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在闽北(作者:杨国栋)(2019年第3期)

2019-08-06 10:58:39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过薇  

2012年8月21日,盛夏的灼热气浪被清凉的武夷山涓涓细流,以及山峦间飘荡的清风覆盖;风光旖旎,翠荫连绵,花枝摇曳,景色奇美中迎来了全国各地出版界、新闻界、文化界、党史界和政界的数百名嘉宾欢聚,共同见证由人民日报社出版、在红色革命纪念馆隆重举行的《方志敏全集》首发式,传导出芬芳馥郁又浓烈绵久的英烈方志敏红色革命精神文化遗产永留人间的强大气浪气息……

在中国大陆,了解方志敏的民众超多,几代人都读过他的名著《可爱的中国》《清贫》等,也知道方志敏是江西弋阳人,还知道方志敏早年是个文人书生,曾经担任过《国民日报》主笔,23岁就发表了《私塾》等白话小说,后来又创作了白话小说《谋事》和散文诗《哭声》等,在《民国日报》副刊发表。他的小说《谋事》曾经于1923年与大文豪鲁迅、郁达夫、叶圣陶等的作品,一道入选当年上海小说所编印的小说《年鉴》。如果不是内战爆发,方志敏很有可能成为蜚声文坛的大作家。

可是,为何《方志敏全集》的首发式,会在福建省武夷山市举办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走进方志敏短暂而辉煌的人生,寻觅他与武夷山、闽北,乃至福建的源流关系,从中获取英烈方志敏精神的涵养与文化的润泽。

出生于1899年的方志敏,自幼聪颖好学,才华出众。他16岁不到,就写下了这样的对联:“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洁梅兰”。对仗工整,立意高远,心性优雅,成为他后来在《可爱的中国》中表达对祖国大好河山一片炽热、挚爱与赤诚之心的前期预演和独到注释。随着那个时代的风起云涌,社会在大动荡大变革中不断演进,高度关注时事起伏沧桑巨变的方志敏,也生发了对苏俄红色革命的无比向往,这在他写作的文章或者参与主办的刊物中可见端倪。共产主义、无产阶级、工农运动……如声势浩大的滚滚惊涛巨浪,席卷华夏大地的同时,也裹挟着年轻的方志敏投身其中。1924年3月,方志敏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与了创建江西的党团组织,成为江西省早年最重要的共产党领导人之一。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方志敏仿效毛泽东同志的做法,在江西搞起了轰轰烈烈的乡村农民运动,因成绩斐然而当选为江西省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兼秘书长,领导全省农民运动进入全盛阶段。毛泽东曾经说过:中国无产阶级的最广大和最忠实的同盟军是农民。方志敏从事农民运动比澎湃晚几个月,比我毛泽东早几个月。史学界有人将方志敏与毛泽东、澎湃并称为1920年代中共农民运动的“三大王”,或“三驾马车”,实至名归。

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后,蒋介石集团大肆屠杀共产党人。面对波诡云谲、风云激荡的复杂形势,为扭转危局,中共在武汉召开了永载史册的“八七”会议,中共领导的革命进入历史转折。方志敏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投身创建党的军事武装的运动,先是在家乡弋阳领导了秋收暴动,继而又创建了工农革命军第二军第二师第十团。他的武装部队在赣东北实行武装割据,打出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建立了红色革命根据地。应当说,这一个时期的方志敏,依然同毛泽东同志一样,站在了红色革命的同一个起跑线上,快速地转换了一个共产党人的身份和角色定位,创建了属于自己的红色革命根据地。

闽北紧挨着赣东南。这里的群峰高耸云天,山峦逶迤蜿蜒至天边,山腰间苍翠蓊郁的古木名树随处可见;山涧汩汩泉水涌流,偶遇积洼之地储蓄而成的溪流,潺潺漫漫地滚至高高的断崖之上,形成了飞流直下的壮观瀑布,可谓气势宏伟,轰鸣巨响,观赏不尽而余音缭绕。1930年春夏之交,绵延逶迤的翠绿群山中,行进着方志敏率领的独立团,猎猎赤旗导引的队伍在赣东北和闽北一带开辟出新的革命根据地。这是方志敏作为红军领导人,第一次踏上了美丽富饶的闽北土地。

