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老屋(2018年4期)

2018-09-13 15:41:58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在每次不经意驾车路过的一些不知名的小村子,突然看到一栋或几栋隐藏在山脚或小溪边的陈旧落寞的老屋,总会牢牢锁住我的目光,恋恋不舍地回望,直到老屋渐渐在视线中消失。我甚至停车留连,在屋子四周仔细瞻仰,拍照。我总想把这些渐渐消失的老屋装进记忆珍藏起来,留点对逝去岁月的念想。

我心中极其仰慕那些承载厚重历史的古村,羡慕生活在积淀浓厚人文历史古村的人们。那里有一代代先人留传下来的独特精华,有深厚的历史底蕴。门前屋后是密密麻麻的橘树林,亦或飘逸俊秀的竹林,家家户户一排排紧靠着,或由若隐若现的青石板路相连着。清晨柔柔的雾霭氤氲而生,河面上笼罩着一层层薄薄的水纱。平滑潮湿的青石板路上,蹬起一串清脆的鞋声,有汲水的健壮男子,有洗衣的灵秀女子。早晨的薄雾淡淡地挥洒在河面上,男子在河这边,姑娘在河那边,就这样在雾气渺渺中,悠悠地,远远地看着。

我曾经渴望做一个这样的村镇姑娘,这是我成长历程缺少的人生体验。

从冥想中拉回思绪,想起自己的故乡,脑中闪过一幅幅的图景,我在这些图景中徘徊,充满了苦涩的甜蜜。随着父辈不断迁移的旅人啊,每一段短暂滞留的贫瘠地方都是故乡吗?每一间暂住过的简陋屋子,都是故乡的老屋吗?

在高山村光地某一处废弃的老宅基地前。妈妈告诉我,我就出生在这块宅基上的老屋子里。老屋拆了,没有留下一点旧时的痕迹。

两岁后我们全家迁到光地纸厂新建厂部宿舍。这个建在半山坡上的两层砖木宿舍楼,有几条台阶路来连接楼房和下一坡台上的厨房。

楼房上下两层,一间间的宿舍共用长长的走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姑姑各有各的房间。爸爸妈妈带着我们姐弟四人住在二楼的一间屋子里,里面简单地放着爸爸妈妈结婚时的家具。有一张老式大木床,一个老式衣柜,一张粗重的书桌,两个大木箱。这些家具都漆成喜庆的大红色,雕着一些简单粗拙的鸟卉图案。

不知是妈妈不善于整理屋子,还是因为妈妈那时像个男工一样在山上干活,我们的屋子总显得粗陋凌乱。让我对精致生活有初次体会的是二叔的婚房。二叔是家里唯一没有遗传这个家的基因的,长得瘦弱,爷爷让他学做裁缝,他看上了长得娇小漂亮的二婶,好不容易娶得美人归。后来的事实证明,二婶是个有远见、非常会过日子的旺夫女子。二叔二婶的婚房也在二楼的一间宿舍里。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房间,二婶会把屋子布置的那样精致美丽。也是一样雕花的老式木床,但罩上了飘飘的白色床幔,里面摆放着叠的整整齐齐的崭新干净的被褥。衣柜玻璃上镶着精致的洋娃娃图案,一个披着微卷的长发、穿着漂亮裙子的娃娃,让我隐约窥见这世上可能存在的另一个我无法接触的美妙世界。现在想起来,好像也是那些家具啊,可二婶布置起来的那个屋子氛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生活的精致美好情致。那时在我心中,天上仙女们的闺房,大概就是二叔二婶的房间那样的吧。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一家六口人都在那张大床上睡觉,挤得无法翻身。后来爸爸拼命利用上工之余做点零活,攒了点钱,做了另外一张简单的木架子床,一家人才有了舒服点的睡觉空间。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