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竹影钟声(外一篇)(作者:陈芩)(2018年第6期)

2019-01-25 14:56:30  来源:南平文艺网  责任编辑:过薇  

建阳崇雒莲源山,山高林密,峰峦深秀,山势巍峨。上山之路,弯曲盘旋,车辙很深。高大乔木,挺拔翠竹,蓊蓊郁郁,绿得奢侈。深山之中,蝉唱鸟鸣。细泉涓涓之侧,树木幽然之处,古寺依山而立,名“如是”。

  如是寺,曾经晨钟暮鼓,法门大开,香火之盛,甲于闽中。

  寺庙建于唐代咸通年间(860—873),原名崇福寺。元至正十九年(1359)重建后,更名为如是教寺。因为,它供奉的是“如是老佛”。

  如是老佛,即宋绍兴元年来莲源山的暨存真。至今,水吉一带还流传着他的许多故事,“瓯宁暨存真,人有疾病,饮以法水立愈”, 道光《建阳县志》载:遇干旱,能呼雨;遇灾涝,能呼晴。暨公是以能为民呼风唤雨、除去痼疾沉疴的神医受到后人的供奉。

  《建瓯县志》载:“宋,如是庵,暨公名存真,水吉人”,“性喜耕耘,绍兴辛亥(1131)往莲源深谷中”。暨公喜欢砍柴种田,以山路为车为舟,游走四方,为民除害,声名百里。他在宋绍兴辛亥年来到莲源山,壬申年(1152)坐化,在莲源山二十一年。相传,暨公坐化于崇福院,十天不坏,人们用香泥塑了他的肉身,供奉在大殿里。因他曾在崇福院歇脚的“单票”上写“如是”二字,于是后人建庙宇供奉他时就以“如是老佛”相称了。

  关于暨公老佛的民间传说很多:莲源山曾经出了一只蛇妖,能幻化人形,淫人妻女。乡民祈祷暨公老佛施法术,除了蛇妖,将它降为无毒泥蛇。方圆百里百姓有疾,暨公以山间百草和清泉为药,为民除疾。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如是寺萧衰几废,兴建几起。明万历六年(1578)院毁,九年重建,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募修,清乾隆、道光年间重建,光绪二十二年(1896)再修……2008年,如是寺又毁于烛火,后由现在的主持释泽喜法师募善款重建。

  容颜斑驳的如是寺,如今,殿宇生辉,重焕光华。

  如是祖殿座西北朝东南,庙门白墙红瓦玄柱,两边各有一尊半蹲的石狮。庙宇重檐三层,脊背起翘,在青山的衬托之下格外庄严肃穆。庙宇内顶为圆锥状藻井,布满装饰性斗拱。大殿正中上方有道光十年书写的“泽被万民”横匾,中间天井上方有敕建“如是祖殿”竖匾。门首有联二副,一阳一阴。柱子上是凸起的阳联“莲源山明水净,如是竹影钟声”。门旁一联为凹下的阴联“天竺峰夕照宝莲座,唐迄今名谷显遗迹”。横批为“如是现光”。重修后,柱子上联改为“莲源风景水长流,如是钟鼓响明生”。据说,以前莲源山晚钟敲响,能远播诸峰。回首再看看来的路和那浓郁的树,吐纳山中新鲜气息,果然“山明水净”,心中顿感澄澈。

  如是祖殿旁,有大雄宝殿。殿门有一联,上曰“大慈念一切”,下曰“慧光炤十方”,横批“笑口常开”。这是今人对暨公老佛大慈情怀的评价与敬仰,是对现今生活平静安宁的祈祷与向往。

  两殿之前,有一座六角五层佛塔。塔上绘有青松、明月、清泉、翔鸟图案。佛塔的两旁是香烛架,人们在此点香烛,以恭敬之心礼敬暨公老佛和苍天厚土。

  斯山斯寺,竹影钟声,香烟缭绕,有佛慈悲。

  暨公老佛,有无边法力和慈悲情怀普济众生,是建阳本土供奉的最成功的神祗之一。他的成功在于治病救人,庇佑百姓。济世救人是宗教的根本,他是天地赐予的神祗,是拯救苦难的使者,在一方民众的宗教信仰里,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无论是流离于乡野,还是恭立于庙堂,兼善天下,都是历代士人汲汲所求。他虽是区域性的神佛,但已是一种文化底蕴和乡土精神,承载着历史的积淀。

  我曾经在邵武的福山,也看到过“如是”二字。走上福山通幽之径,不久,见翼然之亭,亭旁山坡上的阁楼,叫做“如是居”。“如是”的后加了一个“居”字,也许是在追求一种更平和更接近世俗生活的精神境地吧。

  抬头望,天高云淡。风,从山谷下黄绿相间的稻田里吹上来。寺庙,那白墙那红瓦在青山的掩映之下,在淡淡的阳光之下,格外清寂。寺庙旁,竹影婆娑,绿意连绵。有许多高大的枫香树间杂在竿竿翠竹之间,阳光透过竹叶树叶,洒下斑斑驳驳的影子。偶尔飘下一些落叶,飞舞着给幽静的山间一点诗意。

  这时,手机响起,是远方好友的问候,我告诉在家乡如是寺。结束谈话,几秒种后,是好友的短信:

  “牵挂无言,惦念无声;阳光普照,一身平安。如是”。 我,内心温暖。

  “万籁此都寂,惟余钟磬音”,诗句在山间缥缈。此刻的我,望着“如是现光”的牌匾,望着袅袅升腾的青烟,望着如是寺周围的参差烟树,身心俱静。细听天籁,无声。唯有庙宇里的木鱼敲响,经声和着大殿音箱里传来磬钹和谐的梵音。

