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细说

2019-10-22 11:05:00  来源: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清明祭扫结束,我们几位从外地回乡同学相约一起去拜访黎胖子。黎胖子与我们有同窗之谊,大学毕业后他安心家乡工作,二十多年苦熬,前些日子终于升至局座,拜访他除了述旧更有道喜之意。


黎胖子对我们到访显然倍加珍惜,早候在办公室,进屋后与我们每人又是拥抱又是握手,亲热成一团,坐定后他又忙不迭沏茶。品茗中,我们纷纷向他致贺,一位同学更是要他老实交待攀上了哪根“天线”才有如今造化,他一脸坏笑回答“全靠群众关爱、组织关怀、领导关心”,逗得哄堂大笑。观察黎胖子办公室,摆设简朴,桌椅陈旧,瓷砖踩踏得失去光泽,显然都有些年代了,看来这黎胖子当官未忘本。


神聊中天色渐晚,一年轻人进了办公室:“局长,车子到了。”黎胖子站起身连连挥手:“去聚一聚。”我们连连推辞,他有些不乐意道:“平日想请大家都没逮着机会,难得今天到得这么齐,都到晚饭时间了,让你们空肚回家,这传出去让我脸往哪里搁!”一位同学插话:“现在公款请客管得死,你胖子还敢顶风做案?”他一脸不屑:“哪敢!自掏腰包一顿饭就请不起啦?”挽留恳切,同学相聚难得,大家都应允下来。


小车一路驰疾向西,下了公路又驶进一条狭窄便道,见两旁芦苇丛生,渐见荒凉,一同学就调侃:“不会要把我们卖了吧。”黎胖子回答倒诚恳:“前面有家工厂内部食堂做风味土菜十分地道,你们从大城市来,山珍海味啥没吃过?但正宗家乡菜在外头就难得一遇,今晚大家吃个够。”驾驶员补充道:“黎局长知道你们要来,让我一早就联系好了。”


车子拐了几道弯驶进一家建在山凹的工厂,一位精干中年人领着几位花枝招展的姑娘一路小跑迎了上来,经介绍我们知道中年人正是厂长,姓郝。郝厂长引导我们来到员工餐厅左侧一间包箱,包箱与餐厅仅用三合板隔离开,无任何装修,一张大圆桌围着十几张靠背椅,墙壁上挂着一台泛黄的空调,在这样地方吃顿土菜宴应该不要黎胖子几个钢板,这黎胖子算盘打得真是精道!


宾主依次坐定,几位姑娘自然深谙待客之道,插花般在我们同学间坐下。第一道土菜上桌了,传菜员报道:“龙凤相依。”一姑娘起身给每人盛上一碗,大家一看都明白这可不是一般土菜:“凤”是鸡,“龙”是蛇!有位同学就问:“这是什么蛇?”黎胖子一边嚼着蛇肉一边含混道:“问这么细干嘛,毒不死你。”旁边姑娘伏在我耳旁悄声告诉我:“是眼镜王蛇,不过是人工饲养的。”又一道菜上桌,姑娘又起身给大家分盛,竟是清炖石灵!这玩意儿在我们家乡可比眼镜王蛇还要金贵。菜过两道,郝厂长嚷嚷着上酒,酒装在锡壶里,倒出才知是白酒,浓郁酒香顿时在席间弥漫开来,想问是什么品牌的酒,但有了刚才黎胖子的交待,我们知晓不宜多问,都心知肚明:配如此“土菜”的酒岂会逊色!又不禁在心里想:这会是黎胖子自掏腰包请客吗?看来这黎胖子挺会演戏。


黎胖子带头,郝厂长和姑娘们随后,开始轮番敬酒,几圈下来,我们已是面红耳赤,头晕目眩,天摇地动,无力回敬,只得纷纷告饶。考虑到明天都要驾车返程,黎胖子这才挥手示意“放一马”。宴罢,郝厂长和姑娘们一直将我们送上车,上车前黎胖子对郝厂长又是握手又是拍肩:“十分感谢热情款待,你那份申请我看了也批了,明天过来拿。”在郝厂长连连致谢声中车子驶进了黑夜。



责任编辑:江子辰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