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村的夫妻岩(作者:大 漠)(2019年第2期)

2019-05-20 15:31:49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过薇  

那一天,贵生叔带我看了端坐水上的夫妻岩,还讲述了夫妻岩和母猪寨的生动传说,为我揭开了前进村夫妻岩鲜为人知的一些传奇和谜团。

此前,知道太姥山有一处夫妻岩,高坐山巅的两座岩石,似在嚣嚣尘世中相依相偎夫妻,诉说着相思之苦。男的高大英俊,拥女入怀,女的小鸟依人,蜷伏在男的宽大厚实的胸怀里,向世人描绘了一幅红尘深深的缠绵,真可谓,此时此生,千山万壑,终可以相依相偎,朝朝暮暮,永世无悔。

还知道张家界也有一处夫妻岩,两座山峰酷似一对男女,年年岁岁,耳鬓厮磨,窃窃私语。据说,此夫妻岩还有一个美丽而缠绵的传说,天宫仙女下凡和人间后生因情触怒玉帝而被点为石头,后夫妻岩被视为爱神化身,游人只要在其面前拜一拜,是初恋情人,就能忠贞相许,结成美满姻缘,是恩爱夫妻,就会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这两处夫妻岩均立在山巅,有山无水,似乎少了些灵性。而前进村的夫妻岩却是背靠着山,端坐在水,汇聚山的厚实与水的柔情于一体,加上山是绿色的,水是流动的,松溪河又在此处拐了个弯,打了个结,让湍急的河水一下温顺了不少。此处河面开阔,绿波盈盈,夫妻岩在青山中以白色凸显,倒映水中,且偶有鹭鸟飞过,颇有些“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

夫妻岩靠着的这座山名叫悬山,山不高也不大,遥遥望去像是靠在岸边,悬在河里一样,悬山之名想必也是如此而来吧。

贵生叔说,不要小看悬山,传说中它可是和历史上的三国时期扯上关系的。我好奇地瞪眼竖耳,半信半疑地听着他讲述那惊心动魄的故事:三国时期,曹操与孙权兵戎相见,曹操赤壁之战败落后,一支曹军溃退北上时,退路被孙权吴军围堵,只好被吴兵追着南逃,逃到前进村时,被眼前的松溪河挡着,无法逾越过河。残兵与吴国追兵一番厮杀后,曹军除首领外,全部阵亡。那位首领不愿受降,面对松溪河长啸一声,拔剑自刎割下自己的头颅,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头颅甩向河对岸,那颗头颅就成了如今的悬山。贵生叔还说,那位首领自刎之时由于用力过猛,造成小便失禁喷涌而出,在山上喷出深坑,即为今前进村民所说的白叶坑。又从白叶坑喷涌到底下的松溪河而成深潭。贵生叔说,他水性极好,村子附近的深潭他都潜了个遍,一个猛子就可以扎到水底,抱上水底的石头浮上水面来炫耀,可就这个深潭他潜游不到底,想必是当年那位将军悲壮的惊世一尿,以千钧一发的冲击力形成了如今这深不见底的河潭。

贵生叔拉着我在岸上往夫妻岩对面的山上看,也即是村里称之为母猪寨群山,清晰可见母猪寨由四座山峰组成,前立一山峰,后并排立三座山峰,若把悬山视作人的头颅移上前面的山峰,整个母猪寨的确像古戏文中背插三旗的武将,倘在对面高处的湛卢山遥望,会更加的逼真形象。我问贵生叔此地为何不叫壮士山或英雄山,而取一个似乎与传说搭不上干系的名称,贵生叔摇摇头,也不得而知。看着三国魏军首领背插三旗,无头站立在松溪河畔,想象当年那悲壮的横刀一刎,心里的感慨和崇敬油然而生。

回家认真查阅了三国时曹操攻打吴国的相关史实,一些事实倒还真的与贵生叔所讲述的传说有些吻合,也有推测的合理性。据史料记载,孙权吴国首都建于江南的吴(今苏州),距闽北不远。曹操也的确在公元208年挥军南下,目标直指江东的东吴政权,当时东吴首领孙权面对大军压境,是战是和度步难定,周瑜及时从鄱阳湖赶回,认真分析了曹操远道而来作战的种种弊端后,让孙权决定迎战曹操,于是周瑜为水军大都督,用火攻之计在赤壁大破曹营,这就是有名的赤壁之战。史料还有记载,东吴当时在闽北正式设立了建安(今建瓯)、汉兴(今浦城)、南平(今南平)三县,福建当时的重心也在闽北,中心在建安。故闽北当时很有可能成为兵家争夺的要地,大兵过境也就未必不可能了。

