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家书(2017年6期)

2018-02-09 21:31:15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王江江  

    我慢慢去想奶奶讲的那个神话,我慢慢相信,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把火炬,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烛光。

    ——史铁生《奶奶的星星》

    我的老家,在闽北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名“沙堤”,静卧在青山绿水间。祖上从“彭城”(即现在的江苏徐州)迁来,也不知多少代了。爷爷很早就离开了我们,奶奶也只是小时短暂的接触。但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总在父辈口中流传。南方湿润的雨季已经来到,再过几日便是清明了,借着此文怀念我的爷爷和奶奶,也写给已步入中年门槛的自己。溯本求源,秉承家风,方能不忘初心。

    (一)

    爷爷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平时沉默寡言。我出生迟,没能见过他,却听父亲说了几十年关于他的故事。爷爷家是个大家庭,家庭重担全压在他身上。为了维持生计,他想尽办法,使尽浑身解数。除了农活样样精通,他还是一个木匠、篾匠、猎手。在父亲的记忆里,他用毛竹片做成弓,然后埋在田里,诱以猪油,加以掩饰,野兽觅食咬到猪油,机关随即打开,野兽就被绳索套住勒死。“那时家虽穷,但野味也常有。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了。”

    父亲最佩服的是爷爷还懂得医术,是远近有名的土郎中。那时白喉是农村常见病,只要患上无药可治,待封喉了就是死。爷爷竟然想出治疗办法。他自己磨砺出小刀片,把一根筷子长的小竹破成两半,然后刀片夹在竹片中间,露出一点,深浅适当,安全可靠。病人张开嘴,他就用这小刀片对着喉咙红肿处轻轻一按,脓血随之而出,然后洗净喉咙,用铜管把麝香粉等消炎药吹至患处,很快就痊愈了。在缺医少药年代,这个办法治好了乡村边的许多患者。

    除此之外,尝百草写医书,是他的另一大爱好。他吸收民间的草药药方,经过自己的实践,对中草药作研究。通过患者服药的成效,一一作出验证,然后把草药形状描画在线装的毛边纸本子上。父亲小时候经常在爷爷身边,看他描图记录。认真严谨的态度,像在对待一项有使命感的事业。就这样,经过几十年日积月累,最后写成了两本草药书。可以说这便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珍藏在铁箱子里。遗憾的是经历了世事变迁,如今这两本医书已经不知所踪,着实叫人叹息。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