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瘾(2017年5期)

2018-01-02 10:44:17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王江江  

□ 何 智

我发誓,再也不上网了。

仅仅两三天时间,全班同学都看出了我的变化,就连那个鼻梁上架着厚厚镜片的班主任老方也开始重新审视我。

然而,这还仅仅是第一步。

早自习,我嘴里叼着馒头腋下夹着书第一个冲进教室;课间,除了上厕所,我把自己深深埋在书堆里;晚自习,同学们不走尽,我绝不迈出教室……

老方再次把我叫到办公室。

记得上次进老方办公室的时候,我高昂着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猩红的双眼盯着雪白墙壁上的人物肖像,任凭他唾沫四溅,自始至终,我没有看他的眼睛,也许是他说累了,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脖子一梗:网瘾难戒!

这句话激怒了老方,他扬起手,可最终没有落下来。

老方对我摆摆手,示意我出去,我二话不说一个转身,跨出办公室,任凭身后沉重的叹息。

这样进出办公室的经历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可这次,我规规矩矩的站在老方面前,老方似乎也不适应,四处找茶杯准备给我倒茶,我按住老方的手,找来茶杯,倒了一杯茶毕恭毕敬放在老方面前,我看到,老方握茶杯的手有点发抖,嘴唇微微抖动,也不知是茶水的热气氤氲了眼镜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老方摘下眼镜拿出手绢轻轻擦拭镜片,第一次仔细观察老方,居然发现他的鬓角早已爬满了白发。

我扭过头,不忍直视。

老方轻轻地问:戒了?

我努力不让泪流出来,语气从来没有这么坚定:戒了!老方摆摆手,示意我出去,我为老方深深地鞠了一躬,出去时,没听到那声久违的叹息。

高考结束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一本线。

看到我的变化,好友都说我是不是撞鬼了,自那晚翻墙上网回来后我像彻底变了一个人。

我告诉他们,我没撞鬼,那晚,我撞老方了。

好友大惑不解。

那晚,我翻墙回来时,脚下踩了一个人——老方,他就蜷在那里等我,要知道,那是三九天哪,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为我准备的羽绒袄,我去拉他时,他没能站起来,手凉得像冰棍……

一米八几的我在好友面前哽咽着。

好友拍拍我的肩,其实,他们还知道一个秘密,我也姓方,老方是我爸。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