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情 心连心——南平抗击疫情文学作品选(八)

2020-02-17 14:40:00  来源: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火神山

 

          作者:戴健

 

我贪婪的潘多拉魔盒跑出的

是面目狰狞的冠状恶魔

在荆楚大地游荡、奔突、肆虐

继而幽灵般穿越荆楚将梦靥传播

恶魔携着戾气无孔不入

逢人就迎上贴身纠缠

无论耄耋老人,还是襁褓婴儿

都是它肆虐的对象

它能把强健的体魄肆虐得羸弱

把羸弱的躯体送到生命的尽头

武汉病患的心在震颤

武汉的白衣天使见险而上

他们在为信念而战

在为拯救一个个垂危的生命而战

告急的声音此起彼伏

告急,医护人员不足

告急,药品不足

告急,口罩、防护服不足

告急,病床不足

武汉并不孤寂无助

一方有难,八方驰援

一批批白衣天使

摁下鲜红的指印,请缨逆行

从四面八方向武汉汇聚

脚步坚定而铿锵

一批批急需的支援物资

夜以继日从空中、高铁

源源不断运抵

把涓涓爱心传递

火神山医院超常规建设

千台大型机械繁忙运转

来自五湖四海的四千多名建设者

用小时、分钟,不,是秒

昼夜不停地丈量着工程的进度

他们不愧为建设狂魔

十天建成可收治千人的火神山

他们在与时间赛跑

竭尽全力跑在恶魔的前头

一千四百位军中儿女,闻令而动

心怀使命,进驻伏魔的火神山

他们严阵以待,用赤诚之火

用悬壶济世的烈火

在火神山中焚烧来势汹汹的恶魔

火神山中的烈火

万丈红焰照亮荆楚大地

在众志成城的烈火中

在炽热如日的烈火中

逞凶的恶魔终将被桎梏进樊笼

灰飞烟灭无影踪

 

 

 

 


                      释疾赋

      ——庚子新岁抗击新型肺炎有感而作

 

                      程荣

 

龟息养生,静以制戾。

遵道而行,天人相宜。

昊天不傭兮降鞠讻①,百城空巷兮路阻绝。

昊天不惠兮降瘥瘵②,重门深掩兮民悴愍③。

悲攒罗兮忧戢孴④,涕潺湲兮沾衣袂。

医者哀哀兮劬劳⑤,南山巑岏⑥兮树轮囷⑦。

四海惶惶兮怅望,民莫不榖⑧兮何生害?

天道自古兮多邛⑨,人事从来兮多舛。

祸福相倚兮孰知其极,物以群分兮吉凶相生。

逆违天道兮必有凶,日乾夕惕兮厉无咎⑩。

体天地之撰⑾兮天当不欺,与天地合德兮乾坤可定。

 

 

注释:

①引自《诗经·小雅·节南山》:傭:通“融”,明。 鞠讻:极乱。讻,祸乱,昏乱。

②瘥瘵:病患

③愍:忧患、痛心

jí nǐ,众多貌。

⑤劬 劳:过分劳苦

⑥巑岏cuán wán,高峻貌

⑦轮囷:盘曲貌

⑧引自《诗经·小雅·四月》,榖:谷():善、好的意思。

⑨邛:引申为“误”

⑩《易经》《乾》卦九三爻辭“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君子应该整日自强不息、夜晚小心谨慎,就好像如临危境不能松懈 ,这样就没有灾难了

(11)【易·繫辭】“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朱子·本義】撰猶事也。指天地阴阳等自然现象的变化规律。

 

 

 

         我们热爱雪花的洁白

     ——谨以此诗悼念抗击疫情中

        牺牲的李文亮等医务人员

 

                  上官晓梅

 

我们热爱雪花的洁白

那漫山遍野的洁白

铺天盖地的洁白

塞北连着江南,手拉着手

一气呵成的洁白

 

我们热爱雪花的洁白,不仅仅是洁白

那洁白下的温暖,狂野下的勇敢

和那些穿越过雪花,与洁白有关的故事

 

03年的非典,祖国记住了倒下的战士

人民感谢他们

 

此刻武汉正刮着惊恐的词

封城,死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猝不及防的疫情,惊慌的城市

此刻多么需要一场雪

 

他们来了!洁白的雪

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前赴后继

他们穿着洁白的衣服

戴着洁白的口罩,这是无言的誓言

城市的火光

 

我们热爱雪花的洁白

一朵雪花的洁白

为叩响春的净土,不惜融化

一名白衣战士的洁白

当我们喊着宅在家中就是最大安全时

他们在分分秒秒与死神擦肩

倒下的还留着誓言,等我好了再上前线

 

一朵雪花的洁白啊!是用生命来绽放

用全部在照亮

 

我们热爱雪花的洁白!

