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道(选载)

2021-02-04 17:15:35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内容简介:长篇章回体小说《天道》的历史背景主要放在元末明初,张三丰出生于邵武禾坪镇,乃龙虎山张天师后裔,他先后得火龙真人、吕洞宾点化,金刚神传授武艺,赠他九天玄幻宝剑与铁尺,从此一刀一尺走天涯,一纳一蓑度寒暑,或处穷山、或游闹市,四处漂泊,行侠仗义于江湖,替天行道,反元兴汉。他遣江湖奇士刘伯温,智者李善长,江南首富沈万三等人辅佐朱元璋夺取江山,建立了大明王朝。同时又训导和帮助明成祖朱棣勤政善政,有了23年的永乐之治,使得大明帝国威名于世界之林,实现了中华民族盛天下的故事。


小说《天道》从尊重历史出发,创作严谨,以史为骨,以情为肉,大处从实,小处从虚,用传统章回体文学形式叙说张三丰的故事,并且大胆地进行了传奇化和神怪化的穿插处理,增加了小说的故事性和可读性。该书以文学汇聚国学,提倡道法自然的思维方式、清心寡欲的人生追求、知足不辱的行为原则、崇俭抑奢的生活信条、柔弱不争的处世之道。在注重小说故事性、可读性、思想性、现实性的同时,呼唤道德回归,给人以诸多的启迪和思考。


《天道》即将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本刊特选载其中部分章回,以飨读者。


引   子


南宋末年(1276)冬季。中原大地。


密云压顶、犀角尖鸣,残阳如血、铁骑狂飙、尘埃滚滚的中原大地战火纷飞,但见刀林箭雨、血肉横飞;元军的旗帜漫天遍野,在中原土地上迎风猎猎作响。蒙古大汗忽必烈率20万精锐部队大举进攻江南之地,铁骑一路挥师南下,夺城攻地,势如破竹。南宋军队难敌虎狼之师,节节败退,溃不成军。一座座城池被蒙古军队攻克,很快南宋首都临安也落入元军手中。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元军南下,奸臣贾似道弄权,致使宋军死伤无数,元军一路势如破竹。成千上万的百姓们携家带口四处逃难,躲避战乱。南宋小朝廷土崩瓦解,杨太后携年幼的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逃出都城临安,一路到达浙江温州。朝中大臣陆秀夫派人招来了躲藏在温州的陈宜中议事,大将张世杰也带兵从定海前来会合,旋即南过。五月一日,赵昰在福州即位,史上称为宋端宗,改元景炎。升福州为福安府,陈宜中被任命为左丞相兼枢密使,陆秀夫为佥书枢密院事,张世杰为枢密副使。时大忠臣文天祥赶至福州护主,帝赵昰命他为右丞相,兼副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


宋景炎元年(1279)十一月,东南福州。广东崖门海域。


元军直逼福州而来,此时福州尚有正规军17万,民兵30万,淮兵万余人,共计兵力有50万之多,足可与元军决一雌雄。然而,由于主持朝政的陈宜中胆小怕事,南宋小朝廷立足未稳,又开始了逃亡之路。景炎三年(1281)春,来到雷州附近。时右宰相文天祥在外都督各路军马勤王,左宰相陈宜中借口去联络占城,但一去而不复返。皇帝宋端宗在逃亡途中患下重病,于四月十五日不幸病死,年仅11岁。众臣惶惶中只得拥立年仅7岁的赵昺为帝,改年号为祥兴元年。


元军随后步步紧逼,不容南宋朝廷有一点喘息的机会。不久雷州失陷,流亡朝廷又退到了南海新会崖门海域一带(今属广东省江门市)。南宋朝廷再无退路可走,决计破釜沉舟,与敌死战。便聚集了所有南宋残军20万人,指挥官张世杰下令把战船千余艘背山面海,用大绳索连接,四面围起楼栅,连成一个水寨方阵,被迫与元军进行最后一场大战。然而,张世杰这一做法等于放弃了对入海口的控制权,把战争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敌方;同时把千余战船贯以大索,结成水寨,尽管集中了力量,却丧失了机动性和灵活性。元军到达后,很快控制了崖山之南的入海口,又从南北两个侧翼切断了宋军的所有后路。于是,宋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在此后十多天中,士兵们只能以干粮充饥,饮海水解渴,士兵们呕吐不止,战斗力严重下降。


二月初六早上,元军发起了总攻。主帅忽必烈命令水军利用早晨退潮、海水南流的机会,渡过平时战舰难于渡过的浅水,从北面对宋军发起突然袭击。在一片大海波涛中,但见宋、元两军数千只战船浩浩荡荡,尽数集结在宽阔的海面上,双方展开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海战。但见宽阔的海面上波涛汹涌,群船随浪起伏,一片刀光剑影、杀气腾腾、血溅四处、惨烈而惊心动魄。宋军船大尾不掉,而元军船只灵活机动,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在激烈的交战中,宋朝军队渐渐不支,南北两面皆受元军夹击,宋军士兵们身心疲惫,无力战斗,渐至全线崩溃。


这场惨烈的战斗,直从黎明进行到黄昏,此时天色已暗,海面上风雨大作,巨浪滔天。宋军一艘挂着“帅”字大旗的巨船上,只见一员宋朝大将军,长得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他浑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踉踉跄跄手持宝剑戳地,支撑住遍体鳞伤的身躯,朝七岁的小皇帝赵昺一头跪下,声音悲切怆然地泣禀道:“皇上啊皇上!恕末将无能,不能护主。如今宋朝大势已去,事已至此,陛下当为国捐躯,德佑皇帝受辱已甚,陛下切不可再受其辱!”尔后,挥泪起身,抱着那身穿龙袍,胸挂玉玺的小皇帝纵身跳下大海,顷刻之间不见了踪影。皇太后见之,掩着胸口大恸道:“赵氏血脉已尽,宋朝无望也!”言罢,也纵身一跳,投入波涛滚滚的大海……


