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樨之约(作者:潘吉英)(2016年6期)

2017-03-13 15:33:05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肖练冰  

题记:因工作之需,落脚浦城县双同村,甫下车,一阵刺鼻颇令人厌恶于我却充满儿时记忆的气味扑面而来,果不其然,在20米外,3只猪正慵懒地晒着连日秋雨后的暖阳,在半开放式的猪圈里小憩。看着那3只猪,我恍神了。“逝者如斯乎!”20年的岁月犹如白驹过隙般悄然流逝。20年前的我,还是艰难地提着及腰的猪食桶去喂猪的懵懂少年,如今,而立之年的我在此情此景的触发下,不禁回念着20年来的点滴光阴,心生感慨,写有此文。然,在此,却欲藉曹雪芹之语以明文意——“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每年十月,是金果缀满枝冠的丰收时节,年年如此;今年十月,也是林颖与大学同窗好友李响的毕业十年之约,然而,人的一生又能有几个十年?

十月十日十点,林颖应约来到浦城九龙桂下,不禁沉醉于满目的红艳与悠然的清香。然而,在她身后十米开外,正疾走向九龙桂的李响,更痴迷于她那黑瀑般的飘逸长发、一袭白色真丝长裙、腰间随意系着的天蓝色绸带,均随着寂然的秋风起舞,与满树满地的丹桂,如此相应成趣、清幽动人。手腕温婉的玉钏,让李响一眼就认出她就是来赴约的大学同窗好友林颖。虽然他并不忍惊扰在九龙桂下沉思的她,但他更忍不住想定格下这纯粹天然的画面。

咔嚓!“糟糕,手机拍照模式忘记调成无声的了。”李响颇为郁闷地嘀咕着。

“你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十年了,你还是习惯于提前赴约。”

“是吗?”林颖下意识地拿出手机,的确,还差5分才十点。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无法辨明好坏的习惯,在这十年岁月的洗刷中依然保留至今。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景此境此情。我又如何忍心去破坏你的兴致呢?”

对此,她不知该作何语。眼前不时飘落的丹桂,让她突然忆起大学毕业前夕某个月夜的丹桂之约。十年了,有时连自己也琢磨不透的,犹如海底针的己心,他依然总能懂。她固然很害怕这种透明人式的心有灵犀,但是也很珍惜这份不点自通的默契。

嘴角微微上扬,双颊漾起酒窝。这就是林颖特有的沉默式认可,李响早已熟知。为此,他说:“还记得毕业十年之约的主题吗?”

“嗯,丹桂。”

“我还以为早已被你抛之脑后了。你曾经告诉我,你最爱清幽的桂花,但是你的家乡只有金桂银桂。更何况这十年来你一直执着于寻求自我精神困境的出路,肯定不会特意来浦城看一眼中国的丹桂之王。刚才强烈感受到你的迷恋,看来我的决策完全正确嘛。”

“还是李响同学你知根知底啊!”

“那是!我是谁?李响。理想同学自然非我莫属。”

“只是……你为什么定在周一,不定在周末?”“为了宁静,更为了十全十美之意,恭喜你登科及第。”

“登科及第?!”

看着林颖因不解而眉头微蹙,李响反问到:“哈哈……当年‘待我长发及腰’的酸辛期许,这么快就被你遗忘了?”

“没有……3年前的博文。”

“对了!想当年,你为了心无挂碍地投入学业、追寻内心的梦,毅然抵住家庭的阻力,辞职攻读博士学位,入学时,剪去及腰长发,定下‘待我长发及腰’的3年期限,圆满自己的夙愿。而今,你不仅取得了最高学历,更坚守了那份真诚而珍贵的人文情怀,最重要的是你如愿寻求到自我精神困境的出路。十年后的十月十日十点,以此刻意择定的时间来纪念你这三大收获。圆满登科及第!”

