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天(2018年3期)

2018-07-24 16:14:45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武夷山的旱季,晴空流云,日子温和绵长。而武夷山的雨季,细雨丝丝轻缓地浸透山野,似乎也是遥遥无期。但在我的记忆中,是有这样一天的。

听过一句话,“三月武夷,云蒸雾绕,宛如人间仙境。”的确是,自清晨武夷一登场,它就戴着朦胧的面纱,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雾四处弥漫,山峦、镜湖、玉树若隐若现,犹如灵秀的少女一般,含笑含娇。风过雾动,湖面上的轻烟微微卷成一团,然后消散,倒不觉是烟走动了,而是武夷在这朦胧中嬉戏。让人不禁想要一探其秀美。在雾中前行,白茫茫一片,目光之所及,聚焦在眼前不过百米的小小天地。道路两旁偶有枝丫探出,像极了在这缥缈仙境中迷失道路的小鹿,小心翼翼地藏在雾中,又忍不住好奇打量来往行人。走近细看,叶子上面覆着一层细密的水珠,叶子是爱干净的。渐渐地水珠们聚集到一块儿,再冷不丁地从叶尖滴落,落到行人的身上。这一场蕴酿了一整夜的恶作剧,是武夷山清晨温柔的问好。

时间稍后,面纱褪去。天空湛蓝透明,偶尔几朵闲云拉得很低。脑子里蹿出一句诗,“人如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本是说水的清,水的纯粹。但此刻武夷山的天空,不也是这么干净纯粹吗?天上的蓝带着透明的亮,那几朵肆意舒展的白云正怡然自得地遨游,不就是穹苍那片水域里的大鱼吗?它们集结成一群,赶趟儿似的,可它们不急,像是知道无人能扰得了它们的清闲,所以有恃无恐地漫游。有时,它们纪律散漫,四处扩散,轻飘飘的,绒絮似地铺展开,阳光也温和地洒在上面,叫人想去躺一躺;它们偶尔也倔强地表现坚硬,排排相列,阶梯般地延续,它们是天空的肋骨;天空的柔软与刚强在它们身上融为一体。从湖面一线划开,天地在这里分界。林木重山水,山水始相交。地上的水不似天上那般悠闲,它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模仿是它最擅长的事。它极力描摹着陆地的一举一动,每一帧都是一幅绝佳的画作。这时的叶是最有意思的,每一片叶子都闪着光,微风轻轻拂过,树影里荡出碧波,再倒映在湖面,交相辉映。雁阵掠过,阵阵细纹荡漾,光辉更加闪烁,湖水不自觉地穿上金鳞宝甲,调皮的模仿便露出了马脚。但这不小心的失误,却同样为武夷增色不少。水光斑斓,山色清丽,天蓝如洗,云卷云舒。每每至此,我便有些懂得武夷山人为何独爱品茗了。

世事无常,天晴下雨也只是须臾之间。

一息一瞬,万顷黑云悄无声息地压下来。此刻的武夷是安静的,俨然一个庄严肃穆的老者。几阵风仓促窜逃,连一向威风的树木都改了脸色,在风中窜动。“哗”,骤雨急下,顷刻间,水花四溅挡住眼帘,只听得耳边,犹如乱了节奏的鼓点越敲越急。来往人影匆匆,都着急避雨,可又有谁来欣赏这雨中的美景。雨也是欢快的,它在树梢间来回跳跃,又拉起树梢的双手一起舞蹈,满山遍野的绿色跟着沐浴,跟着舞蹈,山也变得灵动起来。淘气的湖呢?原来刚才它被黑着脸的武夷山吓得躲了起来,而此刻,它正在雨中放声歌唱,它也有小溪一般叮咚的嗓音,只有此刻才唱给武夷山。雨是带来欢乐的精灵,这一幕是大自然最原始的欢喜。

再晚一些,雨过天晴。这时候是一天的尾声,一切都沾着水光,宁静中透着祥和。金色是神秘的色彩,熠熠生辉的武夷正毫无保留地释放它的魅力。随着夕阳,金色的大路伸向远方,地上水光艳涟,沿途满是树与光之间的接踵摩擦,光影交错间,惹人怅惘,时间竟流逝得这般快。淘气活泼的湖也安静了,淡墨色中透着静谧的蓝。最严重的,是晚霞,从金色到橘红,从明黄到粉红,多愁善感的它领着一群在天空漫游的鱼悄悄离开,直到它把自己的色彩全部藏起来,躲进淡墨色的天际,跟着是群山、河流。再抬头时,树梢上已是黑暗的枝丫,天空宽阔,没有一只大雁回过头。

这样天气繁杂的一天,我确实是见过。不过,武夷山的旱季和雨季是独特而漫长的。个性鲜明的,易招人喜欢,也易招人厌恶。武夷山的天气鲜明,喜欢它的人也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但人是善变的,朝夕相处,日复一日,终有人倦怠。时常遇见路上行人驻足仰望天空,神情虔诚。我想,大抵是不会有人对天空厌倦的。

再过不久,就要离开武夷山,也许再不会回来。有人问,你会怀念它吗?

我说,不会。

因为,武夷的叶,武夷的山,武夷的水,武夷的云,武夷的天……我都有好好地看。(责任编辑:李龙年 作者:周瑞祝)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