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写武夷】沉洲:吃茶去

2018-01-05 10:54:50  来源:武夷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江江  

沉 洲 | 文

当今世界六大类茶,原产地一半归属福建。闽地方言保留了很多中原古语,吃喝不分是常态。从饮食角度论,吃必须经过咀嚼再吞下肚去,闽人将茶汤拿来吃,似乎更有内容、更有厚度,也更有仪式感。以“岩骨花香”惑人的武夷岩茶,两百多年前已被一位帝王窥去天机,其诗《冬夜烹茶》记录了吃茶后的别样感受:“就中武夷品最佳,气味清和兼骨鲠”。澄明见底的茶汤里居然暗藏“骨鲠”,对付这种地球上唯一以“岩茶”命名的半发酵乌龙茶,若不使上一个“吃”字,显然无以精准到位。更何况,一句“吃茶去”,还是历史上一桩著名的禅门公案,唐代赵州禅师的深邃禅理,俨然集绿茶清爽、红茶醇厚之长的乌龙茶一般,茶韵变幻,包容一切。

云雾缭绕育岩茶 阮雪清/图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对茶的认知,定格在一只玻璃杯里绿叶沉浮、茶汤鲜爽清涩层面。由于工作关系,经常要到福建南部的几个县城出差。无论是在办公室或者去家里,寒暄着茶几前落座,那些朋友烫壶洗盏就忙碌开了。烧水用的是电炉小铝壶,把标有岩茶纸盒里的锡纸扯开,投入几乎一满盖碗的黑黝茶叶,提起小铝壶将滚水冲入。圆形茶盘多为紫砂,也有陶瓷的,分两层,底边的像一大盆碗,碗上再嵌着盘,盘中有细孔。第一道茶汤快快烫茶盏,倒出就漏到了大盆碗里。端起盘,下面还是倒茶渣之处。茶盏通常就是三只,拇指和中指钳起泡茶的盖碗,食指顶住杯盖,那滤出的茶汤黑红浓稠。即便时隔多年,想象着吃一口嘴里,依旧是苦涩难当,一脸紧皱。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