  ——梵声清越,境若天外。

  莲源山明水净,如是竹影钟声。

山河小记

 

  一座山,一条河。

  山,是砚山,它中峙雒田。

  河,叫芹溪,它蜿蜒九曲。

  阳光泼洒的夏天,我来到这山水之间。先登砚山,后临芹溪。

  取道崇雒的横源村,三人行,一路攀登。山下路旁蒹葭蓁蓁,茶叶晶亮。绿,在眼眸中肆意泼染。一路有小花芳草为伴,波斯婆婆纳,蓝色的。地稔花,紫中带红。昭和草,像蒲公英,浪漫一些。

  从小径走不久,就有石蹬。古道两旁,初林高照,藤蔓交缠。人,在阳光斑驳的路上行走,不久就到高人梯了。

  过高人梯,见到有大石上刻“高人座”三字。不远,又有大石块兀立。墨色,形如案、如砚。史书记载砚山“山之西有石,端平如案,上有二处微黑,隐隐然若砚状”故名之。据说这砚,又是孔夫子所遗,又叫孔山、夫子案山。

  砚山,是道教七十二福地的第三十一福地。《建阳县志》载:汉淮南华子期曾隐居此山炼丹得隐仙灵宝法,骖鸾而去。今留有炼丹台,高人座,高人梯,隐仙亭等遗迹,旧有砚峰教寺。朱子《芹溪九曲诗》亦有“隐仙亭”及“仙踪”之语。

  快到山顶,传来犬吠。女人吆喝那狗,并告诉来人:“没关系,这狗不煞”。

  “不煞就好”,是一声回答。

  “煞”是本土话,指很凶。在砚山顶上,听到这样的乡音,温暖。

  “僧归林下柴门静,麋鹿衔花自在游”, 没有麋鹿,山顶,寂静,一只飞鸟,鸣叫几声,又去了。

  “砚峰教寺”杳如黄鹤,眼前的屋子上只有“砚山文昌宫”牌匾,两面墙上挂满了一个个小签。从“老君开化”到“满筒仟”,每一个签都有一个故事,当老师的我,职业使然,记下了劝人珍惜时间,颇有教育意义的“断机教子”一签:

  莫把亲晚两般心,

  一寸光阴一寸金。

  失落黄金有寻处,

  失了光阴无处寻。

  两位采菇的女子两晚驻守在庙里,她们邀我们吃午饭,于是我们吃到了从未吃过的喇叭菇。甜脆香嫩。

  下山,下起大雨,在雨中仔细找有文字的石块,一块石头上正面,找到了“中峙雒田”四字,惊喜。

  峙,形声,从山,寺声。稳固地、高高地立起。如曹孟德的“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砚山,就耸峙在雒田里这一块土地上。站在砚山俯瞰,绕着山脚的田野有小村,我知道它们的名字,孔山、岭下、桂源、东田、芹口……

  一阵雨后,天晴了,太阳好大。响晴的天,秋雨洗过,湛蓝如初。

  后来,又找到了“陈王前珉”四字。三人不知何意,只做猜想。

  仙境也好,凡俗之壤也罢。砚山的故事和砚山的历史都凝结在这些石头上,石头又化为今人的猜想,永久的耸立,直到百年、千年,直到永远。

  下山,我们来到将口东田。站过横跨芹溪的石桥上看芹溪,流水潺潺,狭长曲折,宛若飘带。朱熹曾假借舟楫,一苇而如,到雒田里拜访隐居在芹溪六曲处的表兄邱义,沿溪美景,就定格在《芹溪九曲棹歌》之中。

  五曲峰峦列翠屏,

  白云深处隐仙亭。

  子期一去无消息,

  唯有乔松万古青。

  这是朱熹笔下的五曲,子期已遥远,唯有满目青山。一曲庐峰之月,二曲斜阳渔歌,三曲南山白云 ……“凭谁染就丹青笔,写出芹溪九曲图”,《芹溪九曲棹歌》,从芹口写起,溯流而上,描摹了一幅从建阳将口到崇雒山水优美的风景长卷。

  关于芹溪,宋人还有许多诗句“有九曲栽芹,一峰横砚,江上听春雨。”“芹溪上,把等闲出处,付与沧浪”,足见宋代芹溪的知名度,这与自称“芹溪处士”的邱义(邱子野)有关,是他的“隐士”情怀的影响。

  沿着小溪两边的小道,遥想朱熹当时一舟一楫飘然水中,一个人的一生能够有多少的岁月?朱熹的生命尺度,和着千山万水永远留在人们心中。当然,理学的文明教化也随着江山永固。

  这一片山水,和它有联系的不仅是朱熹和邱义,还有几位,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法医学鼻祖宋慈、济世诤臣范如圭、四朝元老范致虚……

  来登砚山的前一天,友人神秘的说,砚山有朱月午。

  朱月午?咋一听,名字像金庸笔下会武功又多情的美丽女子。

  后来明白了,“朱月午”就是“红菇”,一种真菌类山珍。

  我知道会长“红菇”的地方,它要有富饶的土壤。的确,在这一方富饶的土壤中,不仅会长红菇,而且还开出了文明的绚烂花朵。

  我固执地认为,朱熹往来于砚山和芹溪的那一段时刻,应该是这一方山水的光辉时刻。

  现在,这一方文化浸润的山水新村林立,百姓富庶。这是故乡的先贤圣哲们所没有看到的。

  砚山依旧,芹溪长流。

 

 

                                             责任编辑:李龙年

                                             题图摄影:陈遵鹤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