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瓯七章:无法描绘你通身的气派(组诗)

2021-06-21 16:50:00  来源:武夷  责任编辑:南平文艺网  

古城秋色


无法描绘你通身的气派

我沉陷于你时间的大观园。

当秋色降临,就想到用某种蝴蝶的斑斓

装饰你华丽的缎带。

鼓楼、寺庙与山峦,在秋光中收敛沉静的光

如我熟悉的隐忍的父亲。


建溪河的对岸,我找到了你美好的本源

暮色里的星空比通天塔,更深邃,更妩媚。

沿着你曲线的历史抵达你时间的深邃处

墙外的月季被赋予秋天的好妆容

秋色必定成为你体内

最炙热的部分。


秋天最好的酒已被寄到

我要与你饮尽时间的清泉。

水晶杯在阳光下晃动

时间仰向蔚蓝的天空。

众树开始歌唱。

我沉入时间。



鼓楼高耸


时间洪流之中,一千八百年

不过是条窄窄的小河。

雕梁画栋之处,高耸的鼓楼

岁月的苍茫被逐一唤醒。


千百年后,鼓楼高耸的骨骼依然清晰

我是你曾经的砖瓦,城墙兄弟啊

我们曾相互对望千年,

阅读彼此的经络与沧桑。

你傲立如山峰,如银河的明灭的波纹

眺望战马从北方奔泻而来。


你们气派如殿堂,城楼上藏着巍峨星宿。

祖先埋骨苍野,盔甲铮铮,鲜血覆盖了大地

守候的战士望着故土,泪水化作雪花。

你这时间的古城楼啊,依然世人记忆

而我,要将你的一半归还历史

另一半交给丰碑。



建溪河畔


故土在侧,万顷田庄如一枚勋章。

煊赫的光芒之上,时间成为一张薄纸

我啜饮你清凉溪流的蓝色。


关于你流动的筋骨与肉身

不需要太多动词和名词。

记录着清风明月与星空山峦的倒影

溪流上空的夜亮如白昼。

我要和你交换光阴

将你均分给山、风和花朵。


建溪,你拥有世间最好的蓝色词根

我多想打开你时间的酒窖

在你的河畔畅饮你的波澜

看月高悬于苍穹

看那遍布河畔的群峰

如缀满月之上的环形山。



黄华山上


天气朗晴,阳光辽阔如海

登临黄华山,抚摸升腾的金色盾牌下

万物的盎然生机

你是高耸入云的葱郁群峰最华丽的脊骨

那是遥远祖先的遗赠。


登临一座山只需携带新鲜阳光

伸展身子、深呼吸;适合慢跑、登高、望远

身上没有茱萸,也不需遥想兄弟

一颗雀跃的心足以

于万顷阳光下,抱紧万里河山。


普天之下,壮阔山川如马群远去的身影

没有事物比天空更高远,比山川更壮阔

黄花山之上,我握紧颤动的双拳,

内心的洪流任由奔涌:

愿世间万物各得其所

愿世间万物安详如斯



光孝宝寺


在光孝寺,头上六尺有光

佛赐予渺小生灵以盔甲,刀枪难入

心如明镜,从镜里分离出的莲花

消解我愤怒的剑柯,它曾刺向天宇

它从不向风暴妥协


我双手合十,闭目倾听

木鱼和铜钟里有亘古的祥和

烟雾缭绕中的佛像反射日月星辰的光

梦魇如困兽,在光芒前步步退却

此刻,每一片佛光都拂拭我

我的每一个细胞都被点化


“心里藏着光,不屑与黑暗为敌”

我愿献出卑微的趾骨

成为万点烛光里的一部分



阳泽古村


站在你的村口,我瞬息被压缩成蚁人

我乐意在你古老的谜语中迷失。

阳泽,你的土壤适合谈论古老的诗歌、曲谱和青铜钟。


你的过去是一个神秘的感叹词

它延伸至郊野。气势在牙齿与舌头的证词中复生

陶器和青铜的纹饰

被雕刻成时间账本。

橘红绛紫的花木刷新你曾经的灰暗

重新涂改你的容颜。


巨硕的古老背影在月光下清晰

你有着无以言说的喜悦与忧郁。

我愿银河在你发髻间流淌

你将成为一部永恒的时间书。



文蔚公墓


我是石化的雕塑,此刻在朝拜

一个伟岸的名字

在他的塑像前,他的告诫在耳边

如铿锵的竹简。


山上的无名花,暮光中颤动着流畅曲线

大匹的风被编织,高过墓园。

被木本植物装点的墓园被无限拉阔

被封锁在肃穆时空中。


万物在我眼前停止流转。

黄昏总让人怅然,风偶尔泛起

我望向那镌刻的碑文,泪流满面。

我的江公文蔚,我抚摸着你荆棘的生平

如吟诵一段被忘却的历史

我在你墓前伫立,如被罚站的孩子

为你吟诵的诗篇只能成为残章。





责任编辑:黄文忠


相关阅读:

心情版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滨江路双溪楼三楼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16399号 邮箱:npwlbgs@163.com