 

 

 


曙光(短篇小说)

 

吴咏虹

 

“……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闹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一阵清脆的童谣仿佛腾起的红红火焰,把滚烫的年味又加浓了。虽然已近暮色,但听闻乡音,此时风尘仆仆的陈家安也心头一暖,拎紧了手里的大箱小袋,大步流星往村西头的家中赶去。

“阿安!好久不见了,变帅了哈!

“家安哥!回来了!”

“安仔呀!来来来,我家正好开饭!”

一路上,总能遇见迎面而来的乡里乡亲笑吟吟地跟他打招呼、拉饭,久违的亲切感油然而生,这在他打工的大城市是完全体会不到的。一年没回来了,村里貌似都没什么变,倒是新房越来越多了。遥遥看到家中烟囱不断冒出的炊烟,浑身热血沸腾的家安竟然有点小激动。

虽然才年27,但为了庆祝家安回来,全家像过小年似的,摆上一桌子的菜,大盘小碟,叫上几个实在亲戚,全是为了这年尾难得的团圆。奶奶八十高龄,一头银发,一年不见孙儿,满心满脸都是大大的高兴。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眼见儿子比年头出去时瘦了一圈,知道他在外工作辛苦,心疼之余只得连连往他碗里夹菜。父母乡亲热炕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像家这样让人温暖惬意。

热热闹闹,酒过三巡,老舅突然贼贼问:“家安哪,这一年在外面混的怎么样?挣了多少钱?”

别看家安二十几岁大小伙了,咋一被问,还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马马虎虎吧,没挣多少。”

老舅不信:“怎么,不跟老舅说实话呀?”

家安笑笑说:“真的没多少,我们厂子呀才刚起步,老板说大家同甘共苦度过难关,过几年就好了。”

“我说小安哪,你怎么不找个稳当的大厂子做呢?”老舅将筷子一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着急:“前两年,你也是在那个什么小工厂里做口罩,辛辛苦苦大半年,好了,年关时候老板跑了,工钱全抵成口罩了,五六大箱,现在还在后院库房里窝着呢,除了积灰有啥卵用?小工厂不牢靠,一个大亏摆在眼前,你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不是老舅戳伤疤,大家几乎忘了这茬儿了。家安给老舅满上一杯酒,解释道:“我现在那厂子虽然不大,但老板人不错,肯教我们东西,我觉得这比挣钱重要。”

“钱不重要啥重要?难怪老于头说你傻!”老舅翻翻白眼。

 “那是,论精明咱们家谁赶得上你呀?”奶奶揶揄他。

老舅无语,只得向身旁痛心疾首道:“大姐,你是真不操心啊,没问问你儿子老婆本存够了没?”

然而他的大姐,家安的母亲却不关心什么老婆本,她更加关心的是未来儿媳妇:“怎么,没看见林子跟你一起回来?没吵架吧?”林子是家安的恋人,也是村里首富老于头的女儿,长得漂亮,人也聪明,家安母亲非常喜欢她。可这事却遭到老于头的反对,他觉得家安太过老实,不够活泛,没出息。林子不听她爸的,和家安从小玩到大,又在一个城市打工,她始终觉得家安人品好,三观正,靠得住。不过农村还是讲究媒妁之言的,老于头不松口,小情侣只得僵持着,家安一边努力攒彩礼钱,一边希望有朝一日得到林子爸的认可,摸到幸福的曙光。

提起林子,家安嘴角不由泛起笑容:“没有!她们厂里早放假,提前几天回来了。”

“那就好。”妈妈说:“过两天去她家送节,多带点东西,说不定她爸一高兴,还能留你吃个饭。”

“吃饭?”老舅一笑,插科打诨:“那你可得悠着点,老于头那酒量可要把你这小虾米给震晕了。”

然而未等到家安被林子爸的酒量给震晕,一条重磅消息却把正欢欢喜喜准备迎接新年大伙儿都给震晕了。那就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了,武汉封城!