船上正在与元军厮杀的另一位宋军大将见状,怒目圆睁,发起神力,将围攻在身边的几名元军尽数砍倒,仰天大啸道:“天若助宋,为何一君亡,又立一君,现又亡君?天若有意亡宋,大风便可吹翻吾船。”其声如裂帛,撼天恸地。随着话音刚落,天空中立刻闪起一道明晃晃的利光,惨白骇然,雷声隆隆。不一会儿巨风大作,海浪起狂,顿时,南宋朝廷这艘最大的舟舰落入海底,船覆人亡。


风停雨止过后,仍有数百余只宋军战船在海中漂荡起伏,四周的元军船只见状,立即又围了上来,发起了最后的猛烈攻击。宋军的官兵见之,一个个仰天长啸,悲怆泪下。为使战船不落入敌手,被俘受辱,纷纷发出一声齐天的呐喊,举起手中的刀斧将战船自行凿没。数百船只上的一万余名南宋军民,包括官员、士兵,纷纷跳海自尽。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汉人王朝曾遭受过几次外族入侵。在元灭南宋时,南宋的最后一战堪称惨烈,十万军民以身殉国,捍卫了整个王朝最后的尊严。


呜呼!宋朝三百年基业终由盛至衰,气数已尽,难逃天道轮回,周而复始的规律。自宋太祖赵匡胤至宋末帝赵昺,共历一十八君,三百二十年后,江山易主、改朝换代,令人痛心疾首、扼腕长叹。然而,南宋虽然全军覆没,但最后一战输得是那样的悲壮,那样的有节烈之气。中华勇士们面对外族的入侵和压迫,拼死抵抗,为争取民族生存、自尊、自卫而英勇献身,义无反顾!闪耀着中华民族的这种崖山精神,春秋大义,世代永存!


不久,在福建作战的南宋大忠臣文天祥不幸落入敌手,元世祖忽必烈惜他才能,敬他忠义,有心留他为元朝所用,亲自问道:“你能移事宋之心事我,立刻可为丞相之职,不比在牢狱里好得多么?”


文天祥冷冷一笑,凛然正气道:“既然如此,我文天祥便是身事二姓,你又何在惜如此不忠之人?况文天祥为宋朝宰相,以身殉国乃是本份,请即赐死,便算君恩。”


元世祖听了无奈,乃下诏杀之。文天祥被押至柴市时,面带微笑,态度从容。临刑前对刽子手笑道:“吾事毕矣!”言罢望南方拜了三拜,主动引颈受刑,时年四十七岁。元世祖知之,心中敬佩又惋惜不已,不由地轻叹一声,下诏赠文天祥为庐陵郡公,谥曰忠武。命丞相博罗赴赴刑场设坛祭祀南宋大忠臣文天祥。博罗刚欲行礼奠爵,天空中忽然狂风大作,走石飞沙,天昏地暗,那供在坛上巨大的神主牌,好似生了翅膀一般,自己会飞将起来,直入云中,不知了去向?博罗惊得面目失色,不知所措。待回过神明白过来,知必是文天祥大义凛然、精灵不泯,因神主牌上乃元朝封号,他耿耿忠心,不忘故宋之人,岂肯受元朝的封爵?遂急忙上奏元世祖知晓,元世祖听了默然,下诏改书神主牌位,上写“故宋少保右丞相信国公”几个字,重行点起香烛袅绕,仓惶祭毕,大风遂停止,天地亦复开朗,从茫茫的天空中传来文天祥的诗曰: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随之,气势磅礴,掷地有声的吟诗声变成了万众的和唱,天空中弥漫着中华英雄舍生取义的千古绝唱。是的,中华民族儿女的英雄气节从未丢失,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在形成之初就遭遇过巨大的生存危机。四千多年前,中华大地一度洪水泛滥,几成泽国。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矢志治水,福泽苍生;汉时苏武牧羊北海十九载,茹毛饮血节不变……,这就是中华民族气节的体现,英雄面对民族灾难,保持人格尊严和圣洁灵魂的高贵品质。“舍却残身犹不悔”的精神气度穿透岁月,直抵人心。虽然,中华汉室曾经有亡族灭种的危机,但是凭借着中华民族的坚持不懈和英雄气节,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难。虽然时代在变,但是中华儿女的气节永远不变。


此时,在九天之上的玉皇大帝闻报,为汉室华族的英勇壮举感到欣慰。南宋终结,是定数之事,对人间之巨变,并不感到有一点意外。这茫茫千古,上下几千年,兴衰千万事,国运交替,皆有定数,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治极则乱,乱极则治,治乱兴衰,此乃天道之理。但是,玉帝有心眷顾中原汉室,对孱弱的宋朝一直遭契丹、女真和蒙古的烧杀奸掠,上百万平民惨死于屠刀之下,总是有些不忍于心。而且元军南下,一路屠城,屠杀太盛,也让玉帝十分恼怒,这实在有违在天之道。看官有所不知,当时中国北方登记人口四千五百万,元军过后,只剩六百多万,中原地区赤地千里,白骨遍野,水井塞满死尸,致水不可饮。十几万元军,击败超过一百万的宋军,灭总人口超过一亿的中国,杀人超过五千万!几百年的大宋王朝,自此惨淡谢幕。所以,玉帝当下有了尽快恢复汉室江山的念头。但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玉帝在斟酌考虑的时候,元朝已传五世十一帝,元曲唱了快一百年。而宋朝遗民与宋词的生命还在苦苦挣扎。国破家亡,属于大宋的天下远去了,再没有那些繁华里孕育的词人肆意挥毫,惟有“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执念悠悠存续。当年的奉旨填词的词人们,却靠写字糊口,作为往昔“樱桃进士”的蒋捷,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只能以词抒情,对故国的怀念,山河痛失的悲恸,对人生的再三思索。三百余年的宋朝和宋词,有繁华旖旎,有萧瑟凄冷,如今,只剩下丝丝入骨的寒凉。而玉帝不忍江山落入蛮夷之手,故决定派诸神下凡扰世,限百日之内(人间百年),江山要重回汉室手中。由此,明太祖朱元璋开启了大明帝国序幕,有了后来永乐皇帝朱棣的太平盛世,同时演绎出一位闻名天下的太极宗师张三丰。诸位看官欲知详情,请听在下由头到尾细细道来。


