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恋(2018年3期)

2018-07-24 15:52:53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武夷山会如此深深烙在我的心底,还真是我始料不及的。那是走进我心里的情,印在我心间的恋!

三个月前,我就读的泰山学院院党委要求今年的支部立项活动要有新突破,不能拘泥于往常老掉牙的去养老院探望慰问、上街协助指挥交通、暑期“三下乡”给农村小孩送文具送书包等。这些活动已经没有新意,报上去别说获奖,恐怕还遭批评,一定会被认为应付交差。确实,现在这支部立项活动越来越难搞了,从内容到形式,要求越来越高,不能重复,更不能抄袭。

我和四眼、麦子琪是传媒学院三年级1班党支部成员。四眼是书记,麦子琪是组织兼统战委员,我是宣传兼纪检委员。我们这支部今年刚成立,支部立项对我们来说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但我们也不能重复他们以往的课题。四眼急得直搔头皮,召集我们开了两次碰头会,也没议出什么结果。按分工,这项工作本该麦子琪承担,可他们硬说我文笔好,适合当喇叭手,这项工作当由我来担纲。天呐,这云里雾里,我都不知从何入手做。要不是麦子琪,我怎么也不会接受这工作的。

关于这话题,我在百度上搜了好几天,仍然理不出有新意的思路,但无意间看到蔡尚思老先生的一首诗启发了我。蔡尚思在《闽学研究丛书》总序中说:“在中国文化史、传统思想史、教育史和礼教史上,影响最大的,前推孔子,后推朱熹。”并在1988年题词:“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在我们齐鲁大地,不,在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研究孔子都是热门课题,毕竟孔子是世界十大名人之一。据说,海外的孔子学院有近千所,而在北方似乎对朱熹还很少有人涉足研究。我没想去深入研究朱熹,也没那能力水平,我感兴趣的是孔子和朱熹思想的共同点,或有不同之处,从中发现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对我们当代大学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课题对支部立项应该是有新意的。当时,我马上给麦子琪和四眼打电话,兴奋地把这想法一股脑儿倒给他们。他们听后似乎也很高兴,但同时也担心这课题太大了,从何入手做啊?大家提议,就先去图书馆查资料吧!按分工,四眼找孔子的资料,麦子琪找朱熹的资料,我负责综合分析。四眼很快找到一大堆关于孔子的资料,麦子琪就叫苦了,虽然也找来一大摞,但大都不着边际。麦子琪后来干脆提议说,我们干脆暑期去一趟武夷山吧,听说朱熹在那儿生活、讲学了五十年,那里肯定有朱子文化的深厚积淀,我们也可趁机游玩一下武夷山。

麦子琪,你这提议岂不是让我们犯难吗?你明知我家在农村,暑期我可要帮家里干活呀!再说,我也没那闲钱去旅游。我第一个反对。四眼也说暑期已经和女朋友有约,要去九寨沟。麦子琪能呀,她首先把四眼女朋友策反了。那个清纯的哈尔滨姑娘,叫个很好听的名字“来飞燕”,是我们的小师妹,听说是接新生时,给四眼搭上的,据说还是那姑娘主动的。四眼敦厚老实,啥都听她的。麦子琪对来飞燕说,你们去九寨沟只能看水,我们去武夷山既可赏水又可看山,空气清新,负离子含量最高的地方,每立方厘米超过十万,天然氧吧啊,多吸点延年益寿,好地方啊,去吧。来飞燕被说动了,立马就对四眼说她要去武夷山。四眼哪敢反对?那我成了孤家寡人,也没力量反对。但我还是坚持说我暑期有事,希望他们能把收集到的资料带回,到时由我来执笔。麦子琪不依了,说那怎么行啊?我们哪知道你最需要收集哪方面材料啊,必须得一起去。麦子琪还说,不用担心费用问题,那边的吃、住、行、玩,都有人安排,无需你出一分钱。见我还不吭气,麦子琪又逗趣说,大不了旅游回来我们都去帮你家干活。切!说的好听,你能干啥活?说不准还得伺候你。四眼有力气,可他听女朋友的呀。但我似乎也没退路了,只好跟家里说,放假后学校有重要任务,要延迟回家。我也不希望他们去我家帮什么忙,我那潦潦草草穷酸的家,怎么接待他们啊!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