光泽和黎川接壤,那里敌人的军事力量比较薄弱。方志敏从有把握地打胜仗的理念出发,对黎川、光泽、浦城一带敌军东扫西歼,很快将这一带的反动势力打压下去。1930年7月,实力日渐壮大的方志敏领导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0军,担任了红10军政治委员。同他一道领导红10军的军长是周建屏。1930年秋冬之际,国民党蒋介石发动的第一次反革命“围剿”期间,闽北苏区与赣东北苏区互相呼应,策应朱毛红军在江西反“围剿”,牵制并大批量地打击闽北和赣东北的国民党地方武装。为此,蒋介石将闽北苏区看成心腹之患,于1930年冬天派遣别动队和几路地方杂牌军围攻闽北苏区。敌人组织的“靖卫团”“大刀会”大肆屠杀苏区工农政权人员和普通百姓,迫使闽北共产党和红军转入山间进行游击活动。在这危急时刻,闽北党组织派人到方志敏领导的红10军请求支援。方志敏二话没说,当即答应闽北党组织派来的同志,表示一定出兵相救。

1931年4月春暖花开的时候,方志敏率领红10军从江西横峰铺前街出发,绕过上饶,渡过信江河,一路急行军,占领铅山县石塘镇,进入连绵起伏的武夷山脉,在石口一带歼灭“靖卫团”百余人,于30日到达福建崇安(今武夷山市)坑口,与闽北独立团汇合。闽赣边界红军领导人经过研究商量,决定在方志敏、周建屏领导下先打敌人重兵把守的据点长涧源,彻底解除对闽北党的分区的严重威胁。在方志敏指挥下,长涧源很快被拿下,歼敌一个连。接着又将大部敌人围在据点内用大炮攻击,见敌人拒不投降,方志敏便站在第一线指挥红军官兵,采取深挖地道的办法,对着敌人的碉堡引火燃油烟熏,迫使敌人逃出碉堡被歼。然后,方志敏和周建屏又率领闽北和赣东北红军,攻打崇安的商业重镇赤石。在那场激烈的战斗中,红军很快歼灭了国民党地方部队。红军也付出70余人伤亡的代价。

史料记载,这一回方志敏在闽北的10多天里,连续发起了11场战斗硬仗,仗仗皆胜,歼敌两千余人,缴获枪支弹药数千,以及10多万银元,2000多两黄金,部队得到极大的物质经费补充,奠定了闽北苏维埃和红军胜利发展的基础。方志敏再次仿效毛泽东的做法,打下一片天地后,就在崇安(今武夷山市)建立红色苏维埃政权。红军在战斗中也有伤亡。红82团政委胡烈不幸牺牲。方志敏当即组织红军官兵和当地游击队、老百姓举行阵亡指战员追悼会。方志敏这时文人的才气再度引发,流着眼泪当场创作了顺口溜《追悼歌》:

“宁为革命死,不愿苟生存。红军诸先烈,都是这等人。开会来追悼,大家齐痛心。誓把反动派,统统都杀尽。报得英烈仇,完成大革命。”

1930年代初,朱毛红军尚处于少儿时代,与国民党蒋介石的强大正规军相比,显得弱小;方志敏政委和周建屏军长领导的工农红军第十军,同样不够强大。然而,方志敏虽说不是军事院校科班出身的指挥将领,却有着同毛泽东一样悟性高的军事禀赋。当敌强我弱时,方志敏指挥红军避其锋锐,在纵横数百里的闽赣边界大山深处穿越,大迂回包抄,灭小股敌匪,搞得敌军晕头转向,找不到北。

