锃亮的水烟壶(2017年5期)

2018-01-02 10:20:37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王江江  

□ 乔 夫

(一)

东文老头的那把水烟壶是很有些年头的,听说已经传了好几代人。那是一把纯黄铜制作的水烟壶,做工非常考究。远远看去,烟壶的下方像一个扁圆的铜盒,铜盒之上竖着一支逐步拉细的弯管。在弯管的尾端有一处稍稍隆起的一圈,就像小竹子上的节,就在那小节隆起的地方,挂着一根细绳,直拉到底,乍一看,那弯管又像一张弓。这一弓一弦的结合,使得水烟壶有了一个安全挂靠的机关,不用时,可随便挂在壁板的钉子上。

烟壶的构造由三个部分组成。主体是一个圆柱形的容器,容器上端是一根流线型上翘的弯管,管头便是烟咀;容器另一边是一个竖起的空心小圆柱,圆柱中插有一根更小的圆柱形铜管,就像一根空心的铜栓,这根空心栓子的端头大小与外管一致,端头的中间是一个空涡,这便是烟锅杆,空涡就是烟锅。容器中装有半深的清水,用于过滤烟焦油和洗降火气。烟壶的另一个组件是储存烟丝的烟罐,也是圆柱形的。烟罐的上面安有一个灵敏的厚铜盖,上下启合,叮当有声。烟壶的底座是有二个圆洞的空铜盒,水烟筒与储烟罐一前一后从两个圆洞插入,形成了整把水烟壶的完美组合。

“饭后一顿烟,赛过活神仙。”该是东文老头过烟瘾的时候了。他放下碗筷,移步到墙角边的一张靠背椅上坐下。那是一张明代的梨木椅,造型四方,扶手和坐垫板都被磨得油光发亮。椅子的旁边临窗摆放着一张条桌,桌面下平行安有三屉,两侧为橱柜。抽屉与厨门的把手都是青铜的打造件,形状简朴但好看,明眼人一看,便知此桌年代久远。东文老头的坐姿很端庄,不像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屁股一沾凳马上翘起二郎腿。东文老头端正坐好,右手还在用一根细细的银签剔牙,左手却娴熟地将挂在墙上的水烟壶摘下,低头一看,纸枚短了,便将水烟壶放在条桌上,侧身从条桌的边屉里,拿出一刀粗糙的草纸,这是民间作坊用稻草制浆做成的。这种草纸除了年节祭祀用于给祖先、神灵烧纸钱外,似乎就剩为抽水烟壶的人专供。这草纸点燃发出的火焰柔和,不像其它明火那样火气威猛。

东文老头取出一张粗糙的草纸,将其一层层揭开,撕揭到不能再揭,再将纸张裁成三、四个指头宽的纸条。他取出一张小纸条,顺着长边慢慢地将它卷成一根细长的卷,又放在桌上搓揉了几下,感觉松紧得当了,才将小纸卷的一头折扭一下,以免纸卷松开。这小纸卷抽水烟壶的人叫纸枚。

东文老头擦亮一根火柴,把纸枚的一头点燃,随即摇灭明火,它依旧微微无光地燃着,只要轻微风动,明火就会复现。他将点好的纸枚夹在指间,拎起水烟壶握住底部,熟练地用右手中指将储烟罐的铜盖揭起,食指伸入罐中,勾出一小团金黄色的烟丝,在大拇指的配合下捻揉成一个大小合适、松紧得当的小球填进烟锅里,然后顺指一勾,“当”地一声,铜盖落下。随后,他右手转过纸枚,把带火的一头靠近嘴边,轻吹一口气,“忽”地一声,纸枚便燃起一团柔暖的火球。他一边轻吸烟咀,一边将火球在烟锅上轻轻划动,水烟壶里便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随着“咕噜”声的响起,烟锅里烧出的烟气便顺着烟锅杆进入壶中,在壶水中洗了个澡再冒出水面,而后顺着弯曲的烟道管归集到东文老头的口中。只见他喉结一动,一大口烟气便被吞下,趁烟气尚未出口,他右手食指和中指便捏住烟锅杆向上稍稍提起,口含烟咀轻轻一吹,烟锅里的烟烬便落入掌中,随即再从指缝滑落在地上。那蓄积腔中的大股烟雾旋即从他口鼻中一齐冲出,形成一股浓重的烟柱,就像火车启动时向外喷汽。

随后,他又将储烟罐的铜盖掀起,再次揉烟装填,如是再三,东文老头连抽七锅,烟瘾算是过足了。他将纸枚有火种的一头插进烟壶上的一个小孔,然后站起身来,伸了个得意的懒腰,水烟壶仍旧拽在手里,双手在后腰反剪着,踱着方步,慢慢地向家门口走去。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