙田、插秧

你来了,不声不响咬得我们

肩上、手上、腿上、脖子上

一个包一个包

奇痒,奇痛,火辣辣

咸汗刺入挠破的创口

比针扎还难受!

而当我一身疲惫

躺倒在垫着稻草的板床

当我还来不及逃往梦的世界

你又来了

咬得人躺也不是坐也不是

点起蚊香

把自己差点熏昏,可就

无法彻底赶走你

如问我:插队劳动时最怕的是什么?

我会回答就是这小黑虫!

我甚至认为

这村里如真有什么阶级敌人

那就是这几乎看不见

却又无处不在的小黑虫!

微 笑

穷苦人的微笑、那真诚的微笑

我怎么能忘记?

人脸的肌肉可以组装

形形色色的笑

可只有微笑装不出来

因为那是内心透出的光

在插队劳动的日子里

我每天都会见到这种光

闽北农民淳朴的表现

首先就是脸上的微笑

无论是打招呼、闲谈、干活

还是夜晚队里评工分、议事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微笑

即使是争辩时也鲜见怒目相向

脾气大口气粗的人会被大家低看

我那时就常思忖:

论文化他们都不算高

有的甚至还是文盲

论处境他们穷得一分钱要掰两半花

为什么能这样心平气和

体现于我看来很高的修养?

是本性使然还是环境造就?

我似乎觉得农民脸上的微笑

与闽北大山的表情很协调

我看那莽莽苍苍的大山也常含微笑

那春水溶溶的梯田也常含微笑

那繁枝交柯的山溪也常含微笑

以至林间的鸟、田径的花、叶面上的露珠……

黄文忠,原南平市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