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男人

2021-04-13 11:10:00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刘鸣发现了母亲的一个秘密,母亲每年都会独自一人去拜祭一个男人,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提着冥币。


男人的坟墓就在路边,刘鸣无意中看到了母亲给他扫墓。坟上贴着男人的照片,二十出头的模样,显然是英年早逝。刘鸣脱口而出:“他是你的一位很重要的朋友吧?”母亲含糊地点点头,只顾低头烧纸钱。


一天,母亲的同学王姨来家里做客。两人提起逝去的旧事,感叹连连。其中,王姨还提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说:“要不是他出意外走了,没准,你俩早就成了……”刘鸣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王姨说的那个男人就是母亲每年都会去拜祭的人。他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王姨,王姨这才意识到刘鸣的存在,赶紧收回异样的眼光。


“唉,都过去了。这点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母亲叹了口气。


这一刻,刘鸣倒觉得母亲有些虚伪了。倘若她真的放下了,怎么会每年都去拜祭他呢?刘鸣在心里为父亲抱不平,父亲一直是个好丈夫,母亲却对旧爱念念不忘。


父亲身体不好,刘鸣不敢把母亲每年去拜祭旧情人的事告诉他,免得徒增烦忧。平心而论,母亲对父亲也不错,只是心里留了一个念想给旧情人。


转眼,三年过去了。准备去拜祭旧情人时,母亲病倒了。她无法亲自去上坟,便交代刘鸣替她去。“你要买一束花,里面要有向日葵、紫色耧斗菜、满天星……你还要多买一点纸钱,面值大的和小的都得有……还有,坟前要是长草了,你得拔干净……”她絮絮叨叨地交代着,刘鸣听得有点不耐性,但还是一一照做了。


烈日高照,树影轻舞,刘鸣踏着热浪归来。


一进门,母亲就询问事情是否办妥了。刘鸣漫不经心地说:“忘记买冥币了,就带了香烛,你说的那些花也卖完了,随便买了一束……”话音刚落,母亲就急得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哪行啊?一点事情都办不好!”母亲侧身坐在床边,一副要穿上鞋出门的架势。“妈,我逗你呢。”刘鸣立刻把她摁住,加重了语气问,“那个男人对你那么重要吗?”


尽管屋里的光线有点暗,但刘鸣依然能看到母亲的眼神在闪烁,脸庞在渐渐变红。“他……当然是很重要的人!”母亲别过脸去,不愿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又过了两年,病重的父亲在那个冬天一睡不起了。母亲哭得撕心裂肺,刘鸣知道,那些眼泪是情真意切的。


可是,第一年去拜祭父亲时,却发生了非常不愉快的一幕。


母亲竟然要先拜祭她的旧情人,再拜祭父亲。沉默多年,刘鸣终于爆发了:“为什么要先拜祭那个男人,难道他比我爸还重要吗?”“你说什么呢?这怎么能比较呢?”母亲猛然回头,一缕头发在山风里飞舞。


“你先去拜祭他,再拜祭父亲,难道不是把他看得比父亲还重要吗?”


“你想错了。”母亲摇摇头,轻轻笑了一下,讲了一个久远的故事。


原来,那个重要的男人是母亲中学时代的班长,他成绩非常好,每次都能获得市里发的奖学金和一束漂亮的鲜花。他把奖学金攒起来,给家境困难的母亲交学费,鼓励她考大学。暧昧的情愫也在互帮互助中蔓延,可遗憾的是,当他们双双考上大学时,班长却意外去世了。她无以为报,唯有发奋读书,每年加倍把纸钱烧给他。


刘鸣恍然大悟,是啊,那束鲜花包含着向日葵、紫色耧斗菜和满天星,它们无一不是代表着成功与胜利者,和当年班长获奖得到的鲜花如出一辙。


母亲长长舒了一口气:“我对班长早就没有爱情了,只有无尽的恩情。如果不是他当年资助和鼓励我,我怎么会考上大学,又怎么能在大学里遇到你爸爸呢?”


他果然是一个重要的男人!刘鸣忽然对班长肃然起敬,嘴里念念有词:“是的是的,是该先拜祭他。”



责任编辑:江子辰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