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浑成意真切(上)——闽北民间歌谣简述(作者:黄睦平) (2020年第2期)

2020-07-17 17:13:18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民间歌谣是劳动人民集体的口头诗歌创作,属于民间文学中可以歌唱和吟诵的韵文部分。它具有特殊的节奏、音韵、章句的曲调等形式特征,并以短小或比较短小的篇幅和抒情的性质与史诗、民间叙事诗、民间说唱等其它民间韵文样式相区别。


民歌起源于人类维持生存的物质活动﹐特别是生产劳动。它是人类社会最早出现的口头创作形式。初期民歌创作﹐往往与音乐密不可分。有的还与舞蹈﹑音乐三位一体。后来的民歌﹐仍然与音乐有密切关系﹐如歌词的重叠﹑衬字等﹐都是因为歌唱的关系而形成的特点。一般说来﹐歌因为配乐和受曲谱制约﹐歌词有与之相适应的句法章法结构﹐节奏一般比较徐缓。谣不配乐﹐没有固定曲调﹐取吟诵方式﹐章句格式比较自由﹐节奏一般比较紧促。古人对歌与谣﹐也常联用﹐统称为“歌谣”﹐简称“民间歌谣”为“民歌”。


闽北人民在长期的生活和生产实践中,口头创作了大量质朴自然、可唱可念的歌谣。上世纪80年代,各县(市)政府文化主管部门进行过有组织地搜集民间文化遗产活动,各县(市)均搜集到民间歌谣千首以上,记述了闽北城镇和乡村广泛传唱的民间歌谣,其中包括劳动歌谣﹑仪式歌谣﹑时政歌谣﹑生活歌谣﹑爱情歌谣、历史传说歌谣、儿童歌谣等七大类。


一、劳动歌谣


“歌咏所兴,宜自生民始也。”人类历史上,第一批歌谣就是劳动歌。远古人在生产劳动的同时,呼喊着有节奏的声音,这便是早期的劳动歌,这种古老的形式经过漫长的发展变化流传下来,就变成今天各种形式的劳动歌。


在闽北所搜集到的劳动歌中,按劳动分工不同进行分类,有劳动号子、田歌(山歌)、牧歌、采茶歌、工匠谣和锁歌。


劳动号子主要是从事重体力劳动时使用的。伐木工劳动号子,形式为一唱众和,它起着指挥和协调肩扛木筒时的动作,如《驮树歌》:


领:                 和:


嘿——罗嗬,     嘿——罗嗬!


起步罗,           嘿——哟嗬!


慢慢地罗,        晓得罗!


下岭罗,           嘿——罗!


手抓紧罗,        抓——紧罗!


路歪罗,           嘿——罗嗬!


看好罗,           看——好哪!


定定一下哟,     嘿——哪哈!


弯弯路罗,        呃呀哈!


扫好尾哪,       扫——好罗!


使把力呀,       晓——得哪!


出大汗罗,       等下擦哟!


早收工哪,       好去厝呀!


嗬——嗬,       嗬——呀!


这类号子节奏感,韵律感十分强烈,领唱与合唱的交替和劳动动作的起止配合密切。这一类劳动号子曲调基本相近,比较固定,歌调则往往根据劳动的需要即兴创作,长短不拘。有的则没有歌词,只是简单的呼喊声。


山区劳动人民在抬筒、捎排、打夯、打石等劳动时,以号子来统一用力、统一行进、提振精神。这些劳动号子种类很多,词语随机应变,一唱众和,节奏鲜明,音调高昂有力。如《夯地歌》:“(领)高高抬起来哟,(众)嘿哟!(领)用力往下砸哟,(众)嘿哟!(领)地面夯得平哟,(众)嘿哟!(领)好盖大楼房哟,(众)嘿哟!……”。


建瓯世世代代伐木工人,在砍伐、搬运、担筒及捎排等艰苦的劳动中,为了齐心协力、统一步调而放声歌唱后形成的森工号子,用建瓯方言演唱,高亢激奋、豪迈宽广、沉稳有力。古稀老人陈泉成是建瓯森工号子的传人,他创造性地把森工号子艺术化,搬上了舞台。1955年自编、自演《捎排舞》,1957年赴京参加全国优秀节目汇报演出,荣获优秀演员奖和创作一等奖。后来,该舞蹈在全国各地表演,获得了一致好评,所到之处掌声雷动。


