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姆山游记

2019-10-22 11:35:00  来源: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曾读过一首诗,有一节:


需要有一个时刻走进五月

走进初中语文课本初夏的一章

看江南在指间成熟

那么重的绿,那么久远的花开

瞬间簇拥脚下


五月的一个周末,微云薄阴,恰遇母亲节。几个家庭便组团前往大姆山草场。


山脚下车,便神清气爽,但见深绿,浅绿,翠绿,从山脚向远方向高处逶逦而去,山顶翠绿地毯就是目的地。


灌木矮树林有隐约山路,我们便沿着这纵横、崎岖的山路登山。这里临近海滨,水意丰沛,似乎空气也是湿润的绿色。看着绿,嗅着绿,似乎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吸着绿。


但这里可不是单调的绿色,潮水般的绿仅仅是底色。沿途有碧波荡漾的水库,潺潺流淌的溪泉 ,一树树一丛丛的山花。女子爱花,想起一位友人说过“看过大山的花,再看城市的花就无味了”是啊!城市里最美的花也缺少这样的“精、气、神”。同样“精、气、神”的还有我的俩孩。从城市逼仄的时空放出来,他们好像也被眼前的山、水、空气洗得焕然一新,生龙活虎,兴致勃勃,不知疲倦。


山路遇游人们纷纷注目一处,循目光望去,一位中年阿姨扶着七八十岁的老婆婆艰难地登山。她们是母女,婆媳,还是?老婆婆头发花白,身体伛偻,穿着黑衣,像一截干枯的黑树根。阿姨不年轻了,看得出很疲惫,却搀扶着老婆婆颤颤巍巍,慢慢地向上,向上。我也不由默默想着自己的母亲,突听女儿惊喜声“妈妈,快来,快来……树上有野生木耳!”


肥胖的小伙在家人的陪同下登山——他太肥胖了,似乎把山道都堵了,我们互相让路。小伙满脸痛苦,大汗淋淋,母亲气喘吁吁,仍柔声鼓励。


我由衷地感动,她衰老了,他不够健康,但他们都走在积极健康的路上。健康的路上,孩子需要母亲爱的引领和鼓励,母亲老了,也需要孩子爱的扶持和帮助。


登上山顶,蓝天白云下,许多风筝竞飞。大片草原连绵几个山头,像铺了翠绿的地毯。天地如此辽阔,偶有牛群悠闲啃青,山风泠泠,有时恍然自己也是一股山风。


孩子们在这美丽的大世界里放风筝,野餐,嬉戏,笑闹是多么开心的事。他们和自然交朋友,或草地打滚,或捉一只牛氓,或者聚堆看屎壳郎滚动牛粪。一只甲壳虫停在儿子头上,他却不怕,说“妈妈抓给我看看”。女儿在草地舞蹈,不小心踩了牛粪,我大笑“这是你来草原留下的印章”。


陶渊明有诗云“久居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这个五月,我们走进大姆山草场,这一天便凝成一粒美丽的珍珠。



责任编辑:李龙年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