第十九回


元军云集富屯溪  太祖入闽破铁城


千军万马竟还空,映水藏山片复重。


芸芸众生泪欲尽,日月东南作奇峰。


福建东南之地。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秋天。


硝烟弥漫,战火延伸。这一年九月,朱元璋攻略平江城破,张士诚入室启缢,被人救下押至应天(今江苏南京),见到朱元璋,闭目不语,被一阵乱棍打死。这一年,元朝已到了垂死挣扎的最后一年。


且说朱元璋的反元大旗一路招展,八面雄风、狂飙中原,威猛大地。他过五关、斩六将,掠城攻地,震撼人心,形成了燎天大势。在统一了江南之后,召集诸将商讨最后的灭元之策,制订了先取山东,旋师河南,控扼潼关,扫清外围,然后进兵元都的战略。五虎上将徐达、常遇春先奉命率25万大军沿运河北上。随即,朱元璋又遣兵派将,分水陆两路进取福建东南之地。


时福建八府为元福建行省平章陈友定所盘踞,诸位看官,说书的必须费些笔墨,说说这个陈友定。首先要弄明白,这个陈友定与起义军的陈友谅可不是什么兄弟,而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码事。他是福州福清县人,世居福清,曾祖父时移居清流县明溪镇大焦乡。陈友定的父母死得早,生活没有着落,吃了上顿没了下顿,衣衫褴褛,身上的衣服从春天穿到冬天,几乎都没有换洗过,致使周身患上了癞渣、头顶长满了瘌痢,穷形尽相,人见人嫌。


一天中午时分,陈友定在村口老王家门口困觉。这同村的王大爷猛然间一看,有一头猛虎蹲坐在自己家门前,不由吓了一大跳。但再定睛一看,却是乡中的邋遢汉子陈友定在门口打坐,心中大为惊异不止。这王大爷平日里会卜卦算命,略通些天时地理之事,竟然鬼迷心窍,认为陈友定是白虎星下凡,是独角兽,比目鱼的珍稀之宝,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王大爷当下拿定主意后,回到家中唤出女儿,也不管她同不同意,要把她嫁给陈友定为妻。


陈友定一觉睡醒过来,被王大爷请入家中上座,视为贵人。大喜已然从天而降,真是天上掉下了大好事,惊喜若狂。王大爷对这个“佳婿”是如获至宝,深感满意。不但把黄花闺女许给了他,还拿出了自己的多年积蓄,让他出去做生意。但可惜陈友定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连做了几笔生意,也就连亏了几次,最后鸡飞蛋打、血本无归。不过,陈友定从老王那儿知道了“白虎星下凡”的事儿,觉得自己真的是天上将星转世下凡?眼下自己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胆子随之顿威,变得天不怕地不怕起来,做事也有了一股子狠人与狠劲。都说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陈友定考虑了再三后,决定投身于行伍之中,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果然,由于这陈友定做事有狠劲,又有一帮朋友帮衬,在明溪这个地方遂有了一席之地。


元至正十二年(1352),红巾军起义,天下大乱。有宁化县人曹柳顺也扯起了造反大旗,起兵占据了曹坊寨,遂成声势,拥众发展到数万人,便开始侵犯周边邻县。夏天的一日,曹柳顺派了80人到明溪索讨马匹。被狠人陈友定知道后,一股狠劲上来,言道:“娘的!水车车水,火钳钳火。”先下手为强,便带领着一批壮丁把这80个人全部收拾了。但陈友定这下如同撩到了虎须,惹下了祸端。那曹柳顺闻讯后,怒发冲冠,恶向胆边生。亲率了步骑兵大几千人,放言要血洗明溪,杀它个鸡犬不宁,血流成河。


但这陈友定是何等人物?毫无一点的惧色,率千余壮丁迎击,一下冲垮了曹柳顺军营,并一路追杀到了曹坊,反把曹柳顺给灭了。这一仗打出了威风。陈友定干脆乘胜追击,一鼓作气,趁势把周边巨寇的一个个寨堡全都扫平。就这样,陈友定当上了明溪寨巡检,后又当上了清流县的县尉,遂成了个人物。由此看来,那王大爷也不是老眼昏花,错看了陈友定?在此且放下不言。


元至正十八年(1358)五月,起义军天王元帅派遣部将康泰、赵琮、邓克明等进攻邵武等地。同年十一月,邓克明占领汀州,进而进军围攻清流。


清流县的陈友定闻讯后,勃然大怒:“我不去攻你,你却来虎上拔须?”他带领全军杀出,把个邓克明军杀得溃不成军,并一直追击至宁化。邓克明狼狈逃窜后,改为攻打延平、将乐等地。元朝福建行省授陈友定为汀州路总管,要陈友定趁势而为,率兵搞定邓克明。


陈友定对自己的力量深信不疑,二话不说,在黄土寨摆开阵势,又一次大败邓克明军,俘虏了邓克明的部将邓益等多名战将不言。战后朝廷论功行赏,将陈友定升任为福建行省参政。


元至正二十一年,义军陈友谅又派将领攻击汀州,围困建瓯。陈友定奉命出兵,率领万余名手下将士击溃了陈友谅,解了建瓯之围。并一鼓作气连克建瓯、崇安、浦城、邵武等县。由此,陈友定大受元朝统治者的青睐与赏识,让他大权在握,统揽福建一应大事。陈友定可谓是兵势日盛,愈发跋扈专横,不可一世。


元至正二十五年二月,狂妄的陈友定自恃兵强势盛,主动进击江苏农民起义军领袖张士诚占据的处州(今浙江丽水),但被张士诚手下猛将胡琛部队所击败。四月间,胡琛又进攻邵武、松溪等县,并请吴王发告信抚州(今临川)、建昌(今永修),形成三路人马,合力进攻福建,以取下八闽之地。


