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 变

2018-09-13 15:22:46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3

刘兰芝突然回家,她的母亲张怡静大吃一惊。张怡静明白,按照礼仪,女儿出嫁以后,一定要得到婆家同意,娘家派人去接,才能回娘家。而女儿自己回来,应该是被驱遣回来了,这是张怡静始料未及的,因此顿觉脸面无光。

可是,了解了事情原委后,张怡静也没过多责备女儿,只是感叹女儿命苦。刘家原本也是书香门第,与焦家一样,男主人早早地过世了。本指望女儿与其夫君能同病相怜,好好地过日子,哪料到她的婆婆却不能相容。

事已至此,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让刘兰芝先安顿下来,日子还是要照常过下去的。母女俩心里都清楚,短时间内焦仲卿是不会到刘家来的,甚至他的“等我母亲回心转意了,我就去接你回来”的许诺也是镜中月水中花,画饼充饥而已,但总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在等待着天上掉馅饼的时候。

刘兰芝被驱遣回家不到一个月,就有媒人陆续上门提亲。提亲的对象各色人都有,其中不乏官家子弟,也不乏富商人家和书香门第的子侄,而他们大多是相中刘兰芝的美色慕名而来。

时间长了,张怡静也有被媒人说得心动的时候。这时,她就去征求刘兰芝的意见,刘兰芝的态度却一直异常坚决,她斩钉截铁地说:“一女不事二夫,即使焦仲卿再娶,我也决不改嫁。”见女儿如此,做母亲的也不好逼迫她。张怡静能做的就是婉拒媒人或者干脆闭门不见。慢慢地,上门提亲的就越来越少了。

年底的时候,刘兰芝在外经商的哥哥刘永贵回家了。刘永贵身体壮硕却头脑活泛,满脸络腮胡子又增加了几分威严。他长年在外奔波,钱财越积越多,定下的婚期却一再推迟,已经三十一岁了,过了而立之年,却仍是单身。在母亲张怡静的再三催促下,这次终于赶回来准备完婚了。

然而,当他听说了妹妹刘兰芝遭遇的婚变后,急得直跳脚:“妹妹的事情不解决,我哪有心思结婚。”

第二天,刘永贵赶到庐江府,把焦仲卿约出来,好言相劝,让他把刘兰芝接回焦家。焦仲卿却一再说:“等等看,等等看。”最后,干脆沉默不语。刘永贵情急之下“啪啪”给了焦仲卿两个大嘴巴,指着他的鼻子说:“要你这种男人有什么用!”焦仲卿摸着自己被打肿了的脸,低着头,仍不说话。刘永贵狠狠踢了焦仲卿一脚,转身就走,心想:本指望这个妹夫将来能当个大官,也好给自己好不容易攒下的财富当个靠山,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

回到家里,窝着一肚子气的刘永贵当面教训起妹妹来:“你当初嫁给焦仲卿这个窝囊废就是个错误,现在离开他反而是好事。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个更好的。”刘兰芝从小在哥哥的呵护下长大,对哥哥一向十分敬畏。但是,这次却执拗地说:“不用哥哥操心,我自有主张。焦仲卿也是被逼无奈,都是婆婆惹的祸。”

“长兄如父,这事由不得你。一切都必须听从我的安排。”刘永贵板起面孔说。看到哥哥不容分说,刘兰芝流着眼泪不再说话。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