1932年9月间,方志敏和周建屏率领的工农红军,第二次由赣入闽。这一回,方志敏的部队选择了神秘的浦城东山岭进兵。原来,东山岭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古道,相传在唐宋年间,这条古道上就有军队往来穿梭,和平年代常见商人或者官员骑着高头大马,穿越古道经商或从政走马上任。古道上走的人多了,政府官员就组织劳工对此道进行修缮加宽,又在古道的途中建造了供行人歇脚的古亭子、古泉井,其中最出名的“永兴亭”,在方志敏率领的红军队伍行军时,还路过,并且停下来休息了片刻,连续地舀着古井里的泉水,喝了解渴清凉,消除因夏秋炎热季节带来的一身暑气。按照方志敏的作战计划,他们舍近求远去攻打浦城县城的国民党守军,虽然辛苦一点,却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在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拿下浦城县城,为了消灭守军,也为了补充给养,扩大红军占领区域。一路上,灿烂阳光下各种翠绿青碧的繁华色彩,红军们无暇观赏;诱人的森林中各色花卉山果,红军们也无暇采摘。然而,驻扎在浦城县城的国民党守军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依托牢固的城防工事和比红军先进的武器弹药,毫不手软地对方志敏的部队进行顽抗硬打。红军的进攻屡屡受挫,预期目的并未达到。方志敏与其他领导同志经过商量,认为红军不能同敌军拼消耗,于是很快地撤离战场,回师到了乡村山野,作短暂休整,以图再战。

红军战士们休息了,方志敏觉得自己不能休息。他下令侦查人员迅速跑到附近的村子里,找到熟悉浦城县城地形地物和巷道的老者,让他们给红军说说情况。

红军侦查员按照方志敏的吩咐,很快从附近的村子里找来了两个脑缠围巾,腰扎绑带,身穿湛蓝布衣的当地老乡,前来问话。方志敏热情地招呼两个老乡进屋坐下说话,端水递烟,问寒问暖。老乡觉得奇怪,过去见到扛枪打仗的兵哥老总,动不动就破口大骂训斥百姓,甚至要鱼要肉,抢鸡抓鸭,无恶不作,哪里像红军这般和蔼可亲?一下就将紧张的心绪宽松了下来。方志敏问老乡,熟悉城里的街道、城墙、敌军驻防要地否?两个老乡抢着回答说,红军哥哥算是找对人了,我们是卖菜的菜农,哪条道路,哪个巷道,哪个豪门,哪个部队驻扎哪个营盘,随口道来呀。于是,两个菜农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讲出了浦城县城的地形地物,风貌特征。老乡们一边讲述,方志敏一边记录,不明白的地方还画上图,叫老乡确认。老乡虽说认字不多,一看图画却很清楚,也就帮助方志敏修改了一些地方。方志敏心情愉悦地接受。同时要求两个老乡为复杂的浦城城中建筑和巷道带路。两个老乡也愉快地表示原为红军做向导。

接下来,方志敏还不休息。他和几个团长连轴转,召集营以上领导开会议事,很快拟定了再次攻打浦城县城的新作战方案。手下人觉得方志敏太认真了,不理解。方志敏说,不是太认真,而是做得不够,再次叫上几个红军,化装成进城的农民,对老乡提供的城墙高度、厚度、长度,以及城内的溪流、桥梁、暗道机关等,一一进行了再次的勘探。方志敏告诉大家:浦城是闽浙赣三省交界处,俗称“金浦城”,城墙高2丈,城基1丈多厚,双层城门,非常坚固,敌人有两个团驻扎城内,是进攻赣东北根据地的指挥中心。红军之所以要拿下浦城,就是因为浦城是兵家必争之地。接着,方志敏又特别对城内的守军驻防情况进行了详尽的摸底,完全做到了心中有数。回来后,对作战方案个别地方进行了修正补充。