此时陈友定奉命,已重新纠集了十万人马之众,他亲自率领精锐部队与胡琛主力大军交战,另派遣部将阮德柔率兵四万,绕到胡琛军后方进行突击。胡琛麻痹大意,猝不及防,在交战之时失手被擒。陈友定惜胡琛是个人才,劝投降元朝,许以富贵荣华。胡琛大义凛然,不为所动,反劝陈友定归降朱元璋才是正道。


陈友定听了哑然失笑,继而恼怒道:“己既被执,又欲诱人以不忠欤?”命人将胡琛放在烧红的铜炉上,活活地烤焦致死。


元至正二十六年四月,元朝福建行省调陈友定南下兴化、泉州两个地区,平定补恩巴奚人的叛乱。五月,陈友定攻下泉州。随后,陈友定一路势如破竹,平定了福建八郡的大部分地方,成为独揽全闽军政大权的最高统治者。自此,他一呼百应,威风八闽。令人生厌的是,这陈友定还附庸文雅,喜沽名钓誉,为了尽显自己的大度宽容,招纳了不少文学名士留置在幕府,凡涉猎文学历史,风流韵事,他都参与其中。竟也会赋词吟诗道:


“纵横薄海内,不惨别离颜。


几载飘零意,秋风一剑寒。”


还真让人想不到当年大字不识几个,乡中的邋遢汉子,今天还会作诗?倒是令人刮目相看。但可惜的是,陈友定身为汉室之人,却全无一点汉人的大节骨气,极尽效忠元王朝,其汉奸嘴脸让世人感到憎恶。就说当时通往元朝大都(今北京)的陆路,尽皆被农民起义军完全切断。但陈友定还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派遣海上军队护航,将福建几十万斤粮食由海道运往大都,维持元朝的统治,因而备受元朝廷的褒奖与赏识。


元至正二十七年,陈友定为防备朱元璋军队的再度入闽,下大气力修缮了连城冠豸寨,凿开清流九龙滩,使通舟楫。元至正二十八年(1368),朱元璋即皇帝大位,建国号曰为明,改元为洪武。五月,朱元璋以中书于章胡美为征南大将军,江西行省左丞何文辉为副将军,率兵十万人马由赣入闽,又以湖广参政戴德带兵两万人马随后出征,浩浩荡荡地开进了福建。


明军主帅胡美出征福建,最感头疼的是闽道。李白的一首《蜀道难》,让世人都知道从中原进入四川的不易。其实,在华夏大地上,行道难的不只是蜀地。进入福建的闽道之险峻,比之蜀道,只有过之而无不及。闽北多山,境内有武夷山、杉岭、仙霞岭、鹫峰山四大山脉,组成福建省北部第一大山带。境内千米以上山峰绵亘不断,1300米以上山峰就有209座,其中浦城65座、武夷山41座、政和36座、建瓯22座、光泽17座、邵武16座、建阳7座、南平2座、顺昌2座、松溪1座。武夷山位于南平市的西北部,北接仙霞岭,向西南延伸,为闽赣边境。其主峰黄岗山海拔2158米,不仅是全省最高峰,也是中国大陆东南部的最高峰。杉岭系武夷山脉的支脉,从武夷山北向的桐木关向西南展布,至背岗、诸母岗折向南延伸至延平。武夷山和杉岭组成南平市第一大山带。仙霞岭处于南平市的西北部,其山脉呈南北走向,沿闽、浙边界延伸。鹫峰山处于南平市东南部,山脉呈北走向,沿政和、建瓯与闽东交界处展布。


闽赣交界之处、绵延五百多公里的武夷山脉,像一个天然的屏障,将福建与中原地区隔开。从中原地区进入福建需要穿越武夷山脉中的许多关隘,这些古关隘大多位于武夷山脉中海拔1000多米以上的峰峦隘口中,道路崎岖险峻。闽北境内从东北向西南沿线就有:岭阳关、焦岭关、寮竹关、温林关、谷口关、观音关、分水关、桐子关、桐木关等九大关隘。关隘数量之多居福建首位。


路难行,道艰险。山高水深,棘多林密。但见闽北鹅峰邃谷,险阻坎坷举目皆是。但山高自有客行路,有隘便有古道存。自古以来世间本就没有路,全凭人们在同自然界的斗争中,为生存,讨生活、为糊口,过险峻,上山围猎,采集野果,铁杵成针,水滴穿石,遇山开路,见水开道,渐渐形成许多不规则的山路。


闽北大山与中原北方沟通的第一条古道,算得是崇安的分水岭路,这条道路源于秦朝,据说秦人入闽,从江西余干之水(今上饶信江)南下,越崇安分水岭,经建阳而达闽中各地。这条古道经无诸率闽越兵北上伐秦,汉武帝南下攻大潭城等几次的军事行动,修桥铺路,初步形成一条斗折蛇行的古山道,不仅崎岖难行,且时有猛兽出没其间,威胁旅人安全。然而正是这条蜿蜒曲折的古山道,把闽北与外界的世界紧紧相连。


除秦汉代即有的崇安分水岭古道外,汉武帝派兵攻打闽越时,还曾开通仙霞岭由浦城入闽的古道。唐乾符五年(878),农民起义军黄巢由江西绕道从浙江入闽,将仙霞岭小道拓宽,这却是千真万确。此后,邑中增添了一条北上古道,即出童游,经七姑店,越油岭隘过水吉,入浦城而北上。这条古道较分水岭道更难行。仙霞岭高耸入云,绵延闽、浙、赣三省边境。前人有咏仙霞关诗“七闽路与中原通,怪事咄咄惊天公。”发出“蜀道难闽道更难”的感叹。


明军主帅胡美于此之前曾数次率兵入闽,深知闽地形势险峻,故十分了解山区的行军布局之道。十一月中旬,胡美率兵飞渡杉关,一举夺取了光泽县城。陈友定知之消息后,即命大将赖正孙、副将谢英辅,院判邓益以两万兵丁扼守福州;他则亲率大军精锐北上延平支援,另派一支3万人马急驰军事重地邵武待命,三地形成犄角之势,相互关照,抵御明军的进攻。


