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 山

2018-09-13 15:28:47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三人不敢走上山路,那经常会有村民上下山,于是只好从一处山坳攀着岩石和树根上去。邱存名向来胆小,破四旧那会儿也没见他动过手,批走资也只是在旁边看着。这会儿更是心惊胆战的,磨磨蹭蹭了老半天才爬上去。刘三儿等不及已经开始挖了,邱存一见存名上来后就让他盯梢,自己也开始动手挖。几人挖的正起兴,突然从他们后边的山路那传来一声惊呼:“娘,看!他们三个在偷笋。”三人顿时慌了神,吓得赶紧跑。“你们三个小崽子别跑,再跑我就喊人啦”一个妇女叫道。邱存一听后无奈停了下来,刘三儿存名也只好站住了。扭头一看,原来是在河边遇到的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就是安凤,在河边看到邱存一被吓得那样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听到又有人来便转身换了个地方去洗笋。洗完笋做好饭菜后到后山叫她娘回去吃饭,刚要下山却又正好看到邱存一三人在偷笋,立马叫出了声。安凤娘走过去说:“看你们土头土脸的,咋到这偷笋了呢,这些可不能随便挖,被生产队抓住了可不好过。看你们这样是还没吃饭吧,走,到大婶家去吃。”邱存一他们被抓了个正着,耳根都红了,一时不知所措愣在原地。安凤娘笑着说:“别怕,大婶不会说出去,不过以后可不敢这样了。”说完就拉着邱存一他们下山。等他们回过神后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安凤娘走了。安凤时不时地回过头瞅着他们,就像看坏人一样,嘴里咕哝着“小偷”,看得刘三儿也是无言以对。

待到了安凤家后才发现,原来当初刚到的时候看到的竹林里的房子就是安凤的家,站在这半山腰上能看得很远,视野很开阔,是一处不错的地段,下山路是一条长长的石阶,黑褐色的岩石被凿开一米左右宽,有的地方长着青苔,也是很老旧。安凤她阿爹听安凤说了之后也就没理会什么,招呼着他们去吃饭。一开始三人很拘谨,后来实在是饥火难耐,慢慢地本相毕露,狼吞虎咽起来。安凤她阿爹说道:“你们明天和我们一起出活吧,我这里缺些人手,以后你们三个就在我这吃饭吧。”三人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太阳还没起来,邱存一三人就被安凤叫了起来,迷迷糊糊地背着篓子和安凤一家子去对面茶山采早茶。四月底的光景,正是采春茶的时候,茶农们都背着竹筐和麻袋上了山。一抹天光倾泄下来,东方泛起了涟漪,山顶披着白纱一样的薄雾,月牙还悬在西天,晨星寥落,忽地吹来一阵凉风让邱存一他们打了个激灵,精神顿时感到一阵清爽。放眼望去附近山头尽是茶山,一座山的茶树连着另一座山的茶树,一排排的茶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新抽的芽儿嫩绿嫩绿的,挂着露珠,露珠映着月亮晶莹剔透。三人大多时候生活在城里,哪会见过这种景致,左顾右盼到处观望。待到了山顶视野一片开阔,远山一层层地铺展开,三人心中惊奇却是不知怎么形容好。安凤见了他们的模样咯咯地小声笑着,心想着这么平常的也会看个不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而这笑落在邱存一眼里又是另一番美景。

三人没见过茶树,自然也是不会采茶,看不出来哪些叶子或嫩芽可以采摘,心里感觉差不多的就直接揪下来,随手扔在竹篓里,安凤娘看到了笑了笑就让安凤去教他们采茶。安风过来一看愠怒道:“有你们这样采茶的吗,都被糟蹋了。”然后一边示范一边告诉他们:“我们采的是春茶,有的芽还嫩,得先采顶部的,顶部的长得快,侧面的芽长不过顶部的。还有采的时候得是掐采,不能弄坏了芽,放的时候也要轻点,别压坏了。”只见安凤左手挎着竹篓,伸出食指和大拇指轻轻地掰下来两叶一芽,然后放进竹筐里。刘三儿一看嘟囔着:“照这样采还不得采到猴年马月去。”安凤转过头瞪着刘三儿:“你们不熟就得照这样采,不采没工分。”说完就把他们撂在这,挎着篓子自顾自的采茶去了。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