第二天拂晓,天还蒙蒙亮,方志敏和周建屏率领的红军队伍,就分别向着浦城县城进军。菜农做向导,红军选择的是守城敌军最薄弱、进城最为容易的西面,发起攻击,守城敌军还在梦中,红军指战员的军号声、呼喊声、枪弹声,响彻云天,也震撼了守军。红军数十发迫击炮弹飞落在敌指挥所的小营房上,敌副师长、副团长、团参谋长等被炸死。还有一些敌指挥官以为昨日红军攻城时打得艰难,死伤不少,休整十天半月能否再战都难说,谁想,才一夜时间,红军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到了城中央。慌乱逃窜中,守军被红军打得溃不成军。方志敏指挥的红十军、闽北独立团团长黄立贵率领的数百红军,以及红十军81团部分参战人员,纷纷登上西门城墙。敌团长和县长见大势已去,化装成平民从东门逃脱。红军很快解放了浦城县城,还营救出一批被国民党抓进监狱的地下党人和进步人士。此役,红军打死打伤敌军数百人,俘敌600多人,缴获重机枪5挺、轻机枪33挺、步枪700多支、各种短枪100多把,无线电台2部。获得筹款50多万元,黄金1000多两。

占领浦城县城后,红十军总部设在后街仁和源,方志敏也住在这里,以便组织指挥谈工作。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位叫徐之嵩的老医生,被几个不知情的战士打了土豪,十分委屈,心情郁闷悲苦地找到红十军总部。方志敏知道后,问明情况,才知道这位医生一向同情革命,向往革命,曾经为红军伤病员免费治疗伤病,平日里给治不起病的平民百姓贴钱治疗也是常事,被百姓称誉为“开明绅士”“在世华佗”。方志敏批评了战士,提出给这位医生发放200大洋作为他的补偿,又叫士兵们去政治部扛来两匹布,给徐医生拿回家做衣服。徐医生见到方志敏坦诚待他,十分感动,见谁都说红军是“仁义之师”。后来,这位徐医生受到方志敏的鼓动,参加了红军,被安排在闽北工农红军医院担任医师,再后担任了红十军医院的代理院长,为红军官兵和老百姓治病疗伤救人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浦城休整期间,方志敏参照当年毛泽东的做法,率领他的红十军积极帮助地方建立红色革命根据地,最为重要的是成立了县苏维埃政府,工人工会,农民协会、贫民协会等,将从敌人那儿缴获的大批武器弹药,直接送给浦城地方军事武装队伍。这样做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强力武装地方队伍,保卫红色革命政权和胜利果实,反击前来进犯的国民党地方武装和民团。

方志敏还领导红十军向着靠近浦城的建阳、建瓯、松溪、政和等县开展武装斗争,消灭军力较弱的地方守军和民团,将闽北与赣东北和浙江边界打通,红色苏区由几个县扩展到20多个县。据统计,在方志敏率领的红十军二次入闽中的22天大小战斗中,消灭敌人4个团,调动敌人数个师兵力,策应了中央红军,打乱了敌人进行“围剿”的作战部署,缴获各种枪支1600多支,各种弹药数十万发,以及大批军用物质,成为闽浙赣苏区的典范。

福建省崇安县(今武夷山市),群峰叠翠,树木葳蕤,河水潺潺,风景如画,是古往今来全国最著名的风景区之一。早在1931年4月30日,红十军在政委方志敏、军长周建屏领导下,率领红军开赴崇安县(今武夷山市)的温林关与闽北独立团会合。他们经过周密细致的研究部署,首先将土屋改建成碉堡里的数百敌人歼灭,给闽北最大的地方武装和土匪武装卢兴邦部予以重创。之后,红军一鼓作气,接着消灭了赤石镇守敌一个团和两个营的大部。这次入闽,红十军与闽北独立团联手,在闽北的崇山峻岭间,穿插迂回,小股袭击,伏击阻击等,打的敌人鬼哭狼嚎,奠定了闽北苏维埃和红军向前胜利发展的坚实基础。