从八月初至中旬,势不可挡的明军一路过关斩将,先后攻克了建阳、顺昌等地。明将的另一路人马在大将军汤和等的率领下抵达福州之后,驻师于南台河口,派人入城招降。元军平章陈春怒杀使者,率兵出战,但兵败而逃。于是筑城固守,紧闭城门。


朱元璋的军力今非昔比,发展得飞快。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12月初,朱元璋在平定方国珍后,马上集中力量,于几路发大兵讨伐陈友定。将军胡廷美、何文辉由江西直趋杉关;汤和、廖永忠由明州海路攻取福州;李文忠由浦城攻取建宁。汤和军队围城攻击,由于元参政叛变,并为内应,福州逐被轻松攻克,南平遂成孤城。胡美、汤和二路人马相继聚于延平,胡美派使者致书陈友定劝降。


狂暴的陈友定见了明军使者勃然大怒,为表示自己保元抗明的决心。陈友定极其地嚣张狠辣,命人捉住朱元璋派来的使者,像杀鸡鸭一样,割喉放血,将鲜血注入大酒瓮之中,搅拌成“血酒”,然后摆席几十席,大宴请手下诸将官,与众大酌豪饮。在酒酣耳热之际,陈友定还恬不知耻地对天发誓道:“吾曹并受元厚恩,有不以死拒者,身磔,妻子戮。”


可笑的是陈友定决心虽足,但大势难逆。朱元璋对陈友定的狂妄与残暴大怒,下令对陈友定发起进攻,绝不手软心慈。明军重兵团团围困住了延平,连续发起四面猛攻。兵众们奋不顾身,缘南台蚁附登城,前仆后继,无以间断。延平城上守将一看大势不好,知城难保,纷纷丢盔弃甲,四下里逃命不迭,尽作鸟兽散。随后,元军各路的溃逃人马有近十万之众,汇集在了闽北重镇邵武之地。


明洪武元年(1368)12月中旬,邵武东关码头。


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在东关猴子山下,喊声声声,富屯溪畔,战鼓齐鸣。但见朱元璋派来的讨伐元朝的军队一队队、一排排,整齐威严,军纪严明,严阵以待。


三声炮响过后,明军主帅胡廷瑞往天空中一挥手,顿时鼓停舞止,四周一片寂静,鸦雀无声。胡廷瑞道:“元朝无道,业已腐朽,我大明军队顺天应人,起兵伐罪,名正言顺。我下令进攻铁城,英勇杀敌,建功立业!”


众将士齐声高呼!如同雷鸣,尘啸四野。胡廷瑞挥起利剑直指向东关城门,发出了进攻命令!立时,千军万马移动,呐喊声直冲九天云霄,此时,忽见东南风突起,擂鼓声大作,但见富屯溪波浪四荡,风浪中百余只明军战船随着风势箭一般向东门码头方向驶来,士兵们齐齐发出呐喊。


在东门城楼上观察的元军将军哈常虎见状,神情冷峻、两眼发出绿光,发出一阵“嘿嘿”的冷笑声。前几日,他奉命带领6万精兵从长江北移师南下,日夜兼程,风驰电掣赶到闽北大山的军事要地邵武铁城,欲要把朱元璋派来的这支队伍消灭在富屯溪边。


此时,哈常虎见明军开始进攻,举起手中的龙月大刀向上一挥,元军战鼓齐齐擂动,守城士兵皆进入了各自阵地,一个个搭弓备箭,严阵以待。不一会儿,明军战船渐至于射程之内,哈常虎一声令下射箭!守城士兵手脚利落动作起来,操纵一架架安在城头的劲弓床驽,搭箭向城下明军战船射去,成千上万的箭矢,顿时铺天盖地,“嗖、嗖、嗖”如同急雨般泼向富屯溪上的明军……


说起这元军将领哈常虎,也是非同一般人物,乃元朝排名前七的一名猛将。他自幼生于军队,成长于军队,残酷的战争生活和白山黑水,幽燕之地固有的阳刚之气,在他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他从小练就了一身的高超武艺,娴于战阵,猿臂善射,胆略过人,以往在中原打战时,骑一匹追风乌云马,身披金黄色铠甲,上百人也不是他对手,他的一杆龙月大刀,长一丈八,重整整八十斤,飞舞起来,水泼不进、刀砍不入,被大刀一碰者非伤即死。他常常在杀得难分难解之时,往往性起,摘掉头盔,叱咤跃马,纵贯四处,横冲敌阵,剽悍异常。


明军派出的先锋大将是能征善战的赵少龙,亦是中原一名武艺高强的将军。他见了元军的阵势全无一点怵然,右手执一杆丈二长矛,左手执一张蓬头神盾,站在船头指挥镇静。明军纷纷举起盾牌抵挡箭雨,虽然有不少士兵中箭落入水中,但战船仍冒着箭矢速行。


可是没料到的是,当明军行至南岸边的一片杨树林附近时,忽听得林中一声炮响,从斜刺里冒出不少元兵来,这乃是事先哈常虎的三千名伏兵从树林中、草丛里探身而出,齐齐发出呐喊,向明军发起横向的阻击,元军弓箭手们挽起强弓,朝船上明军一阵猛射。受到近距离的突然袭击,明军防备不及,纷纷中箭跌入河中,众多船只立时失去控制,像无头苍蝇般滴溜溜乱窜,在水中互相碰撞漏水,却又被草丛里的伏兵伸出无数长钩,钩住了明军的船只,使之动弹不得,这时元军的弓箭手们如同射定靶一般,尽情射杀……


明军的船只在躲避中碰碰撞撞,乱成了一锅粥。有不少船只已驶到了岸边,被元军将领哈常宁亲自带领数百名将士飞身跳上船来,挥刀扬剑,像砍西瓜般地杀向乱了阵脚的明兵。


明军先锋大将赵少龙甚是勇猛,右肩上中了一箭在身未拔,带伤举起手中丈二长矛刺向元军,一口气接连刺杀了数名元军士兵。见状大怒,飞身跃进明军主帅船上,举起手里的大刀砍向赵少龙,那柄大刀使得风转雨泼,神出鬼没。赵少龙虽是骁勇,但终是敌不过元朝的第七条好汉哈常虎。几个回合下来,赵少龙招架不住,后退中防备不迭,被哈常虎一刀劈中头部,当场毙命,魂归九泉去也。


哈常宁身边的护将一刀割下赵少龙的头颅,用一杆长矛枪高高挑起,厉声高喊道:“明军先锋人头在此,尔等还不快快投降!”