“谢谢你,李响。”林颖无意识地拨弄着自己及腰的长发,过往十年的酸甜苦辣在她的脑海里翻腾着,眼泪也不由自主地在眼里打转,为了不让它夺眶而出,她有意识地抬头看着头顶的丹桂。

李响识趣打趣地说:“你听你听!”

“什么?!”林颖疑惑地盯着李响看,不知李响让她听什么。

“听听我的肚子,它在宣战了,我必须鬼子进村般地觅食去了。”

回头看到李响夸张地鼓动着肚子、腮帮,林颖破涕为笑地问:“没那么夸张吧?”

“真的呢。我这夜猫子早饭都没吃就赶来赴约。等下饿昏了,有损我已保持10年的理想同窗的光辉形象。”说完,他拍一下林颖的肩膀,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驱车前往双同村。

朦胧蒸腾的云雾笼罩着村内错落有致的农户、一畦一洼的菜地、忙碌劳作的村民、袅袅升起的炊烟、此起彼伏的家禽声……这些让栖身象牙塔的林颖闻到了久违的人间烟火!尤其是在停车下车那一刻,不远处,猪圈里的3只小猪;落座,堂前已略褪色的红双喜字、墙上年代久远的毛泽东画像、取物时咯咯作响的木阁楼、柴火灶前勤俭的村夫、上菜的朴拙村妇、四五道家常小菜……常言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然而,这一景、境、情与她的父母、老家如此神似,更让本来自农村的她感触到浓烈而熟知的家乡味!

看着林颖迟迟不动筷子,李响催促着:“英子,快吃吧,要不可被我秋风扫落叶,席卷而光了哦。”

“呵呵!英子?!大学时因她屡屡提及《城南旧事》中率真可爱的英子。大家就这么谐音地叫开了。十年了,除了闺蜜,已不再有人这么叫我了。”林颖颇感失落地细声道。

“看到你忧郁中又透射出光芒的眼神,灵魂出窍般,你梦游啦?”

“嗯?!”林颖似是而非地应和着。

十年来,虽然彼此仅仅保持电话联系,且频率屈指可数,但他依然默默关注自己在如今早已被人遗忘的博文中所透露的点滴言行,并凭借他对自己的熟知与想象,描摹出自己的真实生活图景。林颖一直都由衷地钦佩他对文字入丝入扣般的细腻体悟,更欣喜于他对自己情感波动的透彻知晓。林颖的思绪也环绕着李响所说的“梦”推扩着、飘散着。脑海中闪现的是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说的:“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林颖在双同村的景、境、情触发下,不自觉地回望自己这十多年的生活,王国维的这三境界说冥冥中始终是一个原点。

与李响同窗本科学习时,她因三境界说所触动而留下的只是某种说不清理还乱的模糊印象——人生需经苦尽方能甘来。

本科毕业后,为了解决继续求学的经济困境,也为了继续探寻自我的精神困境,她与同来自农村的李响由同窗而成为战友,共同奋战于考取公费研究生。考研日子虽是快乐并累着,但最终还是天遂人愿。

与战友李响继续硕士学习时,虽然她的研究方向是西方后现代文艺理论,但学位论文在不自觉间又回归到“近代学坛上的大师巨子”——王国维的身上。只因在偶然间触及王国维的美育思想时,其“无用之用”思想对于自我的精神困惑有所启示。虽说由此得以走近国学大师王国维,却未走进其令人“高山仰止”的精神世界,所以在论文最后一章虽然指出了王国维美育思想对当代社会的启示,但对解决的建议涉及却不多,因为她仍有困惑悬而未决:“独上高楼”真的能使当代精英美育思想走出时代困境吗?若走出时代困境,如何把握“独上高楼”的度才不致此路越走越窄?