起初,虽然事态严重,但处在偏远乡村的人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变化,日子每天照过,该吃吃,该喝喝,该串门串门,该打牌打牌,该聊天聊天。只不过,每天醒来包围大家的不再是温暖的阳光和浓浓的年味,而是手机上、电视上无数的疫情消息。家安隐隐有些不安,他觉得事情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乐观。果然没过两天,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已经发展成为让人谈之色变的疫情了,每天确诊和疑似的病例都在新增,重症死亡的病例也在新增!病毒就像无色无味、无孔不入的魔鬼,潜伏在人群周围,伺机便能要了人命。后来,疫情蔓延得很快,人们对病毒的恐惧传导得更快。前一天晚上隔壁王大妈还指着电视上滚动播放的“勤洗手、戴口罩、少聚集”宣传片嚷嚷说:“带那玩意儿干嘛?戴着我还能喘气儿吗?”可转个身,听说一夜之间市里所有药店的口罩都脱销了,想买都买不到。村里人才这有所震惊、害怕,不大敢往人群里扎堆了。

武汉告急,湖北告急,形势陡然严峻起来。霎时间,乡村浓浓年味被病毒驱散无踪。防病毒,第一条就是戴口罩。村里建起隔离墙,关闭了交通,能拉横幅的地方标语都拉起来了,每家每户门口都贴着醒目的大字报,什么“出门不戴口罩,坐等打针吃药”、“不戴口罩,小命难保”、“没有口罩禁止出门”……可是说归说,农民家家的,平时也不备那个,有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口罩长啥样,谁都能做到标语上写的,出门都戴口罩呢?

村支书更头疼,虽然武汉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但正逢春节,人口流动多,谁知道病毒在哪等着大伙呢?防疫是当下重中之重,时间就是人命,开不了玩笑。可是,市里储备不够,各地口罩都脱销了,上哪弄那么多口罩发给村民呢?

物以稀为贵,一时之间,口罩、酒精这些简直比大熊猫还要珍贵。特别是口罩,网上价格已经炒到翻几翻了,依然一罩难求。虽然全国人民都将物资尽力倾斜供应给武汉,却还是供应紧张,奋战在一线的医生、警察们有时候为了省一个口罩宁愿连轴转十二个小时,闷着起疹子都不摘……

家安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家后院库房会藏着这么多大熊猫。五六大箱,满打满算应该有五六万个,这时候就算卖一块钱一个,也抵得上他一年收入了…如果翻倍卖呢?白花花的银子啊…彩礼钱就解决了…不,还有多!但是,真拿去卖吗?这样好吗?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喜仿佛一个巴掌,将家安原地打蒙了,究竟何去何从,他半天也没缓过神来。

没想到,精明的老舅比家安更快缓过神了。他兴冲冲跑来拉着家安,话都不利索了:“发财了发财了…你那口罩…口罩哇…眼下比猪肉都贵…咱们提价一转手,还不挣翻了?”

老舅大白天做着发财梦,家安却没有说话。这几天村支书四处采买口罩无果、村民没有口罩的画面在他眼前渐次闪现,电视上那些抗击疫情的英雄画面、白衣天使逆行的背影也在他眼前来回播放,他似乎摸到了从未见过的光……国难当前,守望相助,时代洪流中,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将他引向更高的境地,却也有一种声音想将他拉回现实的尘埃……

思索了一天一夜,家安终于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除了为村民预留的六千个口罩,看到自己捐赠的五万个口罩已经安全抵达武汉,并将陆续分发到一线人员手中的消息,家安感到由衷的欣慰和踏实。疫情当前匹夫有责,大时代也有小英雄,他手中握着村里给他的感谢信,那沉甸甸的是良心的重量,也是人格的分量。

老舅一边蹲在门口啃着左邻右舍送来感谢家安的水果,一边鼓着脸气呼呼地埋怨家安:“真金白银换来几句感谢,唉,你这个大外甥,真不知你咋想的…难怪老于头说你傻呀!”

“怎么想的?为大家想的!”未及他人反驳,门口跳进来一个轻盈的身影,一把夺下老舅手里的水果,脆生生道:“你呀,吃着人家的还埋怨,学学你外甥做人吧!”

“林子!”大家惊喜道。

眼前正是带着口罩的林子,洁白的口罩上,用红笔画着一枚大大的爱心。只见林子指着爱心,一字一句对家安说:“家安,我爸说等疫情解除了,请你去我家吃饭!”

 “真的!可是……你爸不是嫌我傻吗?”家安欣喜,又有些迟疑。

“是啊……可是我爸也说,傻人有傻福!”林子冲他嫣然一笑,睫毛弯弯的,像春天的月牙。

那一刻家安在林子眼里看到了光,可触及的、坚定的……那终会走出阴霾,迎来希望的信念曙光。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