元军中顿时一片欢呼声,甚嚣尘上。而岸边上的明军元帅见状大惊,连忙鸣金敲锣,进攻的明军纷纷掉头转向撤回大本营。


哈常虎吩咐下去:“鸣金收兵!传令各部刀枪不离,盔甲不卸。这只是一场小胜而已,不可掉以轻心,须密切注意明兵动向。”


夜。富屯溪沿岸的明军中军大帐。


明军元帅胡廷瑞等人为出师不利,损失了军中虎将赵少龙痛心疾首,与众将领在商议军事对策。胡廷瑞皱眉道:“今日攻城失败,乃我轻敌所至,没料到元军的哈常虎如此善于用兵?据报,此人乃元朝的一名大将,带领了六万精锐部队刚从北方赶来支援陈友定,敌我双方军力差不多,看来这块骨头有些难啃。”


胡廷瑞正在为如何破敌忧心时,副将何文辉这时匆匆进帐,上前禀报道:“禀告主帅大人,今有武当山张三丰派出的一支部队前来支援,大约有近千人马刚到达军中。”


胡廷瑞听了不以为然道;“不过是一支千人部队?又是民间自发组织的队伍,战斗力定然甚微。不过,此时关键时刻来援军,多少能鼓舞些军心士气。”


何文辉摆了摆手道:“主帅不可小看了这支有生力量,虽是千人队伍,但副将听说其中不少是武林高手,皆是以一当十的猛士也。”


胡廷瑞闻言,不由地点头喜道:“对呀!你言之有理!既是真人张三丰派来的人马定然不可等闲视之。那领队的是谁?”


何文辉道:“率队的是一名叫展飞的年轻人,手下有4名武林高手相佐。据末将适才了解所知,来历可是不同凡响,他们乃是当年宋朝开封府中,包龙图包大人身边的得力助手御猫展昭,以及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这5个人的后代,名叫展飞、王通、马俊、张燕、赵侠是也。这五位少俊皆承袭了父辈之风,刀、枪、棍、剑等十八般武器俱拿得起、放得下。并各拜有中原的名师指导,各得一门独家绝技相传,一个个武功高强,本事十分了得。”


胡廷瑞一听,感到有些奇怪?这隔了两朝的五大名捕之后,怎会如此巧合聚在一处?


何文辉道:“至于这来龙去脉详细,副将也未尽了解,但先前未将倒有耳闻,说是当年包拯得罪了朝廷告老还乡,带领着展昭与张龙、赵虎等四大门将回到安徽的小包村隐世生活。后代直到展飞等这一辈,这几位少年英雄每日勤学苦练,身怀一身好武艺,前几年他们见天下大乱,四处草雄辈出,龙蛇共舞,按捺不住心中的萌动。经过一番商议后,瞒着家人悄悄离开家乡,出了安徽境地,一路日夜兼程,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前往婺州投奔朱元璋,欲立功建业。”


胡廷瑞点头道:“如此说来,他们竟是前朝豪杰之后,让人失敬了。可是你怎又说他们是张三丰所派?这是怎么回事?你快快有请那展飞前来相见则个,我好问个明白才是。”


何文辉见说当下出帐去了。


不一会儿,何文辉领着一个英气勃勃的年轻人进来,但见他身材修长、肩宽膀阔,面红齿白、长相俊美。胡廷瑞一见面,便自是喜爱上了十分,他和颜悦色地让展飞在自己右首坐下叙事。当问起此番来历时?展飞简明扼要地告诉了前后经历。


原来,他与王通、马俊、张燕、赵侠等五人离开安徽小包村,在前往婺州投奔朱元璋的路上,一天经过一个僻壤乡村时,于夜里遇上一个怪物在兴风作浪、祸害乡村,要村中乡民的三岁娃儿进供。展飞等人见之大怒,仗着自己有五人之众,且年轻气盛,武艺高强,便与那怪物两下里相斗起来。初时几个回合,还分不清上下强弱,但大战了有十几个回合之后,展飞等人毕竟是凡身肉胎,渐渐不敌那怪物的本事。展飞见之不妙,呼哨一声,暗示大家要走人为上。那怪物见张燕、赵侠护送着娃儿跑过甚快。眼看就要逃出自己的视线,不由得心急起来,“哇啦,哇啦”地大嚷着,将手中的两把鬼头大刀相互使劲一碰撞,顿时响声如炸,震得展飞等人耳膜好一阵生痛,护耳不及,手中的武器差点落地。那怪趁此挥刀砍向了最近的展飞,眼见得展飞性命难保……


就在这说时迟,那时快的危急时刻,但见苍白的月光下有一道家打扮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其貌长得丰姿魁伟,大耳圆目,须髯如戟,口中大喝一声:“妖孽休得猖狂!”说着手中的宝剑挡住了两把鬼头大刀,只听到“当”的一声。碰飞了怪物手中的两把大刀,当下救了展飞一命。紧接着又挥起宝剑向那怪物杀去,顿时银光闪闪,狂风起飙,不几个回合便将怪物杀得气喘吁吁,无还手之力。那怪物见势不妙,竭力发出一声叫喊,跳出圈外。化为一阵乌烟升起在半空中,随即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


众少杰一个个惊魂未定,跪在地上拜谢真人救命之恩,起身后,禁不住好奇,叩问真人大名?


