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鸡垅答问录(作者:祝熹)(2017年1期)

2017-03-31 16:32:03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肖练冰  

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溪头学校教书。报到那天,我骑着一部硕大的凤凰自行车前去。经过周墩村时,我听到前方溪流从山峡中澎湃流出哗响,碧水东流,水浪喧阗。抬起头,眼前青山如屏,逶迤高耸。一条缠绕而上的黄沙道,偶尔出现一辆带着滚滚黄沙的机动车,从我面前扑腾而去。

此地是为——牛头岭!

曲折而上,我推着自行车爬上坡顶,猛然间,视界开阔起来。水澄天净,山青云白,群峰竞秀,叠翠而去。午时,八月的阳光透过如絮的白云一跃而下,烈日轻风,少年的胸中,油然生起豪迈之姿,征服之态。满眼水险山峻,此地俨然兵家之地,仿佛男儿横刀立马处。

果不其然,据载,戚继光平倭时,经过此地,豪情万丈,勒石为铭。只可惜,那块石刻不存,不知戚将军是如何的壮志满怀。多年后,我在武夷山一曲水光石岩壁看到戚将军的字时,突然想起了少年的我第一次孤独地站在牛头岭的正午时光。水光石的刻字是:“大丈夫既南靖岛夷,便当北平胡虏,黄冠布袍,再期游此。”牛头岭的跫音中,不时夹杂着戎马倥偬的回响。邵武的刘安国起事,侵黄坑,由此地进犯建阳;黄坑龚日未起事,据守牛头岭;闽西晏梦彪起事,侵犯闽北,麻沙的刘纯迅速过牛头岭入黄坑招募壮士保卫家园……

只是没想到,戎马倥偬的回响中,有方志敏纵马疾驰的声音;也没想到,我要去的溪头村,正是一片红色的沃土。

我在溪头学校的初中部教书,隔着球场,初中部教学楼对面是小学教学楼。小学教学楼的二楼有两间教室被打通,布置成展馆,悬挂着“竹鸡垅革命历史展览馆”的牌子。

红色时代的溪头不叫溪头,叫竹鸡垅。

清明前后,学校组织各班的学生参观竹鸡垅革命历史展览馆。开门而入,一些沾满锈迹的铳、刀、枪,生活的碗、盆……许多孩子的眼光很快便落到离门不远的一架铸币工具上。

长坪、杜潭来的溪头读书的孩子第一次见到的,“哇”地大叫起来——还造钱哇!

我说,竹鸡垅是闽北革命根据地货币最早的发源地,也是全国革命根据地货币最早发源地之一。

一听说“最”,孩子们安静了下来,想必是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接着说,竹鸡垅造银元造了两年。话说1930年,从广东来到竹鸡垅搭建茅棚作坊仿造国民党时期银元的谢阿九、谢辉光、巫亚妹等人投身革命,开始为革命铸造货币。建阳县委、县苏维埃把没收来的银块和银首饰带到竹鸡垅铸造成国民党银元和苏区银元以增加财政收入。1931年初,铸币厂正式投产。1932年9月,巫亚妹等7人被调到崇安大南坑(今武夷山市大安村大南坑自然村)办铸币厂,竹鸡垅的的铸币厂才停止生产。

展览馆张贴着几幅照片,掠过曾镜冰的照片时,我看到了方志敏。我停下脚步,对孩子们说:就在铸币厂迁往大南坑的1932年9月,方志敏同志来到了竹鸡垅。

孩子们又“哇哇”地叫起来,孩子们是知道方志敏的,但没想到方志敏居然到过溪头。我扫了孩子们一眼,说:那时,方志敏率领的红十军赤卫营一百多人作为工作队,从武夷山的黎源来到竹鸡垅,帮助建立区苏维埃政府。方志敏在油坪大王庙前召开有几百名群众参加的成立大会。

我停下叙述,大声问:有谁知道大王庙的?

家住油坪的叶梅说:我!我奶奶在大王庙边上开了一块菜地,她去种菜,我和妹妹就去大王庙里玩,我们去动佛像动供桌,奶奶说庙里的东西不敢乱动。

我又问:姓胡的、姓肖的、姓谢的举手!

很多小手举起来,我笑了笑说放下,我说:方志敏建立苏维埃政府时期,墩上村的主席是胡力宝、油坪村是谢旺仔、西际村是肖生贵,你们说不准就是根正苗红的革命后代!

孩子们笑起来,我说:那年10月,苏维埃政府建立了竹鸡垅赤卫队和游击队,他们打击国民党军队以及地方的反动民团、大刀会等,取得了胜利。

走出展览馆,我告诉学生,在溪头、油坪、吕墩的这片土地,在我们面前的莽莽群山——白塔山、旗山、武仙山中,洒着先烈的鲜血。不久后的一天,要上《同志的信任》,我让他们认真预习,那篇课文的时间节点是1935年冬,是方志敏在油坪大王庙成立区苏维埃政府的三年之后。课文开篇写道:

一九三五年冬天的一个傍晚, 鲁迅先生在预先约定的地点,会见了一个陌生的女青年……鲁迅先生读完这封短信,和来客谈了一会,把她送走了,自己也立刻带着纸包和那封信,急急忙忙走回家里……这是方志敏同志生前从狱中用米汤写给鲁迅先生的一封信。

孩子们问,方志敏是哪里人?

