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远(外一篇)(作者:张建光)(2019年第1期)

2019-04-16 11:51:25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过薇  

请金庸先生到武夷山,是我与浙大党委书记张浚生多年的约定。时空流转,职务几变,但我们对先生的敬重依然如故,2008年9月25日,先生终于携夫人成行。

武夷山似乎与金庸先生有着前世缘分。中央电视台改编的先生作品《碧血剑》《鹿鼎记》《倚天屠龙记》《侠客行》等电视剧,都是张纪中导演在此拍成的。先生武夷之旅确实置身江湖之外。乘竹筏,游九曲,指点三三秀水,六六奇峰;品岩茶,听故事,观看山中云卷云舒;访书院,进寿观,说文论道,畅谈古今。行走山水之间,他对溪中的大卵石尤其喜爱,认为它们历经沧海桑田岁月流水打磨,浑然天成又充满灵性智慧,诚恳提出能否赠予一块。细问之下才知,2005年他以八十四岁高龄赴剑桥读书,上年获得哲学硕士学位,现在继续攻读博士。他希望在毕业之时,用武夷灵石题词刻诗作为纪念献给母校。武夷山同志一口应承。后来不知怎样。如果事成想想那是如何不一样的风景:剑桥校园中早有一块刻着徐志摩“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诗句的石头,而另一块则是其表弟金庸先生的。武夷山市委、市政府提出要授予他荣誉市民,他同浚生书记商量后回答:“我看可以,此地山水人文很美。”在旁的我不禁想到,武夷山是世界为数不多的自然、文化双重遗产的圣地,她同天下文化人心灵同频共振,所以武夷山,武字当头,文在其中。

已是武夷山的市民了,就要为武夷山做些事。先生决定和当地武夷学院师生开个座谈会。自以为肯定要由我来主持,担心山区的学生不了解他,便精心准备了个主持稿。其中对先生的称谓颇为踌躇,思来想去还是称为大师吧。金庸之大,大在头衔。英国政府O.B.E勋爵,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衔,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新加坡东亚研究所荣誉学士,国内几乎所有一流大学的名誉教授。香港“大紫荆勋章”及文学创作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金庸之大,大在贡献。先生开创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先河,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开疆拓土的意义,愉悦了几代中国人。创办了最具人文情怀的《明报》系列。就在他来武夷山期间,温家宝总理在美国纽约接受《明报》记者采访前,还特别询问是不是金庸先生创办的《明报》。他还是香港“基本法”的主要起草人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他多次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幸福地回忆起与小平同志相见的情景:见到先生对“熊猫”香烟十分好奇,小平同志将香烟塞满他的所有口袋。金庸之大,大在智慧。大师学贯中西,才盖今世。“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外加《越女剑》,是他创作的十五部小说。书中琴棋书画、诗词典章、天文历算、阴阳五行、奇门遁甲、佛道儒学,无不涉猎,莫不精通,简直是集中国文化之大成。就是武夷山虽然初到,但一谈起发生在这块土地上古事人文,竟比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们都要熟悉。金庸之大,大在传奇。为文风行世界,影响今后;为商富比陶朱,长袖善舞;为政纵论时局,参议国是。

谁知一到武夷学院,形势出乎我们的意料。闻说先生到,不仅师生们来了,外地的文学爱好者也蜂拥而至。只能客纳数百人的会场一下挤进上千人。先生声音不大,又是一口吴侬软语。会场的音响又不给力。大家一商量,座谈会只得改成了报告会,交流换成问卷,先生的报告由张浚生书记翻译,开场白也不作了,直接让先生开讲。我认真准备的主持词就成了今天文章的注脚。好在先生的演讲和答问十分精彩。虽然先生的年纪与听众相差半个世纪甚至更多,但是大家对他的了解超出我的预料。所提问题也十分专业。看得出先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报告会在热烈如火的掌声中结束。听众相拥而上请先生签名。我顿时紧张起来。临来之前,先生夫人林乐怡女士再三交待我,不要让先生签名,以免累着。我连忙伸手去挡,谁想先生见了几位可人的女生,竟从我的手臂伸过手接过她们本子。回到住地,我对林女士说:“夫人交待的任务我完成了。先生只给几位男同学签了名。”谁想到林女士面带笑容说:“肯定是女生啦。”