那真人在月光下言道:“尔等不必多礼,我乃武当山张三丰是也!”


众人一听不由喜出望外,原来眼前这个真人竟然平时如雷贯耳,大名鼎鼎的武当派祖师爷张三丰,众人心中对他早是仰慕许久,没想到今日在此一见,皆兴奋不已。


张三丰对众少杰道:“贫道知尔等都乃当年大宋忠臣良将之后,上天当佑之护之,今日前来相救,不消多言。我有一重要任务交与你们,不知尔等可应允否?”


众少杰闻言皆道:“我等愿听张真人吩咐!”


张三丰抚须道:“盖因眼下元朝气数已是将尽,江山易主近在眼前。说来本该让诸位少杰前去投军,好阵前夺功,建立伟业。但有一缘事未了,我命你等前往福建道峰山,不久那里将风起云涌。有大事发生,需要你们助力,事成之后,皆功德无量也。”


众少侠闻言也不问具体为何事?只管心中喜欢,嚷道:“我们寻的就是这种大事!真人是要我等前去邵武招兵买马?如此甚好!我等明日就前往福建道峰山,招集各路英雄豪杰,风云际会。”


倒是展飞细心,问道:“不知张真人要我等上福建道峰山作甚?”


张三丰道:“天机不可泄露,你们暂且勿问,到时自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对了,去往福建邵武道峰山之时,一路上可招兵进人,扩大你们的队伍,在邵武境内会遇到朱元璋攻城的军队,邵武城坚墙固,称之为铁城,十分难攻。你等可前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展飞等人知道,这张三丰的本事了得,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便把他所嘱一一记下。当下张三丰因有另事,先告别而去。


次日天蒙蒙亮,展飞等人便起程动身,但不再向婺州行去,而是转向了邵武方向。一路上碰到了不少欲投朱元璋的好汉,一听说展飞等人是前朝英杰后代,都敬慕有加,纷纷加入了他们的队伍,逐渐扩大到有千人之众,所以才有今天之事。


胡廷瑞听了展飞所言,大喜过望,知有张三丰的暗中相助,先前的忧虑一扫而光。当下命军中伙营准备酒菜,为展飞等人接风洗尘。尔后再商量对付陈友定之事。


次日夜里,胡廷瑞向东关城门发起猛烈进攻。展飞的千人队伍与胡廷瑞另派的张敏带两千人马一起,则绕道到西门,悄然无息地潜过护城河,展飞留下大部分人马留在西门的登高山脚下埋伏,自己则只带300人趁黑摸进了城中敌营。展飞手下的这些兵士,个个身手不凡,人人艺高胆大。听得展飞一声令下,瞬间已放倒了元军营前的几个哨兵,冲进了元军帐中。


元军在邵武西门驻有万余人的重兵,但措手不及,惊慌中四处逃窜。后来发现展飞人少,不过是一支几百人的队伍。便立即组织人马嗷嗷直叫反扑而来。展飞令手下边战边退,只是引诱敌人来追,当元军追至西门登高山下时,埋伏在山脚下的伏兵点燃了早就准备好的柴草,每人两束,上下左右地挥舞起来,同时擂鼓鸣号,吆喝呐喊,一时间,整个夜空被大火照得通亮可见,西门回荡着惊心动魄的喊杀声。元军以为中了明军大部队的埋伏,吓得又往回撤,在慌乱中黑天瞎火地自相碰撞,误伤了不少。紧接着只听得一阵“嗖、嗖、嗖”声响,箭矢像雨点般密密麻麻地倾泻过去,元兵顿时像割稻草般倒下一大片。展飞带领着300名勇士,返身杀入敌群之中,这些士兵生龙活虎,勇猛异常,手中的清一色的大砍刀上下翻飞,左砍右杀,就如同切西瓜一般向元军头上砍去。元军从未见过如此悍勇的明军,还以为在睡梦中被天兵神将所砍杀,顿时乱成了一团,死伤者无数。


但元军中有一员猛将十分勇猛,领着一队元军死战。只一会儿的工夫便杀伤了十几个明军。展飞见状大怒,腾出了一只手来,将长矛挂在得胜钩上,随即从后背上取下强弓,搭上利箭,运起一股神力,舒展颀长的猿臂,将大弓扯了个满月之状,将右手一松,只听得“嗖”的一声,那箭直飞向百米开外的元军猛将,一箭正中他的咽喉,顿时栽下马来,一命呜呼。元兵人等见之,惊得魂飞魄散,四下里退去,顿时溃不成军,哗啦啦如退潮之水,一下子败兵不迭。


这支军队是元朝廷从北方调来的一支正规军,到底是训练有素,战斗力甚强。火光中但见一名身材高大,凶猛异常的元军将领骑在一匹高头战马上“哇哇”地叫着,命令官兵们进行反击,拼死厮杀。


展飞队伍中这边则有人高喊道:“我等擒贼先擒王,先拿下这厮再言!”当即,有3名明军将士便向他围了上去。这名将领本事十分了得,手中的一把大刀使得虎虎生威、呼呼作响,只不过几个回合,3名明军敌他不过,被他砍得一死一伤,眼看另一名战士也要丧命在他的刀下。这时,十余米外的展飞看得真切,顿时恼得性起,将手中长枪一阵横扫,围住他厮杀的几名官兵被他纷纷击伤,应声退出圈外。展飞从怀中取出飞刀脱手而出,只听得“嗖”的一声飞鸣,那刀直飞向十余米开外的元军将领,一刀正中他的咽喉,一股血水飞溅,那元军将领栽下马来,当场一命呜呼。火光中官兵们见之,惊得魂飞魄散,溃不成军,不敢再与拼杀,邵武西门落入了展飞队伍手中。展飞交代明军将领张敏道:“你的两千人马在此留下清理战场,我带自己的队伍前去支援东关码头。”