答:江西弋阳!

有孩子问:他为什么会到溪头来?

我回答说:弋阳属于赣东北地区。1930年3月,方志敏当选为信江苏维埃政府主席。同年7月,信江特委与赣东北特委合并,组成新的赣东北特委。中央决定闽北苏区划归赣东北特委领导。所以,当时的闽北苏区归方志敏领导,那么,方志敏到溪头来不是很合理吗?

孩子们看着我,似乎理解了,似乎又不理解。

我接着说:其实,弋阳的方志敏到闽北进行革命活动不是特例,在宋末元初就有先例。宋末,一位弋阳的义士叫谢枋得,他的号是叠山。元军占领南宋首都临安后,他召集义兵,奋力抗元,失败,他被元军追捕,于是逃亡福建。

学生们问:闽北?

我说:你们看,白塔山。

同学们的目光投向白塔山,我说:谢叠山就躲在白塔山那边。

学生说:黄坑。

我说:那时的黄坑镇叫唐石里。

学生问:元朝的统治者放过谢叠山了吗?

我说:放过了,但谢叠山自己没有放过自己。至元二十五年(1288)冬,福建行省参政官强迫在建阳水南桥头算卜卖卦的谢叠山北上大都。谢叠山到大都后,拒绝降元,被囚禁在悯忠寺(今法源寺)。而后,谢叠山坚决绝食,绝食五天,为国殉节。谢叠山是义士,他经常用这两句话来激励自己,“清明正大之心不可以利回,英华果锐之气不可以威夺”“义高便觉生堪舍,礼重方知死甚轻”。

我扫过孩子们一眼,又说:弋阳东门有一座书院,叠山书院。方志敏正是叠山书院的学生。方志敏那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坚强不屈的奋斗精神正与叠山的精神一脉相承。

问:谢叠山是在建阳水南桥头被押走的,那方志敏是在哪儿被捕的?

我走向黑板一侧的中国地图,认真看了看,指了指,说:江西玉山县怀玉乡,资料上说的具体位置是怀玉山陇首村高竹山。

被关押在哪?

我手往“南昌”一指,说:这!

问:为什么会被关押在南昌?

答:1935年1月29日,方志敏不幸被国民党军独立四十三旅所部抓住,当晚被关押在驻陇首村的这一旅的团部;31日被移送到上饶赣浙闽皖边区警备司令部。因为方志敏的身份特殊,2月2日,国民党军用4辆车押送,是铁甲车!方志敏被押至江西省会南昌,囚禁在“委员长驻赣行营绥靖公署”军法处看守所。国民党很兴奋,他们在南昌豫章公园举行“庆祝生擒方志敏大会”。

孩子们沉默一会儿,接着开始追问:南昌的信件为什么送到上海去给鲁迅?狱中的信如何会到女青年手中?最后,方志敏的手稿都送出来了吗?

这一节红色土地上的课堂,已悖离《同志的信任》中写鲁迅的主题了,孩子们更想了解曾经在这片土地上革命的方志敏。面对一连串的追问,我说:好吧,孩子们,方志敏为了革命事业,牺牲了,他的文稿却出狱了,第一次的收稿人,正是值得信任的同志——鲁迅先生。明天,我们的语文课让叶梅同学带我们去大王庙,我在大王庙给你们讲讲方志敏同志那些文稿“出狱”的故事。

大王庙不大,油坪的溪边,溪水哗然流过,逝者如斯,不舍昼夜。1932年,方志敏在油坪大王庙前成立区苏维埃政府的铿锵话语已随风而逝。一位学生点了三支香递给我,我插在佛殿前的角落,以此祭奠这些先烈的英魂。大王庙不大,庙前一块空坪正绿草如茵,草叶随风披拂。大家席地而坐。我开始讲方志敏狱中写稿和托人送稿的故事。

方志敏被囚禁军法处看守所后的不久便开始写作,写的第一篇文章是《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同囚一室的刘畴西、王如痴两个人在下棋,方志敏让王如痴也写一写文章,王说写了也寄不出,没意义,不肯写。方志敏想想也对,停了十几天没有执笔,连之前写好的一万多字的稿子都撕毁了。

但后来,方志敏遇到了一个人——胡逸民。

胡逸民,浙江永康人,早年参加过同盟会,追随孙中山革命,入狱前的身份是国民党中央政府监狱典狱长,他是被蒋介石投进南昌监狱的。

中国共产党工农红军的领导者与中国国民党中央政府监狱典狱长在南昌监狱中相处了216天。胡逸民从方志敏身上看到了革命者的铮铮铁骨,大为感叹,他说:“第一个知我者孙中山,第二个患难之交是方志敏。”胡逸民的背景特殊,监管宽松,是狱中的优待号,行动也较自由。胡逸民的妻子向影心经常带些吃的东西去探望他。当方志敏向胡逸民谈到送信的事时,胡逸民满口答应说保证由我夫人送到。

第二、第三个问题出来了:送给谁?如果泄密怎么办?