作为红十军政委的方志敏,率部再次进军闽北后,先是在浦城将国民党守军打败,随后,沿顺着古道穿插至崇安境内,很快抵达武夷山北麓的紫溪与闽北独立团会合。当时,军长周建屏率领的一部分红军,迅速歼灭了驻扎在星村的一个营的敌军,接着去支援攻打赤石。因赤石守军碉堡坚固,方志敏采用围困办法,发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武器威力,迫使敌人投降,缴获迫击炮4门、重机枪8挺、步枪几百支,特别是缴获了敌人的电台和俘虏了报务人员。之后,红十军浩浩荡荡开进崇安县城,第一次用电台向中央报告战绩,很快得到了回电祝贺。 到了1932年底,方志敏领导的红十军进入全盛时期,闽浙赣根据地扩大到上饶、浦城、崇安、开化等20多个县,拥有100万人口,1万多红军,周边游击区达50余处,是全国最早创建的六大红军革命根据地之一。中共中央觉得方志敏所部做大做强了,便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人民政府名义,将原先的赣东北省改称为闽浙赣省,方志敏继任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到了1933年,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又任命方志敏为闽浙赣省委书记兼省军区司令员。这个期间,方志敏花费了许多时间精力,做好地方的党建工作和苏区根据地建设工作。在军事斗争方面,方志敏遵循毛泽东关于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将红色苏区连成一片,在苏区中大力发展人民武装。他根据闽浙赣苏区的实际,提出了开展游击战的“53字战法”,即“出敌不意,攻敌不备,声东击西, 避实就虚,集中兵力,争取主动,打不打操之于我。扎口子,打埋伏,打小仗,吃补药,吃得下就吃,吃不下就跑。”地方红色武装根据方志敏的游击战术,多次打退了前来进犯的国民党地方武装。闽浙赣省军区,还根据方志敏的提议,积极开展前所未见的“地雷战”。原来,闽浙赣边区自古就有许多鞭炮商家商人。他们创造性地研发出土地雷,埋在敌人进犯的村口、小道、田头,屡屡给予敌人以重创。方志敏发现后认真总结当地群众的经验,大力推广。省、县、区、乡苏维埃成立地雷部,培养训练骨干;乡村普遍成立地雷组,各级创办地雷厂生产地雷,全方位开展地雷战。有史料显示:1932年开展的地雷战,炸死炸伤敌人3000 多人。到1934年初全区组织了 500多个地雷小组。中央苏区专门派人来参观学习。中革军委还发出文件,向全国各根据地推广方志敏的地雷战经验。鉴于方志敏所在闽浙赣苏区比冀中平原抗战年代开展的地雷战还早七八年,故而军事专家认为,闽浙赣省才是中共军队中最早发明地雷战的源头。在经济建设中,闽浙赣苏区还首先创立了股份制,大胆地发行红色股票;实行对外开放的边贸政策,形成几条对外贸易的路线;同时成立了消费合作社和贫民银行。在财政收入上,方志敏力主闽浙赣省由过去靠打土豪收入为主,改由苏区发展国民经济,增加经贸交易数量,达到增加财政收入的目的。毛泽东得知这一情况后说过:我们财政政策的基本方针,明显效益已在闽浙赣边区表现出来。方志敏还高度重视青少年的学习教育,在闽浙赣苏区创办了一批学校、文化教育和卫生单位,特别建起了供人民休闲参观的列宁公园,俨然一副生机勃勃的中华苏维埃人民政权的缩影灿烂景观。后来,方志敏与寻淮洲、粟裕等的部队合并,组织成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闽浙赣省红色苏区的革命斗争形势日渐式微。在艰苦卓绝的北上期间,由于上级派出的指挥官优柔寡断而失去撤退的良好时机,方志敏被俘。但他坚贞不屈,在狱中同可恨的敌人进行了坚毅顽强的斗争。他依然发挥他文采飞扬的强项,先后写下了《清贫》《可爱的中国》《狱中纪实》等13万字的手稿,托人从狱中秘密带给上海的宋庆龄和鲁迅先生,为我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成为一个革命者高歌祖国大好河山和痛斥国民党反动派的绝响。1935年8月,方志敏被国民党杀害,英勇就义。时年36岁。毛泽东听闻方志敏牺牲的消息后,十分悲痛,称誉方志敏是“以身殉志,不亦伟乎”的人民英雄。

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方志敏被入选为100名为了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同时方志敏还是被中央军委评选确认的同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排在一起的人民军队36位军事家之一。

 

责任编辑:李龙年

题图摄影:陈 愫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