另一类是叙述劳动过程和描绘劳动场景的号子,如砍柴人的《砍柴歌》,直接叙述在山中砍柴的劳动场景:


拿柴刀上柴山罗,一路顺风到柴山哟。


手砍柴木往下倒罗,一根根干柴堆成山哟。


手捆柴把成担担罗,一担担柴把浸汗水哟。


打柴是为换油盐罗,人间生活多艰难哟。


农民的《栽禾歌》则带有记叙和传授经验性质,叙述了以年初起每一个月里水稻生长农事:


正月开工去翻土,二月多人去耕田。


三月谷种都放齐,四月把秧拔来插。


五月秧苗都插齐,六月肥料放下田。


七月谷禾开了花,八月谷黄想吃新。


九月谷子割回房,十月谷子就收完。


还有一种是在劳动中叙述劳动生活,对阶级压迫或社会生活不公平的反映,如《长年歌》《看牛歌》《船工歌》《织布歌》等,就直接诉说了在旧社会里,长工受地主压迫、剥削的悲惨经历,反映旧社会的黑暗和不公平:


正月时节是新年,柁把伞子捞长年。


前街走到后街止,看到娘子笑嘻嘻。


娘子问我何地人?延平下道古田人。


问我功夫怎样做?一等功夫二等钱。


二月时节正下田,担起鸭嬷鸭子入田垅。


早起担去双双对,暗边担来得空笼。


笼头看见一对鹞,笼尾看见一对猞。


三月时节正下田,驮把笆斗去下秧。


别人讲我下得三五斗, 东家讲我下得三五升。


四月时节立夏天,半夜插秧半夜行。


洋尾蟋蟀叫到三更鼓,天星萤火照我来。


五月时节过节兜,驮把耙子正好薅。


前垅后垅都薅过,砍草劈畔补禾丛。


六月时节六伏天,柁起龙车入溪边。


别入问我龙车怎样转,咚咚舀水印旱田。


几多好男没女配,几多好女守空房,


几多好田没水印,几多好水流溪边。


七月时节秋伏天,柁起劈刀劈山边,


没有劈过三五下,黄蜂螯我闹连天。


红泥捣尿抹上面,三天躺住不见天。


兄弟朋友问我什么病。东家讲我起泼颠。


八月时节过中秋,中秋饼圆包心甜,


别人讲我都有食,东家没有一角两角长年尝。


九月时节过重阳,东家炊酒喷喷香。


大男细女都尝过,没有一杯半杯长年尝。


十月时节立冬边,东家剪布做衣裳。


大男细女都做过,没有一件半件长年身上穿。


十一月时节雨糜糜,东家厝里没柴烧。


来到山头没柴拾,来到山尾积柴林。


东家狗妈恶妇真会烧,不怕长年担断腰。


夹衫破掉没人补,短裤破掉没人连。


十二月时节是年边,拿起算盘算工钱。


别人算我挣得三五两,东家算我挣得三五钱。


不明不明真不明,柁把伞子回家转。


走到半道细思量,回心转意做正人。


长工们一边劳动一边唱出“东家炊酒喷喷香,没有一杯半杯长年尝”“东家剪布做衣裳,没有一件半件长年身上穿”,直接向地主阶级发出悲愤的控诉,动人心魄,催人泪下。


在《山歌好唱口难开》这类歌中又是一种作为调剂精神,消除疲劳,抒发劳动者内心感情的歌谣:


山歌好唱口难开,杨梅好吃树难栽;


白米好吃田难作,鱼仔好吃网难开。


山歌好唱口易开,杨梅好吃树易栽,


白米好吃田易作,鱼仔好吃网易开。


又一首《山歌好唱难起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山歌好唱难起头,木匠难起八角楼,


石匠难打石狮子,铁匠难打钓鱼钩。


山歌好唱会起头,木匠会起八角楼,


石匠会打石狮子,铁匠会打钓鱼钩。


锁歌是两人间以歌唱互为问答的一种形式,犹如一人把锁锁上、另一人用钥匙把锁打开,故取名“锁歌”。表达的内容包括自然常识、历史典故、传说故事等各种问题,常用“什么多”“什么白”“什么黑”“什么圆”等方式提问与回答。这种问答形式的山歌,有的地方叫“对歌”,也有叫“盘歌”或“盘诗”。