我也不能免俗。傍晚拿了两本先生的著作,想请他题签。先生到武夷山几日,他的书籍迅速脱销,书店紧急外调,以致不少盗版的“金书”也涌入武夷。想请先生签名的人几乎不择场合和手段。我一进屋,先生站起来说:“你不是喜欢围棋吗?我们手谈一下”。说完不顾满屋子的客人,其中不乏领导,径直来到棋桌旁。我知道先生的脾气。当我跟他谈起一位“失节”文人也来过武夷山时,他马上打断我,说“不要提他,会脏了耳朵。”我理解先生不胜其烦的心情,马上摆棋与他对弈。围棋是先生在武夷山期间的重要话题。先生的作品塑造了众多善弈的江湖豪侠。有人作了个统计,竟有十二大围棋高手。《天龙八部》中描写了个“珍珑棋局”,让人至今着迷。“这个珍珑变幻百端,因人而施。爱财者因贪失误,易怒者由愤坏事。段誉之败,在于爱心太重,不肯弃子;慕容复之失,由于执着权势,勇于弃子,却说什么也不肯失势。段延庆生平第一恨事,乃是残废之后,不得不抛开本门正宗武功,改习旁门左道邪术,一到全神贯注之时,外魔入侵,竟尔心神荡漾,难以自制。”先生借围棋说人喻理,生动准确的道出了三位书中重要人物的性情,也阐明了人世间哲理。武夷山是中国围棋之乡,我向多位国手讨教过,曾被聂卫平老师称为“骨灰级棋迷”。他们都和先生相熟。我打听过先生棋力,聂大帅很干脆回答在我之上。先生也问我与国手们下让子棋战况,听罢哈哈大笑说:“那你的水平与我夫人差不多。”对弈中我发现先生果然对围棋颇有研究,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有道是乱拳打天下,围棋中有种说法,应之无理则更无理。我就以此对之,先生果然十分不适应我的下法。也许他年事已高,也许他有意礼让,居然让我赢了棋。我得意之时,仍不忘请他题字签名。当我看到先生题签时不禁愕然,“中国最称职的部长”——我既担当不起,又不能将此示人,这不白签了吗?我抬头看看先生,他倒一脸戏谑。我想,这棋下到最后,输的还是我。

 

王者气象

 

说来惭愧,身在福建却对“开闽三王”知之甚少,二王王审邽更是不甚了了。问了一些人,连其名审邽的邽(guī)都读错了。好在杨国栋先生寄来了大作《闽王王审知》长篇小说,让我领略了“王家三龙”开疆拓土福建的铁血风采,明白了五代十国并立天下大乱中,福建能偏安一隅的历史原因。

而真正了解二王审邽却是到泉州丰泽区采风。那天,我来凤山拜谒,这里是他安息之地。《旧谱》载,凤山“发源于太圭山,分羽翼而翔其下为坟,右有甘露庄,左近棲神之祠,乃清菓院,其势峰隆而左右起伏如翼。中自巅而下,奇石叠嶂,林木葱郁,传说‘丹凤朝阳穴’,王审邽之墓即在其麓。”墓南临水,现有草邦水库,南宋状元拜相的梁克家亦葬于此。山丘起伏似卧狮,有五座小山并列,故曰“五虎朝金狮”。正如世人所言,“狮子锁水口,风水往里走。”走过一片林间空地,只见一座四柱三开间的石构碑坊凌空而起,上有匾额“武肃王陵”。一路神道上分列着成双成对的文官武士、石羊、石狻猊。最高处安卧着“唐武肃王王公审邽”。王陵墓长约百米,宽约百尺,占地数亩。墓丘呈马鞍形,墓环则是马蹄形,四周遍砌青砖,上部封土,基石均为三级石弥座。墓碑前有四个坪台,设58级台阶。伫立墓前抬眼望去,山不很高,陵园也不很大,不过却让人感觉到王者威仪。因为后唐著名进士徐夤所作王审邽碑记中有句“皇者天皇,绩者勋绩”,此山更名为“皇绩山”。我反复咀嚼着这八个字,历史的风烟在眼前缓缓升起。

