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 山

2018-09-13 15:28:47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安凤和她娘望见安凤爹摔下崖去嘶哑地悲吼着,压过了所有声音,人们全都愣住了。安凤和她娘刚要跑到崖边,只听棚顶吱呀一声就倒了下来,邱存一心里一紧,一把拉住安凤和安大婶,把他们护在身子下边。嘭的一声卷棚靠外的部分塌下了来,砸倒了几个红卫兵,邱存一他们趴在地上,棚和洞壁形成一个夹角,让他们躲过一劫。片刻后崖上又是乱成一团,吵嚷着,叫喊着,许多人扒开瓦片和棚顶,好一会儿才找到邱存一他们。安大婶伤心过度,加上被灰尘一呛背过气去,安凤趴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崖边,淌着泪水,轻声呜咽着,手按在邱存一的后脑上。而邱存一却是让落下的碎石块砸昏了过去,淌了许多血。

邱存一醒来的时候感觉头昏脑涨,头上缠了绷带,脑海中不时晃过刘三儿和安大叔掉下崖和安凤绝望的画面,不敢相信一直和他一起的刘三儿就这样没了,从大串联时认识到现在三人差不多吃喝睡觉都在一块儿,胸口沉闷,心里一直默念着这是梦这是梦,可是头颅的疼痛和缠着的绷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邱存名见他醒来后就把他扶了起来,跟他说了后来的事。

原来邱存一已经昏迷两天了,当时人们掀开棚顶后将邱存一三人抬下山去,找了乡里的医生来,幸好是没什么事。安大叔和刘三儿从一百多米的悬崖上摔下去,虽然有竹子缓冲但也是活不成了,乡里领导也来了,严厉地批评了村里村民的行为,开了一个追悼会,痛陈封建思想罪孽沉重,让村里人安排着好好地给安大叔和刘三儿下葬,葬在了后山脚下。棚顶塌下来把几个红卫兵砸成了重伤,连夜送到县医院去救治,也不知道后来怎样了。而安大娘伤心过度导致心肌梗塞,也送到医院去了,安凤也跟着去了,今天中午他娘俩就被送了回来,想来安大娘的病情已无大碍。后山的道观到最后还是被红卫兵临走前一把火烧了,火光冲天,这个山远看着就像火把一样,烧光了一切。

邱存一穿好衣服就往安凤家走去,村里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大多村民默不吭声地背着农具进山干活了,看到邱存一后都问着头怎么样了,不行就别乱走动。邱存一也都勉强笑着说没事,还没等话说完就匆匆地走了。到了安凤家后,只见门虚掩着,安大娘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屋前屋后找了半天也不见安凤的身影,邱存一顿时慌了,怕安凤做什么傻事,忽地在后山石阶上看到一个身影,正是安凤。邱存一赶忙跑过去,远远地望见安凤瘦弱的身影扶着崖壁慢慢向山顶走去。安凤衣衫单薄,好似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邱存一不敢耽搁,紧紧地跟了上去。到了洞窟前,塌下来的棚顶还在那,只不过和洞里一样被烧得黑魆魆的。这片废墟和死去的人就这样安静地躺在这片土地上。安凤坐在一个石墩子上,默默地流着眼泪,一双眼睛像河水一样泛着水波,呆呆地望着她阿爹摔下去的地方。邱存一看着安凤不知说什么好,心里又堵又酸,刚想安慰安凤,却听安凤哭着对他说:“阿爹没死,阿爹还活着,我感觉阿爹还在这儿,你帮我找找阿爹。”邱存一心中苦涩,不知作何回答,走过去把安凤揽在怀里。安凤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双手紧攥着邱存一的袖子哭了很久。

人活着这日子总得过下去,时间便是最好的疗伤药。邱存名对安凤他们愧疚难当,后来让他爸托关系去参了军,后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牺牲了。邱存一却没有走,留了下来照顾安大婶母女俩,生活尽管不尽如从前,但总归还算过得去。存名牺牲一年后邱存一才知道,一个人坐在当初三人住的土坯房的门槛上望着村庄一声不响。九七年道观重修了,山路重新砌了石阶,山门也大致盖了起来,神像什么的也都重新塑上,年近半百的邱存一带着安凤又相互搀扶着上了山。从道观烧了以后他们再也没上去过这座山上,重修后听说要找人去看管,当个道士,平时也就帮着香客解签打理道观。安凤说想去,邱存一就带着她来了。

……

老道晃着酒瓶出来后高兴地说道:“安凤,来尝尝这酒多香。”说着来到门前的小圆桌前坐下,桌子上两对碗筷,一盘嫩笋,一盘红菇,两只碗都倒上了酒,而他面前空无一人。月亮升了起来,给碗中的酒洒上点点波光。

“真美。” (责任编辑:江子辰 题图速写:谢 薇 作者:周挺)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