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 山

2018-09-13 15:28:47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邱老道拿了碗筷走出厨房,忽地愣在原地,不知又想起了什么。远山披上粉色的彩衣,明明暗暗,层层叠叠。西下的夕阳给这山顶撒上一层碎金,风吹得山腰上的竹子沙沙作响,与最后一抹阳光道别。老道又转身走进厨房拿了一壶烧刀子,鼻子凑上去闻了闻,香气正好,咧开嘴笑笑,便出了厨房。

老道所在的道观名唤“得一观”,山门前后两对门联,写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神得一以灵”,和他本名邱存一倒是相得益彰。道观在晚唐的时候便存在了,山顶原来的玉皇殿只是三开间的歇山房顶建筑,红色琉璃瓦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四根松木柱子粗壮而笔挺,规模不大,倒也显示出唐代特有的雄浑气魄。山腰处有三个洞窟,供奉着道教真人天尊,个个都是宝态庄严,让人心生敬畏。而数百年来的风吹雨打人祸使道观原来的面貌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下光秃秃的山顶和三个空荡荡的洞窟。现在这些山门神像都是改革开放后新建的,道观的原貌也只能见诸于老人的只言片语中。上山的路也曲曲折折地修了个八九不离十,一切似乎又变回了从前的样子。

老道原是安徽芜湖人,高中没毕业就和同学一起出去搞串联,破四旧,什么稀奇古怪的老物件看见就砸,寺庙祠堂这些都难以幸免。每次批“走资派”的时候一帮红卫兵们总是先揪住“走资派”的头发,然后按着跪在地上,大吼着让其痛陈自己的罪行。一行人嚷着清除“头号大混蛋”套在劳动人民思想上的枷锁,然后再参加世界革命,把被资本主义盘剥的人民从牢笼中解救出来。许多学生扔下课本,穿上黄军装,戴上黄军帽和红袖章加入到文革批走资,破四旧,打倒“三家村”、“四家店”的“红流”中,响亮的口号震彻这片饱经风霜的土地。

当时人们串联的第一站当然都是北京,要去北京取“文革造反经”,十七八岁的邱存一带着他堂弟还有几个同学扛着红旗,背着横竖缠三圈的背包,就坐上火车往北京赶。邱存一一上火车,乖乖,这行李架上,座位下面,车门后边,坐着,躺着,屈着,蹲着,站着的全是和他们一样的革命小将,窗户外还有红卫兵往里爬,很快就会塞满整列火车。那时乘车吃饭不要钱,只要你有黄军装红袖章,那就是最硬的通行证,谁敢阻拦就是在阻拦社会主义革命进程。邱存一看着列车渐渐地抛开车外的一切,驶向心中的圣地,紧握着拳头,遥想到祖国的蓬勃发展以及阶级斗争的胜利,便觉得自己是在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不禁豪情满怀,对着众人说:“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同志们,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但在广大劳动人民面前,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我们在前进,时代在前进,让我们用最嘹亮的歌声来迎接一个即将到来的新时代。”车上众人一听,大声叫道“好!好!”邱存一带头唱起了《万岁!毛主席》:“金色的太阳升起在东方,光芒万丈……”火车上的红卫兵嗓子慢慢地拉开了,那些躺着的蹲着的也都笔挺地站了起来,挥着拳头,表情肃穆,提高嗓音,声音越来越响亮,让早已精神疲乏的人随之一振,加入到合唱之中。那时候生活物资匮乏,没有多少娱乐节目,大多时候都是众人唱着红歌,模仿着伟人来一个段子,就是不识多少字的年轻人也大都能唱几首红歌,演一出样板戏。火车带着滚滚黑烟和豪情万丈的红卫兵们奔向远方,只留下那回荡着的歌声让鸟儿惊魂不定,不知该落在哪一截树枝上。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