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恋(2018年3期)

2018-07-24 15:52:53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虽然我们车上就吃饱了,可经不住程叔劝,大家还是肚子吃得溜圆。程叔说,晚上要带我们去看《印象大红袍》,所以,接风宴请放在中午了,晚上就简单吃工作餐,请大家尽情啊!可谁也吃不动了,程叔就说那你们旅途劳顿先去休息吧。麦子琪又囔囔开了:“我们是来玩的,不是来睡觉的,不能一下午都浪费了。”程叔笑着摇摇头:“这丫头,说玩不要命。那好吧,下午我就带你们去喝茶。”

麦子琪听说去喝茶又抗议了:“喝茶在房间随时随地都可以,干嘛安排在白天?浪费这大好时光。”

程叔说:“这项活动既是喝茶,又是旅游,因此只能在白天,你们去了便知道了。”

程叔不带导游,不带司机,自己开车,说是带我们去“大红袍”喝茶。程叔说:“而今武夷山大红袍满天飞,居多茶叶品牌都冠个大红袍,无所谓真假,而我今天带你们去看真正的大红袍,但你们喝不到真正的大红袍。”这程叔是小气不肯给我们真的大红袍喝,还是卖什么关子?

车子在盘山路上开了一阵,停在一个挺开阔的停车场,程叔说:“想喝到好茶,就得跟我徒步爬山了,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大学生,可吃得消啊?”因为不知道有多少路程,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敢表态。后来听程叔说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大家都笑了。程叔你也太小瞧我们了,要不要到时我们几个抬着你走啊?

一路上满是青绿的茶树。在一摩崖石刻前,大家好奇地猜着上面的字,麦子琪很肯定说是“晚甘居”,程叔从后面赶上介绍说,是“晚甘侯”。很多人都猜不出最后这个字。唐代时,武夷山茶叶发展就很发达。有些茶商在给达官贵人送茶时,把武夷山的茶叶美称为“晚甘侯”,是甘香浓郁、美味无穷之意。现在这些大红袍居多是二、三代甚至是五六代的嫁接品种,真正的大红袍祖宗,你们一会儿就看到啦!

通往大红袍的路很窄,但游客却很多。兴许是旅游旺季,我们小心翼翼地和回头的客人避让着,十几二十分钟路程却走了近半小时。真正见到六棵母树大红袍时,我们似乎又有些失望,这与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大红袍似乎不相匹配吧?那只是几棵普普通通的茶树长在石壁上,不过看上去树龄老一些,生长的地方独特些,其余和别的茶树并无区别,更看不到所谓的红袍加身啦!

程叔似乎看出我们的疑惑,笑着给我们娓娓道来关于“大红袍”的美丽故事:传说明代时有一和尚,在武夷山一寺庙当主持方丈,号称“万事通”。附近居民有啥困难总喜欢找方丈讨教,其时山中有一大蟒蛇,常下山吞食居民家中家禽,甚至吞食过小孩。山中居民异常恐慌,求助于方丈,方丈答曰:“这有何难。只要帮我找一只小猪并一包毒药即可。”山中居民立即将所要之物送到,方丈请人麻利地将毒药塞进小猪腹内,抛至蟒蛇常出没之地,择日找人察之,果然大蟒蛇把小猪吞食了,方丈与山中居民以为大蟒蛇必死无疑,从此天下太平,不想过几日,大蟒蛇又出没居民家中。山民告知方丈,方丈大为疑惑,难道此为神物?第二次又如法炮制,并派人跟踪。原来大蟒蛇吞食了小猪后,迅速爬至大红袍六颗茶树中,不停地吞食茶叶,而后安然回窝憩息。方丈恍然大悟,原来不是蛇为神物,乃是茶为“神物”,于是派人精心护理这几棵茶树。过不久,有一进京赶考秀才,因饥渴中暑昏倒在庙门前,方丈遂命人扶至庙中,将大红袍所泡之茶水从秀才嘴唇中慢慢灌下。秀才顷刻苏醒,精神百倍,问方丈刚才所喝为何物?方丈笑答:“神水。”并将所剩茶叶赠之,祝愿秀才能金榜题名。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