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 变

2018-09-13 15:22:46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1

“札札、札札……”,刘兰芝脚踩织布机的踏板,手中的梭子也在左右穿梭忙碌。伴随着织布机发出的有节奏的声音,织成的布匹越拉越长,刘兰芝的思绪也随之越飘越远。

她与丈夫焦仲卿婚前素未谋面,也互不了解,是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入焦家的。跟大多数女子一样,属于包办婚姻。幸运的是焦仲卿虽然长得文弱些,为人却是十分随和,对妻子的美丽、聪明和勤劳尤为满意,因此显得格外体贴。结婚快三年了,小夫妻感情与日俱增,恩爱有加。

与此同时,刘兰芝感受到了来自婆婆蒋冰花的不满。也不知道为什么,婆婆对刘兰芝的所作所为总是看不惯,总是鸡蛋里挑骨头,话里话外满是怨气和怒气,尽管刘兰芝处处陪着小心。

这一天,婆婆蒋冰花忙完手里的活计,抬眼看了一下正在织布的刘兰芝,端详着她的有节奏晃动的苗条的身躯,一头瀑布般乌黑的长发,双眉微蹙的姣好的面容,心底里突然涌上两个字“妖精”。这妖精打从成为儿媳那天起,表面上知书达理,其实透着傲气。常常自作主张,甚至去参加庙会连吱一声都没有。早晨起床煮饭的时候,她在灶台旁一边添着柴火,一边津津有味地吟诵古诗,装出一副很有文化的样子。还有,这妖精原名叫“刘兰花”,当初,媒人提亲的时候,蒋冰花认为“刘兰花”应该避讳改名,否则与婆婆名字中的“花”冲突,是对婆婆的不敬。可是,儿子焦仲卿却不以为然,认为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没必要那么较真。虽然最终“刘兰花”主动把名字改为“刘兰芝”,但蒋冰花依然心存芥蒂,深感不快。更何况这儿子也真是的,婚后居然对媳妇言听计从,而对母亲的话却常常当作耳旁风。

蒋冰花越想越来气,看到刘兰芝织布的动作慢了下来,就大声呵斥道:“刘兰芝,你胡思乱想什么呢?这样的速度你一天能织多少布呢?”

“好的,我快点。”刘兰芝闻言吓了一跳,急忙应声说,同时也明显加快了速度。她当然知道,这是婆婆故意找茬,若论织布的速度和水平,她在村子里那是排得上号的。

天黑的时候,在庐江太守衙门里上班的小官吏焦仲卿回到家里。他从小丧父,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供他读书,又寻了个好前程。因此,他对母亲特别孝顺,从来不说“不”字。今天,他照例向母亲问安,聆听母亲训话,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与刘兰芝进入二人世界。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