闽北的锁歌有着自己的地方特点。从歌词上看,除了许多是纯朴爱情的直率表达外,更多是知识性的问答,谈天说地、讲古论今,尤其许多问题涉及到闽北的历史、经济、文化等方面。闽北锁歌的曲调古朴流畅,非常简单,有的歌只用三个音就够了。如崇安的一首锁歌是用“哆、来、咪”三个音组成。邵武的一首锁歌只用了“哆、咪、索”三音列。通过节奏的丰富变化,使这三个音的排列组合形成了“起、承、转、合”四种变化,让曲调并不因材料简单而平淡,反而有流畅易学易记的优点。锁歌的节拍也为其它地方民歌所罕见,它用的是八分之五节拍,这也可能是一种古代遗风。


又如当地人称为“锁歌”的山歌,意为猜谜,多是在山林垄田里劳动或挑担行路,翻山越岭时唱的。这一类歌内容相当广泛,一般七言四句,押一、二、四旬韵,有些出现长短变化,原因是歌词多是即兴创作,尽管曲调是固定的,歌者都能合理地处理好。


什幺生来冲上天?什么生来排两边?


什么生来篦子样?什么生来结团圆?


杉木生来冲上天,杉枝生来排两边。


杉叶生来篦子样,杉球生来结团圆。


什么生来冲上天?什么生来排两边?


什么生来龙须样?什么落地结团圆?


松木生来冲上天,松枝生来排两边,


松叶生来龙须样,松球落地结团圆。


但“锁歌"这种对唱形式的七言四句,一首多节的盘歌,都有固定唱词、一般不做即兴编词,只是个别词句稍有变化,这主要是闽北方言复杂,歌者根据自己歌唱用语的韵脚需要而作变动。它的曲调都是固定的,同时又是世代相传的传统民歌。它多为二人对唱,也有三人接唱的:


姑娘:什么生来弯弓弓?什么生来一片红?


什么生来圆丁吊?什么生来暗沉沉?


先生:桃树生来弯弓弓,桃花生来一片红。


桃子生来圆丁吊,桃时生来暗沉沉


牛娃:眉毛生来弯弓弓,嘴巴生来一片红。


奶仔生来圆丁吊,罗裙生来暗沉沉。


在闽北,特别是武夷山、建瓯、政和等地的茶农,在十分繁重的茶事劳动中,创作了大量的优美动人的采茶歌。大家口头传唱,流传很广。但是能见到文字记载的极少,大都已经散失了,如今只有在明代吴拭的《武夷杂记》里,才能看见一条有关采茶歌的记载,内容是“山中采茶歌,凄哀清婉,韵态悠长。每一声从云际飘来,未尝不潸然坠泪,吴歌未能便动人如此也。”


在现有收集到采茶歌或茶歌里,深刻地暴露了旧社会的黑暗,诉说了茶农在山主、包头盘剥下的苦难生活。曲调充满怨恨愤激之情,音节悠长,谐美、朴实、生动、感人。如《武夷十二月采茶歌》:


正月采茶是新年, 邀着衙丁点茶田,


点得茶田十二亩, 当官少税两分钱。


二月采茶茶叶青, 姐在房中绣花巾,


中间绣起茶花朵, 两边绣起采茶人。


三月采茶茶发芽, 姐妹双双去采茶,


姐采多来妹采少, 不论多少早回家。


四月采茶茶叶黄, 自有田中使牛郎,


莳得田来茶有大, 摘得茶来秧又长。


五月采茶茶叶浓, 茶丛树下有蛇虫,


赶出蛇虫去远地, 好脚好手保安宁。


六月采茶绿洋洋, 多插杨柳少插桑,


桑子大来无人管, 杨柳大来好歇凉。


七月采茶笑嘻嘻, 姐妹厝里上高机,


织得罗布箱箱满, 留得明年做茶衣。


八月采茶秋风凉, 吹得茶花满园香,


大姐拾来问小妹, 秋茶倒嫩夏茶香。


九月采茶是重阳, 大大家家乐洋洋,


男人喜欢重阳酒, 女人喜欢菊花香。


十月采茶是立冬, 十担茶篮九担空,


茶篮挂在金钩上, 留得明年再相逢。


十一月采茶雨淋淋,拿把伞仔讨茶银,


九家茶银都讨尽, 一家茶银留明年。


十二月采茶雪飘飘,姐妹房间架柴烧,


外头郎仔受辛苦, 赶去赶来免担忧。


“采茶歌” 是过去广泛流行于我国南方的劳动民歌,并发展为我国传统民间曲艺的重要品种。在武夷山东西两麓的崇安、铅山一带便由此衍生了“采茶舞”“采茶戏”并流传于湖广一带。“采茶歌”属于多由成群结队的采茶工们在劳作与休息时,即兴地你一段我一句的喊唱,随后由有心人串缀或由文人加以修饰润色创作,而后又返回民间的一种口头文学。“武夷山采茶歌”是我国“采茶歌”中的杰出代表,它歌词多为七字句,曲调有浓郁的赣韵,即“江西味”。这是由于武夷山毗邻江西,并且旧崇安县(今武夷山市)地广人稀,武夷山茶产业从种植、加工到运销,几乎全程雇佣赣籍劳工,因此“采茶歌”也基本为这些赣民原创。