皇者本是平民。公元878年黄巢揭竿而起,屠夫出身的王绪也拉起了队伍,自称将军,从安徽杀进河南固始。生活于此三王昆仲也被裹挟其中,然后一路向南。王绪治军不严又妒贤,“王家三龙”取而代之,众人推举大哥王潮为帅。公元886年王氏兄弟率领八十余姓近万义军,克泉州而居全闽,统一闽彊,鼎建闽国。初始,王潮自领泉州刺史,命二王审邽治州事。三年后实授泉州刺史,一任十二年,后其子接任也是十二年。在这期间泉州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真可谓居功至伟、“绩者勋绩”。 一方面,二王奉行“招怀离散”“省刑惜费”,广施仁政,吸引战乱流离失所的乡民返回原籍,借给耕牛农具,资助修建屋舍,农桑经济迅速复苏,水稻、棉花就是那时引种的。另一方面,大力发展海上贸易,开拓海上丝绸之路。往北,可抵日本、新罗等国家;往南则连接东南亚,甚至中亚阿拉伯等国。一时间,泉州百废俱兴,生机勃发,昔日荒蛮之地成了“海滨邹鲁”。刺桐港也成为与亚历山大港齐名的世界第一大港。皇绩山、皇天厚土、王者风度全是二王的丰功伟绩堆积而成。

应“三王研究会”会长和秘书长邀请,我来到市区南俊路千年古刹旁,拜访“开闽三王祠”。三王祖祠建于明万历年间,原来的面积很大,现在的祠庙是1999年按照旧有的风貌复建的。祠坐北朝南,有着明清时期闽南建筑风格。采用了悬山式燕尾脊穿架构的设计,上下落三开间,中有天井及两庑。配套的还有大门、画廊,上下护厝和花厅等。祠庙不大,却布局精巧,古朴素雅,文化氛围很浓。祖祠入口门额牌匾是中共中央原候补委员王汉斌题写的,祖祠外画廊嵌有青石影雕“五代闽国三王史画”十二幅,生动形象的描述了三王开闽历史。祠厅前梁悬挂着新加坡前总理王鼎昌题赠的“开闽第一”墨宝,而后梁则悬挂着北宋书画大家米芾的“一本三宗”手迹。研究会找了一位老人给我介绍二王审邽。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的智勇,而是他的品行;不是他的武略,而是他的文韬。二王审邽在三兄弟中读书最多,通晓儒学,深明春秋大义。他与中央王朝保持高度统一,反对分裂。他谦逊有加,当大哥王潮去世,三弟审知要把执掌福建的大权拱让,他以“审知有功”为由,坚执不受。他最重文教,招贤纳士。公元902年,二王遣子延彬在泉州西郊唐安乡修文里(今丰泽区北峰街道)建招贤院。请来右省常待李洵、翰林承旨制诰兵部侍郎韩偓、监察御史黄滔、秘书省正字徐夤、京兆府参军翁成赞和太学博士倪曙等文人名士,纵论国是,出谋献策,讲学传道,切磋学术,吟诗作画,教书育人,使得中原文化在泉州乃至八闽迅速传播,生根开花。五代时,泉州进士仅有6人,及至宋代,泉州拥有进士862人(不包括特奏480人),先后有4人中状元,八人位居宰辅之位。《全唐诗》收录了泉州诗歌340首。以致二百年后的朱熹到此赞曰:“此地旧称佛国,满街皆是圣人”。环看祠庙内外,文气满满,王气满满。却原来,王者气象。不能“只识弯弓射大雕”,更重引领“风骚”。

与泉州朋友交谈中发现,他们对二王审邽的爱戴溢于言表。读史方知这是有历史渊源的。义军本来兵指中原,是泉州人不堪当地原来统治者欺压,公推张延鲁一干人带着酒菜赶到闽北南剑州(今延平),硬是将三王迎回泉州。张延鲁为配合义军攻占泉州还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从一开始,泉州人民与三王义军就建立了休戚与共、生死相依的关系。泉州人民拿出最好的风水宝地,让二王审邽安息,而且世世代代精心护卫。一千多年来,开闽三王惟独审邽陵墓未被盗墓者染指。会长和秘书长拿出图纸告诉我,他们还准备在政府的支持下,将皇绩山开辟成二王审邽文化园。我从皇绩山归来时,曾看到一方大墓,修得十分气派和讲究。陪同的街道干部说,那是一位大老板为其先人所修。我想只要有权有势或者有手段,这一切不难做到。但是,有道是“才情者,人心之山水。山水者,天地之才情”。王者气象,自在天道人心。

责任编辑:李龙年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