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春山,高过河流的叙述(散文诗组章)

2019-12-04 15:25:00  来源: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去松轩

    

  去松轩,听松风,听鸟鸣,可以听出几重意境。

  去松轩,可以看萧瑟山野,山水画卷的开头;可以看五颜六色的野花,如何指引蝶上升;可以看耸入云间的山峰,才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什么流年外的游离。

  天空瓦蓝,一本经书里的鸟鸣有些慌张。松涛中,惠应祠的钟声正与山下的俗世对望。

  在松轩,远处有富屯溪和山风。清寂的流水,从未离开。

  此刻的熙春山,散落的光影,在意象里缓行。梅花亭下的小路,仅仅空了一行,正好可以放送一段梅香。

  人间的烟火,抽出垂悬的孤独,继续笼络城市的影子。 

  我是在正午时分,下山。因为那些柴米油盐的俗世,一些现实生活中的背离,你却无论如何都得下到山下来,才能体验。

  有人说:你必死于你热爱的事物。而我不是得道的居士,我什么都不想,也不想知。所以,我无法等到夜晚,看头顶星空,听松涛一片。

   

富屯溪,漫过水湄的回声

    

  与富屯溪并行,一段傍河小路,并无波澜。

  无语的风,与我如初的交汇,不是我所想象的冬季,有那么凛冽的风。我站在河岸,与这条溪,或者说是这座城市的母亲河,并没有形成明显的落差。

  今天,我与一条河流对话。它曾经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也曾经漫过堤岸。所有剔透的词语,是一个也称紫云湖的谐音,可以用来提纯一座城的灵魂。

  至美无形流水,摇曳的花影,回声漫过水湄。

  在明澈的词语背后,仿佛只剩下这一湖流水,还在荡漾另一种波光。而这汇集闽江源头之水,依旧由我目送,汤汤东流。

   

沧浪阁,与严羽先生对话

    

  阳光明媚,给了此刻的安静。

  风悬着风,旧笺深藏。走过的路,被红叶铺满,风逐一抚摸落叶的孤独。

  以水为钓。沧浪逋客,从腰间抽取羊裘间的钓竿,劫取流水洗涤的长短句。

  诗人,依旧在原地修行。微风吹拂在时间深处,他搬出陈旧的手稿,晒太阳,孤独地行走。曾经映现在湖镜中央的水,只让汉字自己去诉说。

  沧浪阁,与一个人邂逅,把《沧浪诗话》交付流水去印刷。诗话馨香,可以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一念,即可抵达。

  沧浪阁,一个人住进来了,岂容院墙边,旁落的枫红扫地。

   

熙春山,你历史耳熟能详

    

  开始,是冥寂和清冷。

  尘世的事,无为而为。孤寂,有游丝般的呼吸。我走在路上,历史耳熟能详。

  在越王台,我邂逅一个身着臃肿羽绒服的女子,她的神情,有着迷离的忧伤,借暮霭沉沉的反光,让我过目不忘。两边的石仲翁被八角枫掩遮,却仍然与往常一样固执傲慢。

  沉默也会诞生火焰。周遭,一地落叶,无人扫。而此刻,风雨亭,没有风雨,有花将开的气息。

  道阻且长。一定是这样的:赶路的人还没有回来,他可能被暮色,留在了远方。

  我迎着寒风的刀子,一直走到体育广场。一些健身的人,绕着广场的塑胶跑道转圈圈。那些沉落于时间深处的落寞,也一层层经过了他们。

  熙春山,一座公园在城市腹地,是我们的福祉。每一次回眸的前因,是我们都有的各自归途。

  一座山的旁白,成全了我们,有枝可依。

   

责任编辑:黄文忠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