贵生叔还说了,母猪寨四座山峰,峰峰相连相依,是一块极好的风水宝地,为历代起义军安营扎寨之地,甚至一些倭寇山贼也常常盘踞于此。

站在岸边夫妻岩观景台,我的思绪还沉没在悲壮的历史传说中,眼光缓缓地注视着眼前的悬山,注视着相依相偎靠在悬山的夫妻岩,注视着平静开阔的溪水,涟漪四起,在夕阳下泛着道道霞光,心绪才慢慢的得以平复。

仔细端详对岸的夫妻岩,其脸庞、眉眼、口鼻都清晰可见。至于男女之分,均有一致的说法,论大小个头,里边大块为夫,外边稍小即妻。按照民间男左女右的说法,里面大块坐左,外边为右,两种推断较为契合。

第一眼望夫妻岩时,夫妻相依相偎,端坐水边,目光相向,神情安然,似在喃喃细语,细数家事和离别之苦。细看丈夫岩,又觉像丈夫转头默默注视着妻子,神情悲怜,充满关爱,像是有数不尽的满腹相思之苦要对妻子诉说,又像是夫妻相聚喜极而泣之神情,如此神态,不免惹游人心生怜悯。贵生叔说,据年长一些的村民讲,这相亲相爱,互相厮守,永不分离的夫妻岩,也有感人的传说。

相传古时前进村有一对夫妻,丈夫高大威武,勤快能干,妻子娇小玲珑,美若天仙,男耕女织,夫妻恩爱,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倒也幸福美满。不料,这一天夫妻俩进山到母猪寨砍柴时,被山贼王撞见,由此飞来一场横祸。

山贼王见女子貌若天仙,便心生歹念,想占为己有,于是号令手下喽啰欲行强抢,丈夫挥舞柴刀拼死保护爱妻,称如此便和山贼王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山贼王也是个豪爽硬汉,便与男子说,女人先抵于山寨,你下山筹粮数石换取,期限五日,到期筹粮未到,你妻即为压寨夫人。山贼王还对天发誓,期限内女人好吃好住,我汗毛不动。男人无奈,只得顺应山贼王所言。临别时,女人对丈夫说:“君快去快回,若是期限后未见君,我只以死相报。”男人泪如雨下,迅速作别。离开一段路后,面对母猪寨,男人双膝跪地,指天为誓:“爱妻,我三日便到,若有意外,只能九泉之下夫妻相见。”

不想男人下山时,正值官兵四处抓丁,被五花大绑充军而去。

而女人自丈夫离去,便日日夜夜祷告祈愿丈夫早日归来赎己。可五日期限已到,仍不见丈夫来赎,想着丈夫必是遭遇不幸,不禁晴天霹雳,为保贞洁之身,乘人不备,从母猪寨纵身一跃,跳河自尽。悬山有灵,把女子捞起点化为石,端坐水上,让后人敬仰其忠贞不渝。

男人服役三年后,被允回乡耕作,虽是心生绝望,仍一路归心似箭,日夜兼程,赶往母猪寨。但见已是人去楼空,遇一砍柴老伯,告知山贼已被剿灭,女人也跳河自尽,化为悬山石头。男人闻此顿时气绝泪奔,妻子既然命丧黄泉,自己苟且偷生又有何用,于是,急急跑向悬山,厮守妻子石身三日后也投河殉情。悬山念其夫妻恩爱,为其忠贞不渝所感动,便又显灵把男人化为石头,日日守候妻子身旁,便成了今天前进村的夫妻岩。

贵生叔侃侃而谈,仿佛在讲述一个就发生在昨天的故事,意犹未尽。

贵生叔的母亲是我奶奶的亲妹,我叫她姨婆,故按辈份我叫贵生为叔。奶奶和姨婆早已离世,记得小时候常随父亲到姨婆家做客,尤其是每年的正月,走亲访友的拜年,那是必去一回的。那时交通十分不便,更不用奢望有什么交通工具了,出了家门,都是以脚代步。从新铺出发,过梅口,经万前才到的前进。由于年龄尚小,走走停停,有时也趴在父亲背上让父亲驮着,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辰才到。只记得父亲喜欢光着脚走路,步伐快如疾风,害得我常常是屁颠小跑,气喘吁吁,根本顾不上欣赏身边的滔滔松溪河,好奇之心被父亲的脚步匆匆的拖着。好在有一回是跟着奶奶去的姨婆家,小脚奶奶走路还赶不上我,我走走停停,一路上玩了个够,看了个遍,真是觉得打娘胎出来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河流,但见河水滔滔,惊涛拍岸,总算见了世面过了瘾,好好地光顾了沿途的风景。河水上涨时还会看到许多木头首尾相连成长排,在松溪河疾驶而过,甚为壮观。奶奶说那是艄公在运送木材,运到下游的大城市去。记得那次和奶奶整整走了半天多的时间,姨婆听说我和奶奶去,特意让贵生叔到河里网了鱼,香喷喷地煮好,等着我们。