孩子们异口同声说:鲁迅!用米汤写信!

我点了点头,让他们读课文:

灯下,他(鲁迅)郑重地打开纸包,按照那封信里指明的记号,把右角上用墨笔点了两点的一张毛边纸捡出来。那是一张空白毛边纸。鲁迅先生用洗脸盆盛满水,滴入一点碘酒,把纸平放到水面,纸上立刻现出了淡淡的字迹。这是方志敏同志生前从狱中用米汤写给鲁迅先生的一封信。

方志敏写信是用当时中共地下工作者经常使用的密写方式——米汤写信。

其实,信件与文稿不是向影心亲自交给鲁迅的,而是辗转相送,等鲁迅收到信的时候,方志敏已牺牲了,除了信外,还有两篇文稿。

他(鲁迅)从报上知道,这个写信的人几个月之前,已经在南昌英勇就义……他擦干两手,将另外三张空白毛边纸收起,小心地翻阅着墨笔写成的文稿:一篇《清贫》,一篇《可爱的中国》。

当向影心送出信件和文稿后再次来南昌看望胡逸民时,方志敏很高兴,于是,有了第二次送信与文稿。这篇的文稿是狱中文稿中最长的一篇,6万余字,也是方志敏最看重的文章——《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

只是很遗憾,这次向影心没有将文稿交给党组织。向影心后来追随军统戴笠,往后又与毛人凤结了婚,她带的那批文稿既没交给共产党也没交给国民党,而是随之散落。直到1940 年,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得知有人手中有方志敏烈士的遗文,于是花重金买下。正是《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

第二次文稿送出后,方志敏再也没有等来向影心。杳无音信了好长一段时间。此时,监狱文书高家骏进入了方志敏的视线。高家骏被方志敏崇高的人格和坚定的节操所感动,愿意为方志敏送文稿。1935年3月25日,《我们临死以前的话》写成,6月29日密写完毕;4月20日,《在狱中致全体同志书》写成,6月19日密写。高家骏的女友程全昭接到方志敏的这两篇文稿后,7 月上旬,成功送达上海。上海地下党收到这批文稿, 并将文稿抄件转到莫斯科共产国际东方部。莫斯科方面又将文稿传到巴黎 《救国时报》社。1936 年 1 月 29 日,方志敏烈士被俘一周年之际,《救国时报》全文发表了这两篇文章

送出文稿的程全昭没有返回南昌。方志敏不清楚文稿是否送到,他请高家骏再送。7 月底,高家骏来到上海。后来,据高家骏说,他发现有人跟踪,信未送成。此次,方志敏的文稿《给我妻缪敏同志一封信》和《新生活运动的训话》遗失或被高家骏烧毁。

1935年8月6日,年仅36岁的方志敏在南昌英勇就义。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他将手头的文稿全部交给了胡逸民。方志敏牺牲后不久,胡逸民在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担保下出狱,出狱时他把方志敏的文稿全都带出来。胡逸民没有食言,一年后,他亲自将文稿送往上海,辗转交给中共地下党。胡逸民这次送出的文稿有《我们临死以前的话》《在狱致全体同志书》《可爱的中国》、《死!——共产主义的殉道者的记述》《清贫》等9篇。方志敏给胡逸民的信中写道,“请你记住你对我的诺言, 无论如何, 你要将我的文稿送去”,“大丈夫做事,应有最大的决心,见义勇为,临危不惧”。

讲毕,我没有评论,我只是通过故事告诉孩子们,红色的艰难、革命者的视死如归、大丈夫的践诺、同志的信任……终究是,幸福来之不易!殿前的三枝香正好烧尽,一缕青烟消逝风中。和学生从大王庙归来,已是放学,学生散去。叶梅的父亲招呼我去喝酒。溪头的老乡依然还带着红色的传统,他们豪爽、干脆、热烈,喝了酒会粗言粗语,会和你抱头痛哭。深冬之夜,去乡民家造访,总是白鹇、山鼠、冬笋等野味,乡民催促妇人用灶膛旺火烧出极为辛辣的菜来,大口喝酒。叶梅家的酒是谷烧,叶梅的父亲说是好酒,度数高,他倒出一调羹,说,能点燃,划亮一根火柴伸向调羹,果然发出莹亮的火焰来。常常酒后,他担心自己的干脆度还不够,就说:老师,我说话干脆,丢到地上都断几截。我笑了笑,这说法,真少见,是修辞中的通感。接着他说:今天你也得醉!这些红色老区的乡民啊!

秋游时节,孩子们选了牛头岭,岭下有大片的卵石滩,环湾的水流,还有一艘船,孩子们划着船大声啸叫着,卵石上架起了锅,野火绽放着煮水饺的味道,我抬起头,仿佛看到戚继光与方志敏那跃马疾驰的英姿,马蹄嗒嗒过后,是天光云影和孩子们祥和快乐的背影。(责任编辑:李龙年 作者:祝 熹)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