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二三事(2018年4期)

2018-09-13 15:48:13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郑正华  

我不太爱喝酒,酒量更谈不上,但身边有关于喝酒的故事甚多,发生在相熟的人身上,写下来也觉得颇有意思。

我的一个姑爷爷,绰号“大灯笼”。六十多岁的人了,一天三餐离不开酒。他们做农活的,早上起得很早,天还蒙蒙亮,先到灶台上摸一瓶黄酒,配一点自己家炒的黄豆,仿佛从舌头到五脏六腑刮过一阵春风,这才真正苏醒了。豆子刚嚼几颗,半瓶酒就下肚了,再吃一大碗干饭,精气神全来了,扛把锄头,雄赳赳下地。中午风尘仆仆地回来,随便擦个脸,嚷嚷道:大宝二宝老婆子上桌吃饭!大宝二宝早就爬上条凳笑嘻嘻坐好了,未待奶奶将饭菜端上来,老爷子就把酒倒满了,用筷子头一沾,大宝舔一口,二宝也舔一口,都被辣得张牙咧嘴,嘘嘘直叫,“大灯笼”爷爷更是嘎嘎笑,一人再赏一把花生米当零嘴吃。每一次,两个娃娃都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可每一次,他们又很期待这样刺激的游戏。酒这东西,让这里的孩子有了最原始的冒险精神。

老爷子爱喝的酒是村头买的二锅头,度数高,还便宜,说不上好坏。中午喝酒,主要为了解解乏,去去暑,下午还要干活,所以速战速决,好去睡觉。晚上就不一样了,时间很宽松,即使就着自家翻炒的黄豆子,一碟腌菜,他也能眯着眼睛哼着曲儿,自饮自酌到很晚。

老爷子酒量好,人缘也不坏。村里办大事,插秧、打谷、庙会游行都少不了他,因此喝酒的机会很多。过年过节来亲戚家吃饭,谁都知道他好酒,专门买了高度的白酒专供他喝(低度的喝不过瘾)。他喝酒相当自觉,完全不用劝,别人用啤酒敬他,他二话没有,一杯白酒仰头就干掉;他敬别人,也是一饮而尽;有时候旁边的年轻人互敬时会赖一赖皮,嘻嘻笑笑讨价还价不肯喝,姑爷爷就端起酒杯在桌上重重一顿:“小子,喝个酒还啰里啰嗦的。来,我陪一杯!”,说完酒已经进肚了,豪气得很,年轻人只得硬着头皮干完。一般而言,高度白酒喝一喝是要配点热汤缓一缓的,否则很容易上头。刚巧,喝到一半,汤不大够了,正要去再煮一锅,姑爷爷大手一挥:“不用不用,省得麻烦啦!”,说着将手边的一罐啤酒咕嘟咕嘟灌倒肚子里了:“这不就好了吗?”,一桌子的人都看傻了,以酒解酒,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这位姑爷爷酒胆壮,酒量好,可也经常喝醉。他喝醉了不吐也不闹,只是圆嘟嘟的脸红得发涨,直红到耳朵根上,连花白胡子都成了橘红色,活脱脱的一个大红灯笼,绰号由此而生。日暮下,他横披着衣服摇摇晃晃地走在村里的石板路上,笑眯眯的,慢慢悠悠,一脸满足,后面跟了一群小娃娃,拍着手跳着脚笑:“灯笼爷爷喝醉咯!灯笼爷爷喝醉咯!”。

我爸曾经总结说,喝醉酒分为四个阶段:一开始是豪言壮语,然后胡言乱语,接着自言自语,最后不言不语。这一点他深有感触,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喝多了就爱说话,说醉话,说大话。他最常说的醉话就是要给我们娘两买东西,一身酒气万丈温柔地搂着我:“乖女儿,想要什么,跟爸说,爸给你买,爸有钱!”,我马上说我想要一百块零花钱,他豪情满怀地一拍茶几:“好!明天!”,又拔高音调转头去招惹我妈:“老婆,好老婆,你想买什么,买!买!我有钱!”。我妈一把热毛巾甩过去:“买你个魂!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充你个大头!”。果然,第二天酒醒了,我再向他要零花钱,他完全把这事儿翻篇了:“我有说过吗?不会吧!我的乖乖,醉话,酒话,你怎么能信呢?”,闹也无用,我爸最多补偿性给个十块八块的,也好,聊胜于无嘛。所以对他出去喝酒这事儿,我基本是没有异议的,可我妈就不一样了。