硕士毕业后,迫于生计更因自我精神困境求解无果,她先就业从事行政工作,但是因为她始终坚信阅读是一种具有美感的人生方式,依旧守望文学家园,依旧沉浸在文学世界里流连忘返。

“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文学的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是莫言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感言中所说的这一句话,再次触发她继续思索似乎已经被生活琐碎所淹没,却依然尘封于自我心灵深处的硕士学位论文中所引发出的一系列思考:王国维的“无用之用”对当代社会的作用在哪?成效又会如何?在摆脱尘俗功利、消费的烦扰后,人如何诗意地栖居?人的信仰、精神家园在何处?在当代社会,为何会有振聋发聩的钱学森之问引入深思?……然而,这些思考都只是在自身的摸索中进行着,有点散乱、不成熟,且因自身知识广度、深度的欠缺,常常存在脑中有想法却无法诉诸笔端的困境。

为了走出自我的精神困境,也因为某种可遇亦渴求的机缘,她毅然选择辞职,踏上攻读博士的求学之路。这既是对硕士阶段学习和初步研究的提升与深化,也是对自我内心深处极力追寻生活之美和精神意境的一个应答。

孜孜以求的3年博士生活在忙忙碌碌之中倏忽即逝。在学术研究上,她仍徘徊于王国维三境界说的第二境之中,然而,在完成闻一多《唐诗杂论》研究这一“灵魂的探险”的同时,也完成自我“灵魂的探险”——自我人生探求、精神困境解答。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鲁迅、闻一多等民国学人的学术、情怀无疑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一道足以令人痴迷终生的靓丽风景线。他们在“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高远立志后,历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苦索覃思的锤炼锻造,期盼蓦然回首在“灯火阑珊处”,寻求到自我灵魂诗意栖居的精神家园,最终收获那份澄明与快乐。

固然,人存活于世,必然身受个体自我、社会人生、文化传统等种种框限,心灵日愈压抑、情感日愈逼仄,一如哈姆雷特所说:“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然而,在对民国学人、学术的“灵魂的探险”中,在对自我“独立自由”的不懈探求中,在可让个体自我诗性生存的文学世界中,人可以升华自我精神、超越现实人生,可以体悟人类自我批判、精神超越历史时空等诗性传统的魅影,可以期盼在“灯火阑珊处”寻求到自我灵魂诗意栖居的精神家园。这些看似是庄周梦蝶,抑或是弗洛伊德所言的“白日梦”,但是这些“梦”涵摄着情感抚慰、灵魂净化、人文关怀等独特的、终极的、永恒的价值。但我们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避免过于执着地将这种精神的“梦”直接还原为现实,抑或是以诗意的世界去整合现实的世界。月圆是画,月缺是诗。如此这般去孜孜不倦地介入、品味现实人生的无限意绪便好!

现在身处的双同村、父母安居的老家、自我栖身的精神家园,此时这三者也全然合一。这让林颖眉目间满溢着知足的笑意。

“还记得你的博士学位论文的后记中所写的吗?‘月圆是画,月缺是诗。’你要坚定信守这份情怀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李响留意到林颖由喜转惊,知道自己把捉到她沉默许久的思绪,继续说到:“看着你的眼神由忧郁飘散转变为坚定透亮,真心的好啊!”

“嗯!真的好!你总是懂!”林颖轻快地回答。

“英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将丹桂之约称为是木樨之约吗?”

“为什么?”

“木樨是丹桂的俗名。这又源于一个凄婉动人的美丽传说,现已被演绎为南词《木樨情》而被人熟知,今年还获得了第九届中国曲艺牡丹奖的文学奖。就因‘乐与苦相为倚扶者也,人知乐之为乐,而不知苦之为乐;人知乐其乐,而不知苦生于乐,则乐与苦相去能几何哉。’这句唱词传承了中华文化中以苦为乐的人生信念。真是一曲《木樨情》,道尽世间理。”

至此,林颖才完全深刻领会李响将十年之约取名为“木樨之约”的真实意图,并真正体悟到将令自己痴迷终身的民国学人,在寻求到自我灵魂诗意栖居的精神家园后所收获那份澄明与快乐,坚定地说:

“月圆是画,月缺是诗。如此这般去孜孜不倦地介入、品味现实人生的无限意绪真好!”

责任编辑:江子辰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