二、时政歌谣


闽北地区比较古老的时政歌不多,仅见载于县志中的个别颂歌性质童谣,如政和的《行军歌》《嘉庆歌》等,大部分时政歌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红色歌谣。


时政歌谣主要内容是反映人民群众对某些同时代政治事件﹑人物的认识和态度。对社会事件、风气介入度比较高。如《做官要做包文正》:


摘茶要摘三个芽,做屋要做走马楼,


做官要做包文正,目管阳间夜管阴。


世上审清几多冤枉事,也有恩吊蛤蟆老鼠未审清。


对旧社会城乡不正之气予以抨击,如《警察谣》:


无法真无法,生囝切莫当警察。


不是打鸡,便赶鸭。


财主送钱包,警察走断腰。


柴炭抽私捐,农民举扁担。


又《十个乡长九恶煞》:


捐呀捐,没得穿,剖呀剖,胜似杀。


壮丁抽,八万八,十个乡长九恶煞。


闽北的革命斗争有其历史渊源。早在20年代初,马克思主义便传播到闽北。在1928年到1929年间,闽北的崇安、建瓯、浦城、建阳、松溪、政和以及江西的铅山等县边境的农民,连续举行了大规模的武装暴动,推动了闽北人民革命斗争的发展。如《暴动歌》:


我们大家来暴动,


消灭恶地主,农村来革命,


打土豪捉劣绅一个不留情。


组织苏维埃,工农来专政,


实现共产国,人类庆大同。


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最后得成功。


中国国民党,反动打败仗,


新军阀,反革命,屠杀我工农


人人出官粮,租税更加重,


勾结英日美,卖国卖民众。


大家起来一致努力,


团结打倒这个死敌人。


1930年5月,闽北成立苏维埃政权和工农红军,形成了经崇安为中心的闽北革命根据地。革命运动,如火如荼。如《土地革命歌》:


革命向前进,万众共一心。


打倒土豪分田地,建立政权做主人。


工农大联合,团结闹翻身,


打倒卖国国民党,革命成功享太平。


红军北上后,闽北成为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和闽赣革命根据地的组成部分。


在艰难困苦的战争岁月里,为了传播马列主义,唤醒人民大众,为了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一些原福建省委和闽北党的领导人、红军战士、游击队员,创造了大量具有鲜明政治思想内容和战斗激情的革命歌曲。这些歌曲简朴、明快、朗朗上口,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地方色彩,广泛流传在闽北各地。


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党把革命种子撒向哪里,哪里便响起嘹亮的革命歌声。多少人高唱革命歌,砸开铁锁链,举起刀和枪,参加红军,奔赴战场多多少人高唱革命歌,战胜千难万险,与国民党进行了血与火的决斗;多少人高唱革命歌,满怀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必胜的坚定信念,进行了英勇不屈的斗争。如《当兵就要当红军》:


当兵就要当红军,到处正农来欢迎,


官长士兵都一样,不压迫人讲平等。


当兵就要当红军,冲锋陷阵杀敌人,


恶霸豪绅和地主,向渠革命不留情。


当兵就要当红军,生为革命死光荣,


退伍回乡有工做,会种田的有田耕。


当兵就要当红军,发动工农齐向前,


消灭反动国民党,人民革命早完成。


在上世纪80年代搜集到的时政歌中,主要是:一、歌颂共产党和人民领袖的民歌;二、鼓励亲人参加红军的民歌;三、揭露国民党统治时反动腐败的民歌。这些红色歌谣的产生正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觉醒了的劳苦大众进行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的真实写照,更是闽北人民从思想上到行动上对革命的衷心拥护。这些红色歌谣自始至终贯穿着鲜明的主题,歌颂革命,歌颂党,歌颂苏维埃政权,这是中国歌谣中最闪光的部分。




责任编辑:黄文忠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