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 缘

2017-10-12 10:45:43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王江江  

云门竹筒茶,即便是资深的老茶人,对此也不一定了解,更不用说制作了。可最近全国范围内却刮起了一阵佛门茶风,云门竹筒茶一时间风头无二,甚至名声传到了海外。此茶最初由唐著名僧人“扣冰和尚”翁藻光制作而成,工艺复杂:先是将野茶采摘后萎凋缩水,虚火旺炒,然后引入道教理论,遵循太极图案中“阴阳鱼”的走势进行搓揉、烘焙。再砍来纤纤玉竹,取其一节,将茶叶塞入压紧,以蜡烛泥紧密封存。此茶有玉竹之甘香、野茶之馥郁,消积健胃,解渴生津,涤心去浊,醒脑明神。扣冰及弟子在品茗中悟出禅门精神,取其名为“云门竹筒茶”。随着岁月的变迁,此茶已沉寂多年,淡出人们的视野。

可就在最近的一次茶王赛中,此茶一泡而红,夺走了茶王赛的顶级金奖。人们的目光纷纷投向了一个身材挺拔、皮肤黝黑、眉目间却仍有一丝书卷气的张姓后生。

一、月光下的离别

桂花的香气一直萦绕在她童年的记忆里。

从记事起,院子里就有两颗桂树了,每到秋风微起时,院里的金桂就开了,一丝一丝的香气裹挟着腻人的甜味直往人鼻子里钻。沈从溪揉揉鼻子,却觉着一丝酸楚,秋天到了。

再过几天就要离开家了,尽管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成为人人羡慕的对象,可她还是有些怅然。张启源是怎么了?不是约好要一起上大学的吗?为什么不出现在高考现场?难道已经忘了他们之间的誓言了吗?为什么爽约了连解释都没有?是出什么事了吗?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是农历十六,皓月高悬,茶山上,溪水旁,处处蒙上一层白亮亮的月光。张启源知道,再过两天就是沈从溪离开的日子了,他还欠她一个解释。他在沈家周边徘徊了许久,还是敲响了那扇老旧的红色围墙门。

“来了,来了。”那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应该是从溪的弟弟从禾的。

“哦,是启源哥,你来找我姐的吧,快进来吧。”从禾这小子鬼灵鬼灵的,打小就爱跟在姐姐后面,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不了,你把你姐喊出来一下,我有话跟她说。”

“明白明白,不能说的秘密。好嘞,你等着啊!”

沈从溪早已从二楼的窗前看到了来人的脚步,她的心跳一会加快,一会又减慢,想马上跑下楼,但最终又在窗前停留了许久,假装没有听见弟弟的呼唤。约摸一刻钟后,她才缓缓下了楼。

通往后山茶园的小路有些崎岖,这条蜿蜒的小路他们已经走了上万次,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登顶,他们一前一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张启源走在前面,偶而走得快了,会停下来稍微等一等再往前,但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而且一句话也不说。月光将这个大男孩的身影拉得更长了。

“哎呦。”沈从溪突然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啦?”

“扭了脚了。”

“让我看看。”

“别。”

“这时候还耍小孩子脾气吗?”

“耍孩子脾气的明明是你,为什么不去参加高考。你……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沈从溪终于还是没忍住,暴露了自己的关心。

“我……”张启源突然沉默了,“我爸身体不好,我妈想让我留下来管理茶园。”

“那你的理想呢?你的追求呢?你的成绩比我好,你不觉得可惜吗?而且……我们不是约好了要一起去看大海的吗?”

“从溪,对不起,我欠父母的已经太多了。我的家庭更需要我,至于理想,那是我追求不起的。”

“好男儿志在四方,大学四年,你会有不一样的人生,你难道就心甘情愿地在这小山城待一辈子?要不,再复读一年吧。我……我等你。”这是沈从溪第一次将心思表明,幸好云儿知心,挡住了些许月光,否则这红彤彤火辣辣的脸庞就要一览无遗了。

张启源愣了愣,原来这么多年,他们的心思是一样的,可这喜悦他还配拥有吗?

“从溪,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说,忘记那个约定吧。从今天起,我们要走完全不同的路了,祝福你,也祝福我吧。”月色沉沉,月光渐渐被厚厚的云彩掩盖,后山的茶园显得愈发宁静,起风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还来找我做什么。”沈从溪心里又气又急,但她是他的谁,她又能怎么样呢?就凭着一张“咱们一起去看海”的纸条?她以为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了,可现在,又似乎很远。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只想和你道别,也是和我的青春岁月道别。”

“不,我不想道别。”沈从溪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了张启源,原来她的感情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深。“等我回来,你一定要好好守护茶园,做出一番事业来。”

“嗯。”张启源不知道,原来这个单薄瘦弱的小女生身体里有这么大的能量,“起风了,我们回去吧,我背你。”

“嗯。”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从云层里钻出来了,盈盈的月光照亮了来时的路。他们俩竟在这个秋风乍起的夜里,感受到了暖意。

沈从溪一直将这个暖暖的后背记在心里。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