东关码头一带,正是杀机迷漫,血光四处。


在展飞打响西门之战的同时,东关城下双方正在展开激烈的拼杀。驻守东关的元军是一支主力部队,作战十分骁勇。明军有些吃力。展飞部队的加入,增添了有生力量。王通、张燕面对百余名元军,全无一点儿惧色,王通以少林功夫“铁沙掌”发威,连伤数名元军,一名元军副将大怒,持一柄长刀上前去接战,但几个回合下来,便感吃力,自知刀法绝非其敌。竟以同归于尽的战术拼死而战,一股全身之力注入长刀,挺而走险地直面而来,王通吃惊不小,随即冷笑一声,将对方攻来的内力通过宝剑导引向下,自手臂传至腰间,又传至腿脚,随即在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元军副将的身子则顺势落入王通的宝剑刃上,顿时血溅如射,就此一动不动,左胸几根肋骨竟被王通的宝剑活生生割断。一旁的元军见了相顾失色,一时无人再敢上前。


另一决战处,马俊与赵侠亦是打的惊心动魄,身边聚集了数十名武士高手,凶狠狠地直向二人面门攻来。马俊与赵侠见状不慌不乱,在厮杀中突然间一声吼叫,二人将身子往上一跃纵起,手中的武器如同深渊腾蛟,疾然间向敌人游动着横扫而去。只听得“啪、啪、啪”几声脆响,数把兵器被二人打落在地,敌方在瞬间的惊愕之中,相继有七八个人被击倒在地……


战场上兵对兵、将对将,各自厮杀在了一块。展飞与元军主帅哈常虎对阵,已大战了二十余个回合,展飞的龙泉宝剑与哈常虎的龙月大刀绞在了一起,杀得难解难分,各显神通、不分彼此。哈常虎的龙月大刀势如风烈,只听见耳边传来“刷、刷、刷”的连环三刀,直逼得展飞一时无法缓手出招。在此之下,展飞冷笑一声,手中的宝剑挽了一记“蛟龙出海”之式,从右侧大踏前一步,宝剑顺势疾地一剑刺出,直取对方的右胁之下。这剑出招的方位稳准之极,使得那哈常虎是万难避开,只听得“噗”的一声,哈常虎,胁下已然中剑,剑尖刺入肌肤深处。那哈常虎竟然不顾痛楚,强行将展飞的长剑紧紧挟住。展飞便将长剑往回使劲一拖,登时将哈常虎的手臂和胁下都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那哈常虎疼痛难忍,禁不住大叫一声。


这时旁边有一名身材高大的元军护卫见状,连忙疾速飞至帮忙,不顾一切地将手中的大刀一阵猛砍,尽砸在了展飞的宝剑上。顷刻间展飞感到手臂麻木疼痛,意欲放手撤剑,但想兵器一失,必败无疑,便拼命抓住剑柄,但只觉剑上有劲力一阵阵传来,疾攻自己心脉,展飞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名元将的内力并不逊色于哈常虎。这时,又有两名元军护卫已在展飞的背后攻来,这二人的刀法亦是精奇,双刀联手并进。


展飞见状,不敢有一点的分心,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应对,但毕竟对方人多,自己从西门一路连续作战下来,渐至有些招架不住,在接了对方数招后,拼劲化解了眼前的险境,而后使了一个大蟒退林之势,连退了有十余步之远。三名元军护卫见状,紧跟向前继续猛攻,三把刀如风般地使将起来,眼见展飞就要陷入险境之中……


就在这危急之时,蓦地里听得一声大吼,声震山谷之中,一名身材矫健、灵活敏捷的人从天而降,手中的一柄白色长剑如同雪花狂舞、又如闪电飞扬,直往3名护卫的腰间倏地飞去。那三名护卫眼看就要得手,被这横空出世的重剑拦截,都大吃一惊,纷纷后退不迭。你道这从天而降的是何人?他不是别人,便是天成奇峡的江吉是也。他前些日得师父张三丰之命,前来接展飞等人进道峰山,不想碰上了这场好戏。


此时,三名护卫一低头,白剑从他们腰际间疾风般地掠过,吓得他们胆战心惊、面肌痉挛。江吉原是小白龙变身,这剑用力极猛、极快、极重,使对方根本无法收转挡驾。当他们跃身闪避后,还未回过神来,那柄长剑又追至而到,已刺中了一名护卫的右臂。江吉乘势往前一送一转,使上借力打力之法,那名护卫立足不稳,向前摔出了有丈余开外,登时跌向了尘埃之中。江吉飞身而起,长剑一抖一送的瞬间,又到了另一名护卫的右眼前,随着一声惨厉呼叫,一粒硕大的眼球已随剑带出,鲜血淋漓。第三名护卫看了毛骨悚然,惊恐万状,身子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先前受伤那立在一旁的哈常虎,则是见状大怒,“哇哇”地吼叫着负痛欲冲上前来,却又被展飞出手拦住厮杀。


那哈常虎虽说受了重伤。但此时他杀红了眼,玩命地举刀向展飞冲上前来,展飞稳稳地站住不动,冷不防一个借力闪身,而后他不等对手缓过气来,气势如虹地大喝一声,疾地宝剑出手。那哈常虎被剑深深刺中左胸,当即惨叫一声,口中鲜血狂喷而出。


元军们见主帅哈常虎丧命,心知大势已去,惊慌失措,皆丢下兵器投降。邵武城终被胡廷瑞部队拿下。


十二月二十五日,消息传到福州陈友定大帅府,眼看大势已去,陈友定与枢密副使谢英辅、参政文殊道:“如今,大势已去,你们须努力保卫国家,我只能为元朝而死!”说罢,退入省堂,服药自尽。谢英辅与元将达鲁噶齐,巴哈玛勒自缢,参政文殊等人开城迎降。而陈友定的棺椁抬出东门之时,正值倾盆大雨,由于药量不够,被雨水一淋,陈友定竟然清醒过来。于是,被械送京都处死。这正是:“一声呜呼?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山川卉木花不息,风云月露天何言。”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责任编辑:江子辰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