在前进村,贵生叔可是牛皮哄哄的,书没有读多少,天文地理却无所不知,且脑子还活络得很,虽为农民,却常年“不务正业”,跑业务、做生意,办工厂、搞加工,在前进村,也算一个赚得盆满钵满的潮人,率先盖了洋楼,买了小车,如今虽已六十有余,依旧身板结实,办事利索,话语如珠,滔滔不绝,驾起车来连年轻人也追不上。贵生叔还有个习惯,喜欢向村里的老人家打听村里的历史,收集村里的陈年往事和传说,还对村里搞旅游颇感兴趣。

前进村其实叫后泾村,这是中年以上的前进村人都知道的事实。它建村时间其实不长,和万前的百年蔗同龄,三百年不到,清朝雍正年间一先民拖家带口迁徙到此地,在如今的前进村对岸,土名称“后垄泾”的地方安家落户,种蔗为生。

前进村与万前村相隔近一里之地,万前村因至今还生长着世界罕见的“百年蔗”而扬名。据考证,“百年蔗”是清朝雍正四年(1727)种下的,村民魏世早祖上作为“风水蔗”而保留相传下来,它的宿根已有291年的历史,实属罕见的奇迹,因为世界上的甘蔗宿根寿命都较短,一般只有三至五年。如今,“千年松溪百年蔗”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前进村的先民也种蔗,与万前“百年蔗” 也许不无关系,如今村里也有一片“百年蔗”种植基地,就在悬山夫妻岩旁边,基地的主人是一个叫林荣胜的前进人,这个中年庄稼汉子夫妻恩爱,为给患病妻子治病,他四处想方设法创业,最后灵光一闪,利用村里古方制糖方法,在村里开办“蔗之恋”红糖作坊制作红糖。自古前进村沿河一带就有种植茅蔗(松溪方言:糖蔗子)的耕作习俗,茅蔗红糖也叫茅蔗糖,还有别称“糖蔗糖”的,是传统的女性营养品,营养价值是普通甘蔗制出糖的三倍,且一年只熬制一次,极为稀有,据说明清两代还是宫中贡品。当年在给红糖注册商标的时候,林荣胜想到几番受病魔折腾的妻子,想到千古恩爱的夫妻岩,于是取名为“蔗之恋”,意喻借夫妻岩千古的爱情,与妻子同甘共苦,相伴终身。如今,“蔗之恋“古方红糖作坊制出的蔗糖味道香甜,品味纯正。浪漫的“蔗之恋”名称让人不禁联想到夫妻岩的绵绵恋情。

“后垄泾”此后人丁兴旺,村庄盘踞扩大,有村民觉得“后垄泾”地势低洼,怕河水涨时会淹了村子,便又搬迁到对岸,因地名叫“后泾”而称后泾村。记不清是“大跃进”年代还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祖国大地大干快上,力争上游,上级领导到后泾村检查工作,很严肃地对大队干部说,大家都在迈着前进的步划,争分夺秒走社会主义道路,都在力争上游,你们怎么能是“后泾”村,不行不行,要快马加鞭,叫“前进村”吧,于是,前进村应运而生。

傍晚时分,我再次望着河对岸的夫妻岩,只见悬山身后,山峦起伏,层峦叠嶂,景色甚是唯美,正如我的老师现南平市文联副主席陈温萍女士看了夫妻岩,听了此传说后所说的那样,一幕”慷慨忠义,凄美爱情”的感人故事,传说中”一文一武”的传奇,造就了前进村这方”神灵之地”。

夕阳西下,夫妻岩在霞光和清澈河水映衬下,静静地伏卧在绿色群山的环抱中,更加的显现其逼真和浓浓爱意,离开时转头的那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夫妻岩这对患难夫妻隔溪传来的相互呢喃:拥你入怀,用我炽热的情怀,今生再世,不离不弃。

 

责任编辑:李龙年

题图摄影:范得平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