印象中他喝得最高的一次,就是说要给我妈买条金项链,我妈早就防着他了,立马拿我学习英语的复读机给他录下来了。老妈对那条项链心仪已久。第二天,我爸酒醒了,刚要反悔,我妈将复读机一摁,铁证如山,悔之已晚!我爸还想狡辩“醉话不能当真”那一套,老妈气得直接捶桌子了:“行,那你以后不许再出去喝酒了!”,我爸这才乖乖跟我妈去了金店。

后来我经过对比才知道,像我爸这样的,喝高了说点大话什么的在酒场子里根本不是事儿,那算是很有酒品的了。我的那些狐朋狗友,俨然就是上演酒场现形记。有的喝多了爱吐,吐得排山倒海,到处都是,简直裹着胃酸过夜;有的喝多了爱哭,尤其是个别五大三粗的男子汉,也不知道平日里是受什么委屈了,灌一点猫尿就哭得声泪俱下,捶心捶肝的,活像个小媳妇儿,那是真哭!有些人一喝高就飘,炫富,往死里炫,张嘴闭嘴我家怎么怎么的,好像他吃的都不是五谷杂粮。说急了还把金戒指撸下来硬要送人,第二天估计肠子悔青了。有些人一喝多就闹,抱着电线杠子不回家,拉都拉不走,非要以天为盖地为席。想想真可笑,世人累死累活孜孜以求的大house,建筑商引以为豪大卖特卖的现代家居,却是一个个喝醉了都不愿意回去的鸟笼子。还有几个文友,热衷于好酒出文章,一言不合就吟诗作对,说什么人醉心不醉,众人皆醉我独醒。踉踉跄跄,穿杨过柳地高声诵读唐诗三百首,还引以为荣!吵得整个小区的人都伸头去看。

可见酒是一剂良方,让人一下就回到本真。

喝醉酒的故事很多,最好玩的是这位--我的老同学,兵哥哥一枚。要知道,想和他吃一顿饭是很不容易的,军人嘛,以服从为天职,哪里需要去哪里,时间根本不由人。就因为机会难得,同学们都特别热情,开足了马力敬他。我们兵哥哥也是豪爽的人,又都是老同学,所以来者不拒,见人就喝。直到大家喝得面红耳赤,热气腾腾,哎,一转身,怎么兵哥哥不见了?又过了大一会儿,还是不见人影。大伙有点急了,怕他喝多了出事儿,赶紧去寻。寻至包厢的卫生间,一推门,就看见他抱着硕大的马桶醉倒在地了,洗手池里水还呼呼直流呢!同学们赶紧过去叫他:醒醒,醒醒!没想到,原本醉得不省人事的他“噌”的一下就跳起来了,闭着眼睛一个劲的往外赶人,嘴里含糊不清地叫着:“快走,你们快点走!洪水又来啦……危险……好大的水啊,我顶着,你们快走,走!……”

同学们愣了十秒,都哭了。这家伙刚从一线参加完抗洪抢险回来,领导特批的,路过探亲,第二天就走。大家不约而同地围过去,把他抱得很紧很紧。

这些年,我们喝了太多了场面酒、饭局酒、人情酒、不想喝却不得不喝的酒。而真正想喝的酒,要见的人,能说的话,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也会发癫,打电话给我最好的闺蜜,说真想和你醉一回。闺蜜哈哈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国外挣美元呢,一年回不来。”有时候我很想怂恿我爸,让他像年轻时候似的,喝高了,靠在沙发上,豪情满怀温柔万丈地搂着我,说要给我零花钱的大话。可是我爸年纪大了,血压高,心脏也不太好,老妈不让他再碰酒。

所以,如果还能肆无忌惮地,痛痛快快地喝一场酒,哪怕醉了,也挺好的。

(责任编辑:李龙年 作者:吴咏虹)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